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帮

日本的创业文化,到底怎么了?

  
每当美国人听到“创业者”,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有抱负、有理想改变世界的年轻人形象。但当日本人听到这三个字,他们通常会想起“自私、贪婪、不值得信赖的罪犯”形象。为什么?日本的年轻人怎么才能重新找回 50 年代前辈们的创新精神? 生产了兼容 iPhone 的电动滑板车,并试图取代全亚洲气化摩托车的 Terra Motors 说,时代变了。
日本的 Google,Facebook,Twitter, 和 Apple 在哪里?谁是日本的 Mark Zuckerberg 或者 Steve Jobs? TA 为什么没有享誉全球的成功?
在我试图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却发现许多日本年轻创业者直言不讳地把这一切归因于日本的企业文化。
“所有重要的工作都只有‘老人’才能做,”Terra Motors 的公关经理 Tetsuya Ohashi 这样说。他创办的公司制造潮流电动滑板车,目前在日本有很不错的销量。他们的“电动滑板车”于 7 月发布,是全球第一个与智能手机相连接的滑板车,它可以将它自己的历史路线和电池寿命数据导入手机。
在记者 Yuri Kageyama 最新一期对 Terra 的采访中,26 岁的 Kohshi Kuwaharu 言辞更为犀利:“如果你困在一个由老一辈决定升职加薪的系统里,那就是在慢性死亡,就像农场里的动物。我想去一个艰难、充满竞争力的地方。”
43 岁的 Toru Tokushige 是 Terra 的合伙人兼公司 CEO。在 25~29 岁期间,他在工作的保险公司 Sumitomo 也遭遇了相同的问题。于是,他离开日本,前往斯坦福商学院。在那里,他遇到了充满冒险头脑的创业者, 并把这些能量和全新视角带回日本,以激励年轻人放弃随大流,开创自己的职业生涯。
“日本的年轻人受到许多条条框框的限制,”Ohashi 解释说。“老板们从不冒险,而日本的员工又不能挑战老板。如果你给出了建议,他们不会采纳。老板们从不给年轻人机会:只有老人们才能做有趣的工作。”
为什么日本的创业公司不走出国门?
很多年轻的日本人被鼓励着离开等级森严的大公司,投身创业公司。这是好现象。但为什么只有少部分创业公司最终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呢?
Startup-dating.com, 是一家监测科技创业公司和风险投资的日本网站。最近在Tokyo SeedStarsWorld 比赛中获得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创业公司称号的Locarise是一家“日本”公司。它总部位于东京,由创业孵化公司 Open Network Lab 投资,但团队却是三个法国程序员。为什么日本的创业者没有赢得这项荣誉?为什么没有更多年轻人励志成立自己的全球化公司?
语言无疑是一个障碍。相比于排名居高不下的经济地位,日本在亚洲国家中的英语水平却出奇的低:在英语熟练度考试中,仅在 54 个国家中排名22 位。而新加坡位列 13, 马来西亚位列 14 ,韩国位列 21 。但 Ohashi 认为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原因。
为什么日本创业公司的形象跌落谷底?
“自私、贪婪、不值得信赖:这是 2000 年日本创业公司的形象”,Ohashi 说。 那为什么是 2000 年呢?
在 13 年前,日本的确有自己的 Mark Zuckerberg 和 Steve Jobs,他的名声也颇具传奇色彩——只不过这是一个“黑暗”的形象。Ohashi 叹息道。
23 岁从东京大学辍学后,Horie Takafumi 创办了 Livedoor,一个在日本十分受欢迎的门户及博客平台。Takafumi , 又名“Horiemon”,外形酷似哆啦A梦,并且秉承了美国科技先驱们的装扮(T 恤、不系扣衬衣),随后又从以日本的哈佛著称的东京大学辍学。他宣扬跨反主流文化形象,在他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得罪了日本传统的商人。他的网站也在 2006 年被关闭,接着,他开始买马、恶意地收购公司、参加竞选......最终以在Livedoor 财务造假的罪名被捕入狱两年。
Ohashi 继续说,除了这个创业公司创始人的“黑历史”,日本人也是比较反对冒险主义的,他们倾向于追随榜样。他用了一个棒球的例子做类比。
1995 年,Nomo Hideo 是日本第一个进入北美棒球大联盟的球员,但他身后有系列约 50 个像 Ichiro Suzuki 和 Daisuke Matsuzaka 这样的球员。棒球运动自 1872 年由美国专家 Horace Wilson 引入后,在日本风行一时,但直到 100 多年后,日本选手才走向世界。Terra Motors 希望自己成为创业公司里的 Nomeo Hideo——创业公司里的开创者,先驱中的先驱。
“目前为止,日本没有榜样例子可言,”Ohashi 说,“我们没有 Facebook,没有 Google,没有 Twitter,所以年轻人不相信日本的创业公司能成功。我们 CEO 的想法是,做我们想做的事,去改变这种文化。”
Terra Motors 引领了日本电子滑轮车的市场,但中国制造依然统领亚洲,占据了全球 80% 的摩托车份额。印度有 1300 万辆汽油驱动自行车,越南 有 300 万辆,日本仅有 40 万辆,但中国却拥有 2000 万辆。
为什么太阳没有在该升起的地方升起?
日本是一个富有的国家,拥有全球最顶尖的教育系统。但你享受过哪些日本创业公司的服务?的确,我们使用日本的电子产品——任天堂,索尼Playstation游戏机,开丰田或本田的汽车,或许穿优衣库还有Rakuten的衣服。但这都是老牌公司。我新的 Onitsuka 运动鞋看上去时尚又贴心,但第一双鞋却是在 Kobe 的起居室缝制的; Kihachiro Onitsuka 在 1949 年开了第一家店。1977 年,他的公司改名 ASICS 并把生意拓展到美国。
MIT 历史学家 John Dower 在他获得普利策奖的书《Embracing Defeat》中讲到,日本令人振奋的崛起发生在二战后,源于参与朝鲜和越南战争、驻扎日本基地的美军的需求。这也是许多老牌发家的起点。本田,1949 年卖出第一辆 “Dream”自行车;索尼和松下一同转型:从战前的电灯,转向战后销往全球的收音机和电视。
“我们与传统的日本全然不同,每个人都曾生活在别处。”
国际化是 Terra Motors 员工与在日本的其他竞争对手最显著的差异。Kuwahara 在加入 Terra 前,效力于坦桑尼亚的松下;另一个员工来自法国轮胎制造者米其林;Ohashi 在巴基斯坦、缅甸、俄罗斯等均有留学经历。相对于以沉默寡言、羞于与外国人沟通著称的日本人,这是一个奇异又敢于冒险的团队。
Ohashi, 像 Terra 其他 15 名 20 几岁的员工一样,放弃了知名企业的工作,跑来小公司挑战自我。毕业于日本一桥大学的 Ohashi 曾被三菱聘用,但当他听说 Terra 后,毅然拒绝了这个有前景的大公司。
“我放弃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在年轻的时候走出国门,或者从事重要的工作。年轻人没有被给予令人感兴趣的机会。或许每个日本年轻人都对自己的工作很失望。”这很讽刺,因为“往往是年轻人才乐于尝试有趣的新鲜事物。”
日本梦的延迟:一条迅速衰退的旧轨迹
美国年轻人总是认为青年时期应该充满挑战、冒险、好奇和不安份。所以,很多美国人在 20 几岁时选择创业、做有创造性的工作。
“日本的年轻人也同样不安份,”Ohashi 告诉我,“但我们没有成功的范本。”近年来,日本缺乏取得全球性成功的创业公司,而且极少的日本学生选择出国。当 Ohashi 的朋友听了他在中东的经历时,正常的声音是“你一定是疯了”,羡慕忌妒恨的声音是“听起来不错”,害怕的声音是“这地方是不是很危险?”
“人们想要呆在大公司,”Ohashi 的室友附和道,“安全永远是第一位;他们认为我们只要追随这些成功的公司,也一定可以成功。”但日本的公司不会再坚持这种“慷慨的终生雇佣制度”太久。
这种舒适的安全感在不久的将来会土崩瓦解,但在此之前,“年轻人没有去冒这个险的动机”,Ohashi 说,“二战后,大约 40 年前,日本人敢于冒险,但现在的日本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很多人开始安于现状。
但,好奇心引起的动力呢?尝试挑战的渴望呢?美国梦总在升腾爆炸,那日本的年轻人什么时候点燃火光?
要说Terra 的理想主义者们有什么象征意味的话,那我希望看到的是第一道火花。
作者:林西抹抹茶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