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0)

50)  Kei

笑翔比较奇怪Kei,一个日本女孩儿,在KyabaKura日本人的店里会赚的更多,为什么会跑到中国人Pub打工。于是闲聊的时候就把这个疑问跟千叶说了。八卦的千叶就神秘兮兮的告诉笑翔,“Keiは、実は中国系の人だったらしいよ。”(Kei其实也是中国系的人。)

日本人婉转的说中国系的人的话,就是说Kei也是华人或者华侨。

Kei 最初来香兰面试的时候,由于日语流利,没有中国人口音,店长完全以为她是日本人。店长跟笑翔一样,好奇她一个日本女孩儿为什么会到中国店打工,就问了她来香兰的动机,Kei 才跟店长交代了她的身世。

Kei是第四代日本华侨 —— 拿的是中华民国护照,特别永驻者签证。户籍上姓氏都没改,只不过名字比较日本风,叫“蛍(ホタル)”。店长就把这个字取了个音读,けい(Kei),于是Kei就成了她在香兰的艺名。在爷爷辈的时候,家族有了通用名,叫“木本”(きもと),一来,“木”字里里有一个字是中国姓氏的一部分,二来,“本”字是告诉他的后辈不要忘本。但大多数时候,Kei都是用 “木本蛍”这个名字在日本生活的。

民国时代的海外华人民族感情大多强于现代的中国人,经历几代后还不改国籍的老华侨大有人在,不像现在,为了出国方便就轻易选择放弃中国国籍归化的人太多了。

店长将信将疑,就让Kei掀开袖子,看了看她胳膊上的疫苗痕后,点了点头,说道,“日本生まれ、日本育ち、一応にお客さんに日本人の女の子としてアピースしときます。絶対バレませんから。” (你是日本生,日本长,就跟客人说你是日本女孩儿,绝对不会露馅的。)

有点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70年代后日本的小孩子在出生后3,4个月的时候,会注射一种叫BCG的疫苗。这个疫苗的针头,是日本独有的18孔针头。针头打在孩子的胳膊上,像梅花一样留下18个排列整齐的疤痕。这个疤痕,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皮肤的性质不同,会逐渐变淡,但极少会消失,基本上会一直留在胳膊上伴随日本人一生。这个BCG疫苗痕,也成了从生理上区分是否是日本人(至少是日本出生的人)的重要依据之一。

店长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她知道店里多一个所谓的年轻可爱的“日本”女孩儿一定会对店里的生意产生不可估量的正面影响。但他同时又会确认“谎话”能不能瞒得过客人,一旦谎话露馅了,再被客人传出去,香兰在客人心里的好感度也会直线下降。

香兰是一个谎言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女孩儿都是未婚单身,Emily不是留学生而是日本人的养女,Kei也变成了纯正的日本人。 天衣无缝的谎言重复100遍就变成了是真理。

笑翔跟千叶聊着聊着,突然千叶的眼神定住了,兴奋的喊道:“あ!けいさんは来た。相変わらずだね。3ヶ月ぶりだったな、いきなりマレシーアに短期留学なんかいって、マジ戻ってこないかと思った。” (啊,Kei桑来了,还是没变啊。已经三个月了吧。突然说去马来西亚留学什么的,我以为她不会回来了呢。)

笑翔顺着千叶的眼神望去,只见一个带着太阳帽身着运动装的女孩儿,正骑着红色自行车接近过来。

“けいさんは凄いですよ。いつも送迎なんか要らないとおっしゃっています。夜、どんなに遅くても絶対一人で自転車で帰ります。” (Kei桑很厉害的,从来不需要接送。晚上无论有多晚,也坚持一个人骑车回家。) 千叶的目光没有离开女孩儿,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仿佛宅男见到心目中的女神一样兴奋。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千叶还没等女孩儿把车停好,就上前主动地打招呼。

笑翔打量着女孩儿,太阳帽,墨镜,运动服,大大的运动背包,没有一点风尘气息,在陪酒女里面显得很另类。运动服是紧身的那种,显出她较好的身材。头发盘起系在脑后,露出她白皙的脖颈。

“お久しぶり、千葉さん。” (好久不见了,千叶桑。) Kei 锁好车,热情的挥手跟千叶打招呼。

“お久しぶりです。雰囲気は変わっていますね。ちょっと痩せてませんか?” (好久不见了,感觉有点变化啊。是不是瘦了呀?)

Kei 笑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脸僵住,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千叶虽然看不到Kei墨镜后面的眼神,但却感觉到她在盯着笑翔,于是介绍道,“そっか、うちの呼び込みの新人、ショウです。先月入ってきたばかりですけど、新規のお客さんをいっぱい取れましたよ。” (对了,这个是我们店发纸的新人,承。上个月才进店却拉到了不少新客人。)

笑翔连忙说,“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请多关照。)

Kei只嗯了一声,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过了几秒钟,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说,“ごめんなさい。時間だ。店長が待っているかも。先に上に行ってきます。” (对不起,到时间了。店长或许在等着呢。我先上去了。)

千叶目送着Kei上电梯,晃着脑袋说,“変だね。ショウさんの知り合いですか?” (有点怪啊,难道是承桑认识的人?)

“まさか。。。でも、声はどこかで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ような気がします。”(怎么可能。但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就在这时,笑翔跟千叶的对讲机耳机里同时想起了店长的呼叫,“千葉くん、ショウ、すぐ店内に上がってきて。” (千叶君,承,快到店里来。)

千叶和笑翔听到指示后,立刻上楼。千叶在电梯里自言自语的说,“もしかしたら、今日、またきたか?”(莫非今天又来了?)

两人一进店,店长就表情严肃的说,“今日は、私服がくるらしい。千葉君、今日は店内で手伝ってもらう。承君、申し訳ないけど、すぐ引き上げてもらいたい。” (今天会有私服来,千叶,你今天在店里帮忙。承君,不好意思,今天请先回去吧。)

“了解です。”千叶应声道,挽起袖子就要洗烟灰缸。见笑翔还愣在那里,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警察がくるんだよ。下手すると、捕まっちゃいますよ。” (警察要来了。不小心,会被抓走的。)

笑翔点了点头,但心中却很不解,私服警察今晚行动,店长是怎么知道呢?他想问却忍住了,有些事儿还是少知道为妙。收拾好东西下楼,店长叮嘱道: “下の呼び込みに誰にも言わないで。分かる?” (不要告诉楼下的那些揽客的人。知道吗?)

“了解です。” 笑翔说道。

到了楼下,笑翔径直往停车场方向走,在便利店门口碰到沙酱。沙酱问到:“怎么这么早下班了?”

笑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她真相,“身体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笑翔发动了汽车,又熄了火。他看了看“女子学园”的门,拿出电话,今天彩应该上班吧? 要不去店里找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一条短信却进来了。

“店长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不用去上班了。” 消息来自Emily。

“我也是。比你惨,刚到就下班了。” 笑翔回到。

笑翔脑子里浮现出Emily在休息室里换衣服时候暴露在笑翔面前诱人的身体。咽了一口吐沫,心念一闪,迅速追加了一条短信。

“难得都下班早,一起吃个饭吧。”

发送短信后,发动汽车直奔Emily家方向而去。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