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

本故事作者:冰窟甲骨穿

经作者同意本站发布。

2)  电话详谈

过了大概一刻钟,笑翔等到了她的回信,“电话详谈吧。”后面留下一串电话号码。

笑翔打过去,电话里最先传来的是嘈杂的卡拉OK声,紧接着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接了电话,“はい、あゆみでございます。”(你好,我是“哎哟妹”)

笑翔楞了一下,靠,尼玛这个自称“哎哟妹”的女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就在犹豫中用日语还是中文回答的时候,电话那头又重复了一遍自我介绍后加了一句,“どちら様ですか?”(你是哪位?)。

这回笑翔听出了“哎哟妹”的日语里的东北口音,她把“様”的发音“撒妈”读成了“沙妈”。于是笑翔也用标准的东北口音回话道,“姐,我想在你们店里打工,就发纸的那个活。”

电话里卡拉OK声小了许多,貌似“哎哟妹”已经换了个相对安静的房间。只听她十分客气的说,“哦,是你呀。你好你好,做过发纸的工作吗?”

“做过。你们是做Pub吧?发纸就是给咱家店在街上拉客,对不?” 笑翔回道。他套着近乎,不知不觉已经说成“咱家店”了。

“那就好。有兴趣的话就过来看看吧。一会儿把店的地址发给你。”

“我想确认一下,工作时间还有工资什么的。” 笑翔道。

“8点半到2点。5个半小时5千底薪。拉进来一个客人给20%提成。”

“哦。”笑翔脑子里飞快的计算着,一个小时就算拉进来一个客人,一天至少5人,每人即使消费5千,那一天的提成就有5×5×20%等于5000日币了。再加上底薪,5,6个小时赚1万不成问题,时给接近2000的话,还算说得过去。

既然是风俗行业,时给本来就应该比普通行业要高一些。比如“发纸”这活儿,整天在街上风吹雨淋,抛头露面,再加上深夜开工和一定的风险性(风险性的话题以后再说),如果工资低跟刷碗一样低,估计也就没人做了。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面试呢?” 笑翔问道。

“明天你来店里,干一天先试试吧。”

这个爽快的回答,很出乎笑翔的意料。在他的想法里,对方应该问一些其他的基本情况,比如现在拿什么签证之类的。毕竟给风俗店发纸还是比较危险的工作,对于留学和就职签证的来说属于资格外活动,违法的。

可是对方却只字未提。为什么?

笑翔还想追问,无奈电话里嘈杂的卡拉OK声再次响起,笑翔只好再次简单了确认了时间地点后,便挂断了电话。

笑翔心中虽然还有许多疑问,但却按下决心,为了打工挣钱,哪怕这家店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

他暗地里给自己鼓了鼓劲。

笑翔去店里上班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叫“哎哟妹”的东北女人,其实就是店里的妈妈桑。

说到这个名字的由来,颇有一些典故,当年她刚下海做陪酒小姐的时候,正是滨崎步最火的时候,大街小巷大家都在放“Ayumi”的歌曲。她第一天到店里面试的时候,碰巧有个客人也同时到店里玩,客人就问,“哎呀,这个女孩哇卡伊呀,叫什么名字啊?”

店长反应快,灵机一动,看着电视里正放着滨崎步广告,张嘴就胡咧咧了一句,“新人,哎哟妹呆死!”

从此,哎哟妹这个名字陪着她度过了10余载。从新人呆死,到头牌呆死,最后到妈妈桑呆死。

那天是周末,貌似店里的生意不错,直到凌晨1点多,妈妈桑才发来了店的地址。

笑翔用谷歌地图查了一下,确定了大致的方向,在车站北口电器店斜后方的街口处。应该不难找。

他又检索了一下从公司开车到店里的路径和时间,这才放心的睡去。

不知道明天等待他的是什么样的工作。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