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1)

31) 休息室事件

笑翔愣在原地,瞬间脸涨得通红。女孩儿察觉到了有人进来,转过身来看到是笑翔,稍微吃了一惊,却没有什么惊叫的过激的反应。只是用礼服稍微挡了半边身体,有些嗔怪的问道,“你进来之前怎么也不敲门?”

笑翔感觉自己的脸发烫,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以为没人呢,大,大家都在外边陪客人。”

“哦。客人的酒洒到我身上了,进来换件衣服。我也没想到这个时间有人进来,一会儿就换完衣服了,也就没锁门。” 她一边说着,手也没闲着。竟然弯下腰放下胸前的裙子,抬起左脚,又抬起右脚,就势就把礼服穿上了。

“对,对不起” 笑翔尴尬极了,进退两难,感觉脸上烧的通红,目光也不敢直视前方,可是内心又有一种渴望 —— 这个白皙丰满成熟的肉体实在是太诱人了。

“你进来拿东西吗?” 女孩儿已经把裙子穿好了,微微侧过身,抬起胳膊把吊带拉起来 —— 笑翔刚好撇到她的腋下,刮得干干净的 —— 刮腋毛的中国女人其实比例不高,但做水商的,或许更注意这些细节吧。

“哦,我,我是来找充,充电器的。” 笑翔一紧张说话就有些结巴。

女孩儿已经穿好了衣服,在乱糟糟的桌子上翻了几下,在一个披萨饼的盒子下面找到了充电器,交给笑翔。

笑翔这时候才敢直视女孩儿的目光,却发现她清澈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泪花,泪痕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能看出来眼角的淡妆已经花掉了一小部分。

笑翔想说什么,但觉得现在的场合很不合时宜,就接过充电器到了谢,退出休息室。

(看客一定想知道女孩儿是谁,作者先在这里卖个关子。)

里间的那三个客人玩的挺嗨的,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笑翔本来以为他们单纯为了找代驾,上来喝两口小酒,意思意思就会回家呢。这一坐下来就挪不动屁股了。早知道,千叶就不用那么着急把客人的车开到楼下了。

爆炸头跟着美佳学中文呢,但不是什么好话,指着自己的裤裆,说:“小——弟——弟。” 学一句哈哈大笑一下,女孩儿也跟着鼓掌,说,“上手(じょうず)!”。

再看那个说讨厌中国女人的中年男人,玩的更High,手从后面揽着女孩儿的“腰”, 其实比腰的位置要靠上很多,女孩儿虽说没反抗,但一只手却按在她的手上严阵以待,以防袭胸。

笑翔摇了摇头,见多了就见怪不怪了。水商这行业的女孩儿,接客的时候被客人摸摸索索的是很正常的。就是在银座的高级Club,搂搂抱抱,拉拉小手都是很正常的事儿,更别说这种客人平均素质不是很高的乡下小店了。

女孩儿“抓”住客人的手段,正所谓一个师傅一套拳 —— 各有各的打法,小鸡不尿尿 —— 各有各的道。 “陪睡”(日语叫 枕営業)虽然是手段之一,但确是比较低级的手段。很多不了解水商的人,觉得那里的女孩儿都是都是出来卖的,是靠陪睡拴住的客人,其实事实不是如此。

男人的潜意识里,往往会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不到才想着去追。如果吃饱了,就会变懒,如果总吃一样东西,再好吃就会吃腻,厌倦。

得不到的才知道追求,不容易得到的才知道珍惜,太容易得到的反而容易放弃。

所以一个经验丰富的陪酒女,必然熟知男人心理,知道他需要什么,懂得投其所好,却不能尽其所好。抓住男人的下半身容易,但就跟男人的高潮一样,转瞬即逝,不会长久; 而抓住男人的心,才是终极之道。

如果初次见面不知道他好什么,也很简单,是个男人都好“色”,所以说“下ねた”(黄色笑话)是必不可少的。当然,像爆炸头身边的美佳,估计文化水平不高,也就只能用最直接的“生-殖-器”开玩笑了。

如果你还年轻,可以装纯洁少女,一听到黄色笑话就脸红心跳的,摸一下小手就害羞的躲躲闪闪的,也会很有人气。但问题是,香兰的女孩儿没有18,9的,几乎清一色熟女,装圣女装不好,反而让人觉得太装B起反作用了。

笑翔下楼下,等了好一会儿,三个客人才姗姗来迟。千叶也不谦让,开客人的雷克萨斯在前,笑翔殿后开店里的丰田Aqua —— 车小,开的贼憋屈。

笑翔一边开车,脑子里却浮现着刚才的休息室里的一幕,下面竟然不争气的翘了起来。他暗笑自己没出息,虽然很久没碰过女人,也不至于受点刺激就这样。

送完客人回到店里,客人都走光了了。中村在收拾桌子,店长在结账,女孩儿能走的都下班了,需要车送的估计在休息室里等着。结算工钱的时候,多了1000块钱,不用说,今天还要送姑娘回家。千叶负责昭島、青梅方向,笑翔还跟上次一样负责八王子方向。

送的女孩儿也没变,美佳,智惠,Emily,但车里的气氛则完全变了 —— 大家都不说话,死一样的寂静。笑翔因为“休息室事件”的女主角也在车里,尴尬的要死,所以也不敢随便开腔。

这种诡异的气氛表明,女孩儿彼此之间的矛盾又激化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