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8)

38)  工伤

接黑人活的是一个来自国内东北的大姐,大家都管她叫“兰姐”。兰姐年轻的时候在国内做商场的售货员,后来嫌工资少,就下海在舞厅做兼职。再后来又闲做兼职来钱太慢,干脆就去洗-浴做了专职的“失足-妇女”。再后来回老家结婚生子后,消停了几年,三年前经不住以前同行的姐妹们忽悠,说去日本挣钱更快,然后就参加了中介举办的日本人团体相亲大会。经过一番周折,两年前以日本人配偶者的身份来到了日本。

去东北组团相亲的日本人很多。糟老头子,身心不健全的人士,乡下的农民,低收入者,这些人在日本国内娶不到媳妇,被那些在日华人办的中介机构一忽悠,往往就会加入去中国找媳妇的红娘之旅。有的日本人确实是来找老婆的,有的就是来旅旅游,长长见识的,也有的是来签假结婚合同赚钱的。
日本的华人中介,除了通过正常途径的促成国籍婚姻赚中介费以外,更暴利的地方就是提供“假结婚”服务 —— 也就是女方为了拿到合法稳定的去日本的签证,找日本男人签协议结婚合同。她们来到日本后不跟日本男人同居,每年付给男方酬劳,直到自己拿到永驻或者日籍身份为止。

这个假结婚的买卖很有市场。日本这边的客人,大多是一些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日本男人,也不打算好好找媳妇过日子,如果能单单凭自己日本人的身份,签一纸合同就可以白白的领取每年近100万的生活费,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而中国这边的客户,往往是一些失足的妇女们,在国内卖,即使是北京上海广州也没有日本赚的多,去日本卖无疑是一个快速致富的好途径,留学,就劳,家族滞在这些签证做风俗都是违法的,只有日配才最安全,且几年以后拿到永久合法身份,就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再日本赚钱下去。

兰姐当年就是抱着这个想法来的日本。日本有个名义上的“假结婚”老公,国内还有一个事实上的“假离婚”老公和一个上私立小学的女儿。当然兰姐的真老公,只是以为她在日本做陪酒的工作呢,在女儿和亲戚那边的说辞,一律是去日本“做劳务”。

这个“劳务”来钱真的快,9点上班做到第二天早上,每天基本上会接10个客人左右,客人的消费金额的一半5千是她的酬金,所以每天的工资在5万上下,每个月除去休息日和“亲戚”来的那几天,月薪至少百万日币 —— 每天结算,全部折现,没有保险所得税等乱七八糟的损失。这个收入相当于日本大手公司里部长级的水平了。

可是那天经笑翔介绍,被沙酱带上来的黑人,却把他搞得伤停,休了好几天才恢复。虽然是工作时候受的“工伤”,可是风俗店毕竟不是正规公司,没有什么补偿,这就意味着兰姐当月的收入损失了几十万日元。

中国人的按摩店,跟日本的风俗店不同,是允许外国人入店的。在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人种,国籍,哪怕你是女人,或者是宇宙人,只要肯付“女票资”,就可以进店里玩。之前东北大姐也接待过黑人,“底下那玩意,哎呀妈呀,比手脖子都粗。像棒球棒子一样长。” 不过之前的那几个黑人,知道自己跟亚洲女人器官的型号不符,也没有本番强要,最后用手打了出来也挺满意的走了。

这回遇到这个,喝了酒,再加上语言不通,就比较难缠。兰姐本来也想跟前几次一样用手打出来,可黑人就是不同意,后来兰姐就妥协了,折腾半天好不容易鼓弄进去了,可是一动作起来就会痛。本想忍着痛,搞几下就会完事儿,谁知道黑鬼喝了酒以后时间还特别长,到钟了才喷出来。她检查了一下,发现下面剧痛无比,擦伤严重,鲍鱼已经被搞成了发面的馒头。

遇到这种事情,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兰姐只好跟店长说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店长察觉有异,追问下去,才得知实情。于是把沙酱叫上来很批了一顿。

从那天的我“事故”发生以后,按摩店里给发纸的定了一条规矩,以后拉外国客人(尤其是黑人),一律不许说“本番”(打真军),“最後まで”(到最后)这样的词。能不能做,做到什么程度,需要店里的女孩儿根据实“鸡”情况来判断。

笑翔按摩店还有沙酱惹了麻烦,后来一直有点闷闷不乐的,心事重重的,连有人从后面接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突然就被别人拍了肩膀,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