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9)

49 )  小魔女

年末年始的假期,是笑翔从打风俗店工以后的第一个长假。连续10天白天不用上班,笑翔总算可以睡到自然醒了,让自己几个月来疲惫的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笑翔有时间也会给上野彩发短信,尝试着约她出来,可是由于两个人的休息时间刚好错开了,所以遗憾没有见面的机会。

因为千叶回老家4,5天,笑翔的工作时间也变长了。送女孩儿们的工作落到笑翔一个人身上,所以下班时间一直会延长到店里最后一个客人回家,最后一个女孩儿下班。

店里的生意时好时坏,基本上都是靠几个常连客人维持着。新年相当于日本的春节,一年中最大的节日,在这段时间里,大多数在东京工作的工薪族们要么回老家与亲戚们团聚,要么在东京的家里呆着跟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女孩儿们出勤率也不高。除了Emily和Lily以外,其他人大多数都是日本人配偶者(日配)。日配们在丈夫休息的时候,总归需要尽一些妻子的义务,要么陪家人去丈夫的老家,要么带着不去幼儿园,不上学的孩子去日本国内外旅旅游。

据店长说,店里的正式在籍的女孩儿(Emily和Lily不算在籍,一个留学生工资单独结算,一个还在试用期),全部都是已婚者,并且全部都有孩子,只不过孩子有的放在中国罢了。

其实这件事儿是公开的秘密,在店长告诉笑翔之前,笑翔从千叶的嘴里也听说过了。从2年前的香兰被冲店以后,没有合法打工身份的未婚年轻女孩儿都走了,剩下来的留在店里的也只有这些少妇人妻了。

但在客人面前,女孩儿们可都是“单身”,结婚生孩子这种事儿都是瞒着客人的。在店里,她们要想方设法的制造一个虚拟的恋爱空间,并给客人们留下无限的遐想。必须学会打情骂俏,谈情说爱 —— 这就是她们工作的主要部分。

新年长假期间,由于女孩儿少,客人少,笑翔的收入也在减少。虽然收入在开车送女孩儿以及工作时间延长上有所补偿,但总体上跟12月中期的繁荣时期比,下降了不少。

笑翔的收入本来有两部分,香兰的基本时给提成,以及按摩店的提成。但自从上次跟大桥打架,笑翔被勒令禁止给按摩店拉客,这样笑翔的副业收入就没了。

穷则思变,笑翔白天不上班,晚上上班也闲,在闲暇之余找到了一个从网上钓客人的方法。

有一天无意之间,笑翔在Iphone里安装了一个叫Momo的软件,软件一安装启动,立刻就有一个女孩儿跟他打招呼,笑翔感叹着,原来这个软件难道就是传说的约炮神奇啊? 谁知道一看信息内容,大失所望,“东京都内出张,价格优惠,各种留学生,人妻在籍,上门服务,包您满意。”

笑翔研究了一会儿,发现这个软件跟微信,还有手机QQ一样可以搜索附近的人。风俗从业者就是通过搜寻周围的人找到笑翔传播的风俗信息。

这给了笑翔一个很大的启发:“既然怕我抢客人不让我在楼下揽客,我在网上揽客你总没有怨言吧?”

他说干就干,一口气申请了三个新账号 —— QQ,微信,Momo。性别全部注册为女,年龄全部注册为21岁,昵称为“红尘小魔女”,然后在网上下载了一个韩国的不知名的女明星性感照做头像。头像一定要找不知名的女人,这样客人们会认为是你本人的头像。笑翔就想要这种效果。

介绍文是这样写的:

“我就是90后小魔女,都别跟我装X。明星大学法学部,白天上法课,晚上介绍fuxk。寂寞的爷们来找本姑娘,免费介绍日本妹妹以身试“法”,1万日元起。特此声明,本姑娘只陪酒不卖身,想找本姑娘上法课的都滚犊子。”

3个账号同时启动,好家伙,瞬间就忙不过来了。

笑翔从不主动搜索周围的人打招呼,因为他发现Momo有一个投诉功能,怕自己的账号以发布色-情信息的名义被投诉而禁止。但真启动了软件,发现被投诉的担心很多余,他根本就无暇发布信心,光应付回复就忙不过来了。

笑翔从来就没想到立川附近的中国男人这么多。只恨自己手指打字速度不够快。大过年大假期的不回中国的男人们,IT民工也好,留学生也好,不上班也不上学,大把的时间在家宅着消耗纸巾,打飞机打寂寞了,就上网试试运气约炮。

“美女,交个朋友吧。我在国立,很近的。”

“头像是本人吗?”

“日本妹都多大岁数?”

“可以去宾馆吗?”

“我就想跟你做,开个价吧。”

很多人的头像,用的是小孩子的照片 —— 笑翔猜想他们都是有家室的,用自己儿女的照片做头像。这类“偷腥的父亲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只会跟“小魔女”聊一次,之后来不来立川“玩”,都会消失,把“小魔女”从他的好友列表里删除拉黑。偷腥的老手,就是会在偷情后把嘴擦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小魔女”是在QQ,微信,Momo里扮演的一个角色。在小魔女的对话里,笑翔的真身则变成了按摩店的店员。

“我接客的时候不方面接电话。你来之前给我们“店员”打电话吧 080-xxxx-4326。他会去楼下接你,带你上楼。” 一旦交涉成功,“她”就会给客户们留下一个联系“店员”的口讯。

刚开始的那几天,笑翔每天都能用“小魔女”钓上4,5个中国客人。沙酱也很惊讶,不知道这些中国人是从哪里找来的,开玩笑的说按摩店快成了中国人专门店了。

大桥看在眼里,心里是极不平衡的。上次跟笑翔干了一架以后,结果可以算两败俱伤。笑翔被“社长”剥夺了在平成大楼下叫按摩店客人的权利,而大桥在平成大楼下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关键大桥心里上一直别不过来劲儿,变沉默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工作的时候总在那里逼唠唠的说个不停。留起了小胡子有点颓废的样子,客人少的时候就蹲在地上拿手机上网玩 —— 玩微信,他还勾搭过“小魔女”,只不过笑翔没回他。纸里包不住火,笑翔那点儿小秘密估计大桥很快就能知道的。

转眼间2012年过去,2013年到来。笑翔通过“小魔女”取得了开门红,赚了不少钱。他用这些钱还了一笔债,生活不在那么拮据了。但是,跟日本的大多数行业一样,中国人的生意都不是那么好做的。笑翔日后在“小魔女”上吃了不少苦头,以后有机会笔者还会在详细介绍“小魔女”带来的麻烦事儿。

新年假期过去,笑翔又恢复到了白天黑夜主业副业的繁忙节奏里。千叶也回来上班了,一切看似照旧,却似乎有暗藏玄机。妈妈桑想搞掉笑翔,大桥也虎视眈眈的,沙酱也明显防着笑翔,周围发纸的人,对笑翔可谓敬畏有加,但却刻意保持着距离。笑翔的生存环境有些恶化了。

千叶带来了一则消息,说香兰的女王けい(Kei)—— 也是店里唯一的日本女人,时隔3个月之久,要回来上班了。

Kei 是一个传说,只要她在,必然拿下当月的营业额第一,指名数第一,很多常连,是Kei的忠诚铁板客,如果Kei不在店里,不会踏入香兰半步。

Kei 的回来,对笑翔是件好事儿。他以前经常跟店长抱怨,如果店里有一两个日本女人就好了。因为,如果有日本女孩儿在店里,他在揽客的时候就多了些筹码,面对讨厌中国女人的客人,他就会说,“日本人の女の子もいますよ。”(我们店也有日本女孩啊。) 给了客人们选择的机会,也就意味着揽到客人的机会也随之大增。

店长在面对笑翔抱怨的时候,就会说,“日本人の女の子がいるよ。いつか店に戻るかもしれない。でもね、”(有日本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店,可是。。。) 店长意味深长的说,“相手にしないほうがいい。”(别把她当回事儿比较好。)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