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2)

22) 冷雨夜

天气预报里明明说的是下雪,但是在落下几片雪花之后,温柔的雪花就变成了冰冷犀利的雨水。

东京的冬天时不时会下雨,而冬雨是笑翔最不适应的天气之一。家乡中国东北的冬季温度低,会下大雪,但下雪的时候并不冷。
然而东京的冬雨,在体感上,要寒冷的多。由于气温在零度以上,落在地上的雨水不会结冰。但长时间站在有积水的地面上,寒冷的积水会一点点的渗到鞋里,渗到袜子里,寒气从脚上一直会入侵到毛孔。

遇到这种天气,上班的人下班后都恨不得早点回家,在家的人也都不愿意出门。立川作为西东京最大的交通中转站,路上的人自然比好天气的时候少了很多。如果天气好,心情也好的话,很多在都内工作的上班族,在回家经过立川的时候,会顺便在这里买买东西,喝点小酒,或者Happy一下后才回家。但下雨天,这些人甚至连车站都不会出,直接就回家吹暖风了。

整个繁华街一片冷清,各个店的发纸人都无精打采的躲在各个大楼的屋檐下。偶尔有客人经过,撑起雨伞懒塌塌的出去招呼一下。如果遇到行色匆匆归心似箭的客人,甚至连招呼都不愿意打。

笑翔站在D区域附近,居酒屋的大楼里几乎没有客人出入。而杂货店的生意虽然不如晴天,但专为下雨天就会摆出各种雨伞雨衣,还是会招来很多路过的客人们。笑翔就选择站在杂货店门口的屋檐下。

他面朝平成大楼的方向,隐约的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和一个矮小的身影 —— 店长和千叶。店长可能因为店里没有客人,闲的难受,或者因为着急,自己都跑下来发纸了。

店长伸出5根手指,告诉笑翔现在是+5的状态 —— 小姐比客人多5个人。7个小姐,除了事先约好的两个同伴以外,其他的人都闲着呢。

笑翔虽然很努力的不放过一个机会,无奈天公不作美,大多数的客人都归心似箭,任凭笑翔招呼,他们连伞都不愿意抬一下,任凭你招呼连头都不会抬一下。笑翔的身材比较高,雨伞的面积覆盖不了他膝盖以下的部分,没过多久裤腿就湿透了。他跟杂货店的收银员要了两个塑料袋,套在脚上,用来阻挡延迟雨水侵入鞋壳。

被雨水打湿的裤腿粘在腿上也很难受,索性就把它挽到了膝盖。

这幅样子看起来虽然滑稽,但却可以让笑翔舒服些;另外还可以起到“同情を買う” (收买同情心)的效果。

获取客人的同情心,是发纸的一个策略。每天都在同一片区域发纸,经常会遇到来自地元(じもと)的路人。这些路人们每天或者每隔几天都会经过红灯区。他们最初对发纸揽客人没有好感,但架不住长年累月的被招呼。久而久之会产生同情心,“お兄さんはいつも大変ですね。偶にお兄さんのお店に行ってみようかな。” (这个小哥挺辛苦啊,偶尔去他们店看看吧。)

笑翔的这幅装扮,比较有特点,会给路人留下些深刻印象,让人产生同情心。虽然短时间没有效果,但从长远来看,不失为一种感情上的投资。

他还是没有叫到一个客人。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了,笑翔大多数时间都是静静地站在屋檐下 —— 像巴神一样思考人生。他必须想对策,这样下去是挣不到钱的,可究竟怎样才能抓到更多的客人,拿到更多的报酬呢? 他也努力的想过,琢磨了一晚上,分析了周围各个地点的利弊,选了现在这个区域作为发纸地点,虽然有了点儿效果,但对自己的成绩没有本质上的帮助。

雨淅沥沥的下着,一点没有停的意思。接近晚上11点,杂货店都快关门了的时候,“あ~の,ちょっといいですか?”(那个,可以问你一下吗?) 身后传来一声磕磕绊绊的日语,笑翔转过身,是一个身材不高的棕色皮肤的少女。脸上只有淡妆,甚至可以看到还没有完全褪掉的青春痘。脸上稚气虽然未消,可是身材去发育的很好,厚厚的衣服仍然可以显出她高耸的胸部。

“すみません。え、えきはどこですか?”(对不起,车站在哪里啊?) 女孩儿腼腆的问道。笑翔勉强听得懂她问的是车站在哪里。

“何線?JR?モノレール?どっちですか?” (什么线啊?是JR还是城市快轨?) 笑翔问道。

女孩儿脸上一脸疑惑。 貌似没听懂笑翔的日语。

“I do speak English. What about you?” (我说英语,你呢?)笑翔本想重复说一下,看到女孩儿的肤色和眼睛,基本可以断定是个外国人,于是就用英语问了一下。

女孩儿这回儿马上听懂了,脸上的彷徨也消失了。用流利的英语回答到,“I also speak English. Would you tell me where is the station ?” (我也说英语。你能告诉我车站在哪里吗?)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 " (你想去哪里?)

"Hachioji" (八王子)

“OK.I see. So you must find the JR station. The station is at the end of road. ” (哦。我知道了,你需要找到JR车站。这站就在这条街的尽头。) 笑翔指了指左侧的曙光路说道。

"There is a bridge. Cross it then you can see the south entrance at the second floor. " (那里有一个桥,过了桥以后你就可以看到在2楼的南口。)

“Thank you.” 女孩儿笑着道谢,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By the way,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I think you have been here for serveral hours. ” (对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想你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个小时了。)

“Take the customs at the street to our pub where man can drink with pretty and sexy girls. ” (我在把街上的客人招到我们Pub里。在Pub里,男人可以跟漂亮性感的女孩儿喝酒。)

“Oh. It means that you are doing marketing.”  (哦,原来你在做市场营销啊。) 女孩儿哈哈大笑着说道。

“Thank you for your help. Good luck. ”  女孩儿再次向笑翔道谢,“Would you give me a card?” 女孩儿临走的时候伸手问笑翔要了一张割引卡。

笑翔听了小女孩儿的话,很受启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 “Marketing”, 市场营销,对啊,发纸的不就是在搞营销吗?

如果真的把发纸当成营销,那么很多思路都可以转换一下。营销的关键是把我客户的需求,立川的客人最想要什么? 最想知道什么,最想看什么。有了这个思路,接下来就是如果实现的问题了。

笑翔心里有了数,他脑子里冒出来许多不成熟的想法,需要找时间静静的推敲一下。。。

需要在这里提一下,外国女孩儿,叫Lily,菲律宾籍。18岁随日配母亲来日本并拿到定住。几天后她拿着割引卡直接来店里找笑翔,想在香兰打工。她的故事,以后会花一些篇幅详细介绍。

寒冷的雨夜,虽然没有叫到一个客人,但是艳遇却接踵而至。

笑翔忘不了,见到她第一眼的情景。。。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