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1)

21)  屈辱

千叶在闲聊的时候提醒过笑翔,最好不要叫那些喝醉的客人。笑翔看到那两个微醉的老头的时候,也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跟他们打招呼。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最终还是贴了上去。可是对方一开口说话,他就后悔了。

对于某些人来说,一听他开口说话,就能够判断出他的素质。这两个日本老头就是典型的素质差的人的代表。

“どうも、飲み屋のご利用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你好。在找喝酒的地方吗?)

“先も飲んでたんだよ!”(我刚刚喝了啊) 留着小胡子的小老头大声的喊道,引来旁边的人的注意。

“すみません。”(对不起) 笑翔感觉不妙,不想恋战,正想退出,却被另一个满脸褶子的干瘦的老头指着割引卡问道,“何の店?キャバクラ?”(什么店啊,KyabaKura?)

“うちはパブです。1時間2500円です。” (我们这里是Pub,一个小时2500日元。)

“パブ?女の子がいる店?何だよ。飲み屋じゃねぇじゃねぇかよ。そんなこと早く言えよ。” (Pub?有女孩儿陪酒的地方?什么啊。原来不是一般的喝酒店啊,你TMD早点说啊。) 干瘦老头说道,一张嘴满嘴的酒气。

“すみません。” (对不起。) 笑翔想早点摆脱纠缠,根本就不想多费口舌。

“あやまってんじゃねぇよ。2500円って、どんなサービスがあるの?” (道歉有个毛用啊。2500块都有什么服务内容啊。)小胡子一听有花姑娘的店,也来兴趣了。

“飲み放題、歌い放題です。” (随便喝酒,随便唱歌。) 笑翔如实答道。

“そりゃつまらねぇね。触り放題がねぇかい?” (那有个毛意思啊? 不能随便摸吗?)  干瘦老头说道。

“そうそう。やらしてくれないの?”(是啊是啊,不让干吗?) 小胡子老头附和着说。

“それは、ちょっとご提供しかねますので。。。” (这个确实不能提供啊。) 笑翔都快被折磨死了,表面上却还是笑脸相迎。

“なに?できねぇの?このやろう。おまえの店、チャイナパブだろう。いやらしい中国人女だから、触ってもいいじゃねぇかよ!”
(什么? 不让搞? 混蛋。你小子那个地方,不是中国人Pub吗?对于那些下贱的中国女人,摸一摸有什么不可以啊。 )

“すみません。それは、何とも言えません。” (不好意思,这个我没法说什么。)

“何とか言えねぇじゃねぇよ!畜生。おまえは立てるかい?中国人女とやったことある?中国人女は、いやらしいよ。金を出せば、なんでもやってくれるよ。はは。” (没法说?畜生。你能勃起吗?跟中国女人干过吗? 中国女人,很骚的。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干。哈哈。) 小胡子老头说道。

笑翔只能忍着。无论客人说什么侮辱的词汇,他全部当成醉汉在意淫。这种醉汉还惹不起,如果你稍微跟他发生口角,或者引起了冲突,他们打不过你,但一定会叫嚣着喊:“警察を呼ぶぞ!”(我叫警察了哈!)

“いいから、早く店に交渉しろ。1時間1500円だったら行ける。” (快点快点,跟你们店里交涉一下。1个小时1500的话我们就去。) 干瘦的老头说道。

“1500円は、ちょっと無理ですね。” (1500快,真不行啊。) 一般的居酒屋都没有一个小时1500的价格,笑翔根本不用跟店里商量,直接就有点强硬的拒绝了。

“無理?このやろう。客に無理をいっていいのかい?情けねぇやつね。。。” (不行? 混账。跟客户能说不行吗? 你小子太TMD恶不给面子了。)

“すみません。別の仕事がありますんで。失礼します。” 笑翔对这两个胡搅蛮缠的客人,只能尽快摆脱。身后留下两个老头的喋喋不休的抱怨。

在风俗店打工,就好像置身一个社会大熔炉一样。可以见识到各种各样的,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些人身上,你可以看到真善美,也能看到假恶丑。

在全世界的人们眼里,日本人很友善,有礼貌,有爱心,讲诚信。被大多数国家的人民所接受爱戴。这点不需要否认,日本的护照几乎是国际通行证,在全球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享有免签的待遇。

很多在日华人,身处日本社会,对日本人的看法也会有众多分歧。很多在日华人觉得日本人很亲近,也有很多人觉得日本人虚伪。正所谓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但有一种说法是“留日反日,留美亲美。” 说的是在日本留学后的人,会越来越讨厌日本,而留学美国的人,会越来越爱上美国。虽然有一些片面,但不无道理。

承笑翔在留学时代就开始从事风俗店相关的行业工作,与日本社会底层的人接触频繁,自然也会对整个日本社会,日本人的好感度越来越差。尽管他会在生活上,工作中碰到热心帮助他的人,尽管平时接触的日本人大多数也是彬彬有礼,和蔼友善,但每次想到在风俗店打工时候屈辱的经历,一切的好感都会瞬间消失殆尽,但又谈不上仇恨,反感,只能说是毫无知觉 —— 已经麻木了。

麻木也好,顺其自然,宠辱不惊也好。遇到好人,他会感谢; 遇到坏人,他也不会生气怨恨。留在日本,只是为了讨口饭吃。生存下去,才是根本。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笑翔那天尽管很努力,却再也没有抓到第二批客人,不过总算开了张。工资结算的时候,5000的基本给,再加上750日元的提成。平均下来的时给,刚刚过1千而已。如果在减去停车费,汽油钱,付出的时间和回报并不成正比例。

从店长那里领到工资后,他偷偷的用中文问了中村一下,千叶的实绩是多少,得到的答案是每个月新规客人40人左右,平均每天不到两个人。

他听了以后,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高兴的是,他来了两天,抓到3个客人,不比千叶的平均值差,也算是给店里做了贡献。悲哀的是,如果真的按照千叶的平均值去算,那他的收入跟预期就相差太远了。怪不得,沙酱说香兰来了不少发纸的,都辞掉了 —— 赚不到钱,谁干啊。

笑翔有点动摇了,对自己说,“那就坚持一个礼拜吧,如果每天抓不到5个客人,就不干了。”

第三天,天公不作美,上周的雪还没有融化干净,又下起了雨。下雨天对于室外作业的发纸人员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