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8)

28)  团体客人

日本的大公司,一般一年发两次奖金 —— 夏季一次,冬季一次。冬季奖金后不久就是圣诞和新年,商家们都看准了这个机会,搞出各种促销活动,目的就是把客人们口袋里的钱最大限度的掏出来放入自己的口袋。

风俗行业也是如此,立川街上的很多发纸的都磨刀霍霍等着客人把头伸过来宰。有些店也会主动出击,搞一些活动来吸引客人。按摩店给小-姐们戴上了圣诞帽,还给女票客们发放圣诞礼物,。楼下的Kybakura每周举办两次Party,对消费金额达到5万,10万以上的客人赠送香槟。PinkSalon(口交店)在年末期间对来店的客人实行优惠 —— Stamp Card上一律双倍积分卡两个戳。

香兰这边什么活动也没有搞。这点上笑翔是颇有看法的,别人家都在搞活动,而自己家不搞,面对的客户的时候就缺少了卖点,竞争力降低了很多。

尽管如此,香兰的营业额却还是实实在在的与日俱增着。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笑翔的成绩好了些,叫进来的新规客人多了。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年末这段时间店里小-姐们对老客人的营销做得好,常连客人络绎不绝。

这也是店长和妈妈桑不搞圣诞活动的原因,圣诞客人是吸引新客人的重要手段之一。但到了年末,店里的客源几乎都是老客人,老客人舍得花钱,利润也大。老客人都做不过来,新客人也就只能适当放弃了。

随着常连客的频繁光顾,新客人反而不好叫了。因为到了高峰时间,店里高朋满座,女孩儿们都100%的稼动状态,根本就放不进去新客人。尤其是10点—12点终电结束这段时间,笑翔几次把客人拉到店里,都因为没有闲着的女孩儿,而错失机会把客人又放跑了。

后来笑翔学的聪明了,每隔半个小时就去问千叶一下店里的情况。千叶有对讲机,能够实时掌握店里的情况,一到店里人满了,他就在楼下吊儿郎当的跟别的店里的同行胡侃。有时候,笑翔看到千叶只要在那里胡侃,就是到店里正忙着呢,于是他也就是跟周围的Catch侃大山相互吹牛B,交流风俗店打工的经验。当然,他有时也会有意图的吃点“夜草”,隐晦的问一些从自己店里下来的熟客是否想玩别的(介绍给沙酱他们店一个客人可以收到1000日元酬金。)

那天在外边站到1点多,笑翔只在9点多的时候放进了店里一个新规的散客。过了10点,就基本没有机会了。常连客们兜里都揣着大把的银子,又是周末,金钱时间都很充足,在夜店一泡起来就没有钟点,几乎各个都是延长指名。

常连客人是没有价格优惠的,第1个小时的基本料金就是3000,本指名2000。如果延长的话,每个小时的基本料金会涨到4000块,除此之外还要追加1000块钱的延长指名料。如果在加上小姐喝的饮料1000块,泡一个晚上按4个小时算,2,3万就这样灰飞烟灭。

笑翔每当从千叶口里得知这些老家伙们又延长的时候,往往会遗憾一小下。从店里的角度来说,常连客人延长对于店里整体的売上(营业额),还有女孩儿们的收入来说都是有利的。但对于外边发纸的,就比较惨了。外边的散客很多,店内没有空余小姐,客人就招不进来,招不进来客人,他就没钱挣,所以很苦恼。

发纸的最喜欢看到的是,店里空空的样子,这样他在外边的发挥空间越大 —— 可以跟客人说,店里安静,女孩儿多可以随便选,团体客人也可以放到店里,甚至可以适当的在价格上给予优惠。

从10点开始,笑翔一直处于半空闲状态 —— 直到1点半,店里陆续有些常连客人离开,终于空下来4个姑娘。看到机会又来了,笑翔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D区域。虽然到了深夜,但街道上的人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居酒屋门口总是聚集着不少人群,大学生社团的聚会,还有貌似合婚的社会人小团体。有男有女的这些人笑翔是不会跑过去打招呼的。

笑翔的目标是一个忘年会散场后的一个6人小团体,5男1女。虽然里面有女性成员,但直觉告诉他仍然是有机会的。他在一边观察了一段时间,有两家居酒屋的人,来问过他们是否要找2次会(或者3次会),但被领头的那个人拒绝了。有几个KyabaKura的Catch发纸人曾经也想接近,一看到里面有女孩儿,就没上前问。

笑翔确认了情况后,才凑上前,正好听到他们在谈论着想找地方唱歌什么的,于是灵机一动,把开场白从“飲み屋(酒吧)いかがですか?”改成“カラオケ(卡拉OK)いかがですか?”了。

领头的那个人,看上去30多岁,西装革履短大衣,梳着个背头,很精神的样子。一听笑翔的报价,就知道店不是什么真正的卡拉OK。1个小时2500的卡拉OK放在全日本也没有啊。

不过他也没有说破,用目光征求那个女孩儿的意见,旁边也有明白人,说:“俺は女の子要らないから、吉田さんを付けて欲しい”(我不需要女孩儿,让吉田桑陪我就行了。)

旁边人就起哄说,“馬鹿やろう、吉田さんも女の子でしょうか?失礼なことを言うなよ。”(傻啊,吉田桑也是“女孩儿”啊,怎么能说这么失礼的话啊。)

“いやいや、女の子って、そういう意味じゃなくて”(不是不是,女孩儿,不是那个意思的。。。),那个人就跟着解释。

那个叫吉田的女孩儿一副OL的打扮,化妆精致,但说实话底子差,不是什么美女。估计公司是一个做技术搞开发的公司,才那么有人气。她也不发表意见(日本女孩儿特技之一就是装傻),就傻笑着看着身边几个男人争风吃醋。

领头的就征求吉田的意见:“じゃあ、吉田さんはOKって言ったら、いきますか?”(如果吉田桑说OK的话,我们就去吧。)

吉田装着日本女孩儿典型的可爱样,萌着说,“あたし、よくわからない~。” (我也不知道啊。)

笑翔一看,决定权转移到这个女孩儿手里了,马上使出一招说,“女性のお客様に特別サービスをやっておりますんで、通常料金の50%で、1時間1500円になります。”(我们给女性客人提供特别服务,只收取通常料金的50%,也就是1个小时1500日元。)

全世界的女人都有虚荣心和爱占小便宜的特点,被笑翔忽悠享受“特别”服务,而且比男同胞少交一半钱,也就不在忸怩了。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笑翔心中暗喜,谁知道这时候店长来电话,催他“ホールバック”(术语:回店里)。笑翔一看表,才知道已经到下班时间了。笑翔说,“今戻ります。新規6名様を連れて戻ります。”(我现在就回去,带着新规的6名客人。)

“本当?ちょっと待って、女の子4人しか空いてない。マンツーできないって客に説明したか?それでも問題点なきゃ、連れて来てもいい。”(真的?稍等一下,我们这只有4个女孩儿,不能一对一的接客这一点你跟客人说明了吗? 如果这个没问题的话,可以带进来。)店长回话到。“マンツー”也是一个术语,是“Man to Man”的简称,就是女孩儿跟客人一对一的意思。

“確認します。たぶん大丈夫です。1名のお客様は、女性ですから。”(我确认一下。应该没问题。因为有一个客人是女性。)

笑翔并没有跟客人确认,他跟客人说的是明明是“卡拉OK”嘛,虽然有女孩儿可以陪酒,至于几个女孩儿根本就没有做口头上的约束。

笑翔带着客人们经过平成大楼楼下的时候,没有看到千叶,后来才知道他去送“希”(のぞみ)和客人了。有点儿小遗憾,本来想让千叶羡慕妒忌恨一下呢。

笑翔把客人带到了店里,因为到了下班时间,他需要等店长结算工资,所以就在外间的Counter席上附近等。女孩儿们在换衣室里墨迹了半天才出来。见到笑翔的时候,表情都挺复杂的,隐约的有种怨恨的表情,只有Emily冲他笑了笑,还偷偷的伸出了大拇指。笑翔这时候才想起,女孩儿们也要下班了。被自己叫上客人搅和一下,至少还要工作一个小时,估计一定闲他叫进来客人的时间不好了。Emily没有多少常客,估计早就等着他抓新客人发展客源呢。

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女孩儿对他的看法,不叫客人挣不到钱,他岂不要去喝西北风?

店长安顿完客人的酒水,安排好女孩儿的位置,回到Counter,也没有跟笑翔谈结工资的事儿。而是对店里的服务员中村说,“中村さん、明日、承にインタホンを付けてくれない?”(对了,中村桑,明天给承配上步话机吧。)

这个大出笑翔的意外,难道通过这次拉客,店长突然觉得给笑翔配上步话机有必要了? 还是意味着店长从现在开始认同他了?

店长拍了拍笑翔的肩膀,笑着说,“今日は、3時まで出来るか?千葉は客を送りに行ったんで、お前しかいねぇんだ。”(今天能干到3点吗?千叶去送客人了,只能靠你了。)

笑翔想来想,多1个小时,多1000块钱的时给,还有再抓客人的机会,看样子今天还有让自己送小姐的打算,何乐不为?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谁知道,就是这个多出的一个小时,竟然人品大爆发,又让他抓到了3个客人。3个客人抓的更费周折,甚至用离奇来形容都不过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