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0)

20) 按摩店

“做我们按摩店的发纸? 是专职的吗?”  沙酱问到。

“不是,兼职。还是以Pub为主的。” 笑翔说。

“你太利害了。才来两天就知道Pub不好做,想挣外快了?” 沙酱笑道,“兼职的话,也就是说,你的基本工资还是Pub给出。那就是说按摩店这边没有什么指标了?”

“应该没有指标。详细的抓一个客人给多少钱还没有谈。” 笑翔其实对按摩店那边的运作一无所知。

“这样吧,你帮我抓客人,抓到了送给我,由我负责送到楼上去。提成从我这里出。” 沙酱狡黠的说道。

“那你可要详细的说一下。我需要知道这么做的理由。” 笑翔就是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必须要给自己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们店专职发纸的,现在有4个人,除了我和大桥,还有2个你们没见过的。我们4个人都有基本工资,但基本工资是浮动的。每天抓到5个客人,时给1200。抓到10个客人,时给1600。如果抓到10个以上,那么从第11个客人开始,可以从每个客人的消费金额里抽取10%的提成。懂了吗?” 沙酱喝了一口咖啡,抽了一口烟,给了笑翔点儿理解的时间,继续说道:

“但做兼职的,因为你的基本工资是Pub出的,所以我们店不会给你基本工资,自然也没有指标。你抓一个客人上来,店里只会给你10%的提成。但如果你把客人交给我,给你的提成一分也不少,还可以帮我尽快完成指标,你看怎么样?”

笑翔理解了,对于他来说,客人交给店里和交给沙酱,报酬是一样的。但对于沙酱来说,可以尽快完成指标,一来提高时给,二来10人以上的客人里面抽取提成。

沙酱看着笑翔沉思的样子,以为他在犹豫,于是接着游说道,“把客人带到店里风险比较大,如果碰到便衣的警察或者冲店,呵呵。。。对了,你什么签证?”

“跟你一样,日配。” 笑翔说道,其实设了一个陷阱,想套她的话。

“我才不是日配呢,你听谁说的啊。我是永驻。” 沙酱辩解道,由于激动,说“配”的时候来了一个爆破音,呸了笑翔一脸吐沫星。

“男日配比较少见呀。我说你日语怎么这么好呢。不过日配签证好啊,被抓到了,也不会被遣返。永驻,日配,日籍,这些都不会被遣返,但被抓到后,罚款还有居留是跑不了。但其他的身份当真就危险了,遣送回国没商量。”


笑翔做过风俗店,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这种按摩店,一般都没有什么执照,即使有按摩店的执照,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做的是打炮的生意 —— 日语就是“本番”。 “本番”风俗店,在日本基本都是违法的。警察如果把店冲了,店长,小姐,皮条客,所有的从业人员全部要一锅端,进局子没商量,该拘留的拘留,该遣返的遣返,该罚款的罚款,经营者还有被判刑的危险。

笑翔想如果自己不把客人拉进店,只是把客人在店外中转一下交给沙酱,是一种很好的规避风险的行为。这样自己就不会成为按摩店的工作人员,碰到万一的情况,可以说自己顶多算是帮忙介绍而已。

笑翔点了点头,以后一旦碰到了想做“按摩“的客人们,就会把他们交给沙酱。剩下的有必要知道的就是店里的一些情况,和收费的规则等等。沙酱已经把笑翔当成了利益共同体,把店里的情况跟笑翔娓娓道来。

按摩店里有10个“女孩儿”,最年轻的,23岁,也有个把个27,8岁的。大多数都是30岁以上的。日本“女孩儿”2人,中国“女孩儿”8人。 关于料金,根据女孩儿的国籍和服务时间分几个等级: 中国女人,45分钟,1万2 ; 日本女人,45分钟,1万5; 也有1个小时的延长Course,料金分别是1万5(中国小姐)和2万(日本小姐)。

这个价钱,至少在立川这边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在日本,合法的提供“本番”服务的只有泡泡浴(Soapland),收费有入浴费和服务费两项,加在一起,一般40分钟1万6以上。

当然,当就从中国人的炮店来说,很多专门红灯区的中国炮店,比如川口,巢鸭那一带,把价钱压在一万以下的也有。那是因为行业内部竞争太激烈,相互压价做产生的结果。

很多看官可能对中国女人跟日本女人的价格差,会产生心理上的不平衡,甚至挫伤“民族”感情。同样的时间,干同样的活儿,却同工不同酬。为什么日本女人的单价就会比中国人高呢?

如果把视线放到风俗行业之外,在其他的制造业也存在这样的现象,或许心里会平衡一些。中国人研修生们,拿着比日本工人低一半的时给,加班加点的,做着日本人不愿意做的工作。中国人IT民工们,大多数被派遣到大手企业里从事着低端的编码作业,而平均收入水平却远不及那些大手的正社员们。正因为中国的工资低,成本低,才会有那么多的外国企业到中国投资办厂。

如果把视线放到日本以外,在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现象,中国的失足妇女遍布全球各地。北美,澳洲,欧洲,非洲,而在任何地区,中国女人的平均价格都要低于日本女人,韩国女人,跟东南亚越南,泰国,菲律宾等国的女人处于一个收费档次。

失足少女人数多,不能就说这个国家的道德沦丧。其实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关系更大,试想,如果在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谁会背井离乡到国外出卖肉体做苦力呢?

言归正传。沙酱还说道,按摩店的日本女人原则上不做外人(外国人)生意的,这个是整个日本性风俗行业不成文的规矩。很多店包括PinkSalon,SoapLand那种纯日本女人的性风俗店,店的看板上都写着“Japanese Only” 的字样。

沙酱的按摩店,没有外国人入店的限制,但如果外国人来了,在店里挑女孩的时候,只会给他们看中国女人的照片,不会给他们提供日本女人的照片。其实在黑人白人眼里,中国女人和日本女人没什么区别,也不会挑剔。比较难搞的是中国男人,进店就说自己有的是钱,要找日本妞“报仇雪恨”的,沙酱他们一律不给介绍。当然,如果来日本时间长的中国人,看起来不是很变态的,他们也会发挥中国人的灵活性,介绍日本女人给他们。 店里的日本女孩儿对干净,品行端正的东亚人并不反感,一般不会拒绝。

话说性风俗店对外国人的歧视,分析一下可能有三个原因:
第一,为了防止性病的传播。近代的很多性病包括艾滋等都是从外国传入的。
第二,其他人种的性器跟日本女人的型号不符合。说白了就是日本女人的小巧脆弱靶心,经不起外国洋枪洋炮的轰击。
第三,多少有民族情绪在里面。制定这个规矩的一定是有日本男人,不愿意看到本国女人被外国男人们蹂躏(虽然女人们可能是自愿的)。

中国女人,黑人白人的活都接,做不了的(尤其是黑人),就用手打出来。懂道理的黑人们都明白,不会有什么抱怨。

笑翔倒是想,其实做外国人的生意也不错,至少风险很低,不会碰到便衣警察。

这时候,马路对面的千叶伸出三个手指,挥了挥手。这是在传达店长的指示,店里有客人Check(出店),空了3个女孩,需要新客人补充进店。

笑翔掐掉烟头,再次向沙酱到了谢。向自己的特定拉客区域走去 —— 两个微醉的老头是他的新目标。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