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6)

16)大橋

“この件、オオハシさんに関係ありません。”(这件事儿,跟大桥桑没关系吧?)络腮胡还是有点忌惮这个叫大桥的人。

“関係ねぇことはねぇだろう。おまえらはうるさくて、おれたちが客を呼び込めねぇじゃねぇかよ。” (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喃们在这嘈嘈八号的,还让不让俺们在介个地方拉客了?) 大桥的日语虽然流利,但都是比较脏的粗话,而且能听出来略微夹杂着一些胶东口音 —— 不如 “おまえら”的发音,挺起来像“おめぇら”。

“こいつ、俺達のお客を奪おうとしたんだから、簡単に許すわけにはいかない。”(这小子,想抢我们的客人,不能轻易原谅。) 络腮胡指着笑翔说道。

“こいつは新人だから、ルールまだ知らないでしょう。ちょっと教えりゃいいじゃん。どうせ2人の問題だから、2人の間で解決してくれないか?おまえら全員が来てて、どうするつもり?”(这个小小也是新人,不懂规矩,你告诉他不就完了吗?再说,两人之间的问题,就让他们两个之间解决不就完了吗?你们这帮银全来了,想干甚么?) 大桥话虽粗,但理不糙。

络腮胡想了想,说道:“全員の顔をこいつに覚えてもらいたい。彼ら全員は、俺の店のキャッチだ。これから、一切被らないようにしてほしい。”(我想让这小子记住全员的长相,这些人都是我们店的发纸的。以后千万别跟我们撞车了。)说完,给了笑翔一个愤愤的眼神,意思是,“小样,我们走着瞧。”

笑翔也不跟他见识,虽然没有道歉,但还是说了一句,“気をつけます。”(我会注意的。)毕竟自己刚来,他不想跟周围人搞得太僵。

络腮胡带着伪娘一干人撤了。这时候千叶活像个土行孙似的仿佛从地底下突然钻了出来,呼哧着漏风的大嘴,问道:“どうしたの?どうしたの?”(怎么了? 怎么了?)

笑翔没好气的用中文说,“挠(の)你个屁啊,挠。”也不去跟千叶解释,直接跟大桥用中文道了声谢。

“你怎么野乎他们了?其实不用理介帮银,都四些个biang彪额,一天咋咋忽忽的,管甚么也不四。” 大桥嘿嘿的说道。

“上来就说我抢他们客人。刚才有一伙客人,分开站的。我也没注意到他们居酒屋有人在,就上去招呼了。”笑翔道。

“叫你磕了。遇到介种情况一定要多注意观察啊。拜彪呼呼的往上冲。实在要吃亏了,赶快联系店长啊。你不知道咱们老板在立川是扛把子吗?说话血好用。”

“我们香兰的店长怎么成咱们老板了?” 笑翔有点不解的问。

“啊?你还不知道啊。你们店长不是咱们老板,没还见过老板? 那算我没说。”  大桥迅速转移话题, “听你说话怎么一股臭泥哦味。北边银?黑龙江来的?”

“恩,是黑龙江的。我叫承笑翔。大桥桑,你是大连人吧? 为什么起了一个日本人的名字?” 笑翔好奇的问到。

“大家都这么瞎叫呗。” 大桥含糊其辞的说道,似乎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再次转移话题道,“那边的沙酱认识吧?她和我都是做按摩店的,也是中国人,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 说完指着那边的沙酱说道。

“昨天,打过招呼了。不管怎么说,刚才真谢谢你了。没有你还真挺麻烦的。”

“客气什么。都是中国人。互相帮助,应该的。” 大桥笑着说。

其实,中国人的相互帮助是有条件的。

第一,在同仇敌忾的情况下。
第二,在没有利益冲突或者谋求相同利益的情况下。

同时,中国人也是最喜欢内斗的民族,尤其是有利益纷争的情况下。

以上两点很快就在笑翔随后的经历上证实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