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3)

53)  便衣

笑翔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了平城楼下的怪异气氛。发纸的这些人,各个的表情都诚惶诚恐,2,3个人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什么。笑翔凑上前去,听了几句后,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昨天警察派出了几组便衣,进行了一次清理整治活动。结果,封了一家kyabakura,抓走了3个发纸的。

三个发纸的里面就有大桥。但被带走的罪名不是拉客,而是暴力袭警。

2013年初,新年长假刚结束,按摩店的生意很平淡。到了10点多,大桥还没有开张,心情不免有些焦虑急迫,表现在行动上就是 —— 只要碰到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打招呼。

马路对面过来一个年轻的帅哥,不急不慢的,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什么店的样子。沙酱先看到的,但她却没有任何行动。因为两年多的风俗店发纸经验告诉她,年轻的日本人帅哥是极少到中国人按摩店玩的。用她的话说就是,“第一,年轻帅哥不缺女人,不需要花钱解决生理问题。第二,打扮时髦的帅哥,一般都把闲钱用来干别的,不会拿出来找女人。” 另外她还说,第一眼看见这个帅哥,女人的第六感就告诉她,这个男人有点可疑。

但大桥却不管那一套,冲上去就问,“あそびのほうは?(来玩吗?)”。大桥一般问的比较直接,如果换成沙酱的话,一般都先探探口风,问:“マサージはいかがですか?”(来按摩吗?)

年轻帅哥就是个私服警察,这次是接到任务,专门来取缔发纸的。碰到大桥这么直接的拉客,就感觉到抓到了一条大鱼。因为发纸的只要问“玩吗?”,那就必然不是什么好玩法,而且大桥又有外国人口音,基本上能确定是中国人非法按摩店,抓到证据把黑店一锅给端了必定是大功一件。

年轻帅哥假装感兴趣,问都有什么服务,价钱什么的。大桥十分露骨的都回答了,“最後まで1万2千円、巨乳のかわいい女の子いっぱいいます”(到最后1万2,店里有很多巨乳的可爱女孩儿。)。年轻帅哥听了介绍,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大桥去店里玩。大桥心里乐开了花儿,心想今天总算开张了,谁知道却是大祸临头。

大桥和警察两个人就往平成大楼那边走,走到一半,大桥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他觉得有一个人跟着他们,同样是穿西装的年轻人。他就有了点儿不详的预感,因为他以前听店长说,警察都是两个人一起行动,一个人负责吊发纸的,另一个人做后援,应付突发事件以及收集证据。

于是他留了个心眼开始仔细观察身边的“客人”,当发现年轻帅哥的耳朵里有一个小型对讲机的时候,吓得差点尿出来。基本上可以断定身边这个人是“条子”了。

好在他没慌,这种情况下,把条子带到店里无异于找死。给没有执照的纯风俗店拉客,罚款,拘留还是小事儿,搞不好还会被判刑的。只要不给条子引到店里去,他们就没有证据,奈何不了自己。保住了店不被查,就保住了自己的饭碗,就算进局子里蹲几天,罚点儿小钱,出来以后还是好汉一条。

打定了主意,他停下脚步,很不自然的笑着说,“お客さん、あいにくですが、ただいま、店の女の子は空いていません。”(客人,很不凑巧,现在店里的女孩儿都没有空着的。)

“空いていない?嘘!でも大丈夫っすよ。待ちます。”(没有空着的?不会吧!不过没事儿,我可以等。) 年轻警察说。

“それは、ちょっと。”(这个有点儿。。) 大桥执意就是不肯把客人带上去。

“なんだと?お前は、最後までできるといったよね。早くつれていけ。” 警察高声叫到,开始假装生气,这在日语中叫“あおる“,就是故意开始惹事儿,把事情挑大。

果然,声音一高,旁边别的店发纸的人也开始凑过来看热闹。这正是警察期待的效果。

”今日はちょっと無理ですよ。すみません。明日、明日、どうですか?“(今天不行啊。对不起,明天,明天,怎么样?) 大桥有点语无伦次,遇到胡搅蛮缠的警察,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招。

”そっか。この野郎、どうしてもつれていかねぇよね。畜生、俺自分で探すよ。“(这样啊, 你小子,看来就是不打算带我上去了。那好,你个畜生,我自己找。) 警匪一家,年轻警察说起脏话跟黑社会是一个腔调。他环视了一周,老练的冷笑一声,朝另外一个发纸的问道,”マサージを案内してくれない?“

发纸的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明显有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这个客人按摩店的地址。只要他一说,警察找上门,按摩店必然被查封,店里小Jie被遣送是没得跑了。

千钧一发之际,大桥只好使出杀手锏,一记勾拳打在警察太阳穴上。”てめぇ、呼び込み舐めってんじゃねぇ!“(靠,叫你小子不能瞧不起发纸的!)

结果是毫无疑问的,日本警察也不是吃干饭的,都练过,大桥这种业余选手不到5秒钟就被放倒了。平时咋咋呼呼的挺能装B,感觉挺能打的,但一到关键时刻就什么也不是了。

就在大桥还在楼下跟警察周旋的时候,楼上土拨鼠他们家的那家kyabakura已经被查了。一个新来的小个子发纸带着两个“条子”直接上了楼,一进屋警察就亮出了证件,告诉大家不许动,电话和对讲机全部收缴,这是为了切断他们与外界的发纸的联系。其实按理来说作用不大,因为发纸的上楼之前,会通过对讲机跟店里确认女孩儿的情况,征得店长同意以后才会把客人带上去。如果店里没有回音,谁也不会傻到把客人带上来。

但凡事儿有例外,店里有一个发纸的及其不走运,店里同意他带客人进店后,没想到被警察冲了,店长还没来得及通知店里出事儿,对讲机被收缴。可是这个倒霉蛋还被蒙在鼓里,在警察进屋后不久,脚前脚后,他也带着客人上来了。现行犯当场被抓。

警察收缴完对讲机和电话,接着找出勤卡,通过出勤卡的人名开始一个个的叫女孩盘查。主要是看看店里,除了非法拉客以外,还有没有别的雇佣未成年以及没有合法签证的外国女人。一个还在试用期的女孩儿,被查出来未满18岁。于是店里就倒了霉,雇佣18岁以下女孩儿从事风俗相关职业,违法了児童福祉法,店长当场被逮捕,店也当场被查封。

根据土拨鼠的说法,店长也是受害者,那个17岁的新人陪酒女,面试的时候谎称自己是某大学的大学生,因为长得有比较成熟,就没有对照身份证核对。大家都在猜测,店长是否会进刑務所。也不知道店会被封多长时间。总之人心惶惶。

不过土拨鼠的工作还在继续着,没有失业。虽然自己的店被封了,但他还在给临街的姐妹店打工。两家店属于同一个幕后老板名下,开了两家店就是为了回避风险,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一个篮子掉地上鸡蛋打碎了,另一个篮子里的鸡蛋还完好无损,不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元气必然受到很大的伤害,支付各种罚款,请律师,都需要花一大笔钱。很多女孩儿受了惊吓,就此辞职的也不在少数。

香兰无意是这次事件的受益人。当天晚上店里两个发纸的都没在岗,笑翔更是被打发回家了。一家Kyabakura被封了,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不说,一部分常连客势必会转移阵地到香兰玩。这无疑会对提高香兰的营业额。

笑翔站在楼下,始终搞不明白店长怎么能提前知道警察那边有行动呢? 莫非局子那边有咱们的卧底?

想着想着,一辆汽车停在了平成大楼的楼下。大奔驰,十分的眼熟,往车里一瞅,原来是他! —— 早上在车站接Emily的那个光头中年大叔。副驾驶坐得人更眼熟,是妈妈桑。

千叶从大老远的跑过来,打开车门,恭敬的喊道,“社長、お疲れ様です。ママさん、お疲れ様です!”(社长辛苦了,妈妈桑辛苦了)

社长点了点头,闷闷不乐的,妈妈桑的脸上也是心事重重。

千叶有所洞察,低声嘟囔了一句,“店長やばいかも”(店长可能有点不妙。)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