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6)

56) 睚眦必报

对于店长来说,两年前被拘留的事儿,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他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却是一个城府极深,甚至是睚眦必报的人。两年前从局子里出来后,他就开始着手在暗地里调查这次蹊跷的【冲店】事件的幕后黑手。把雇佣留学生陪酒这件事,举报给入管局的人,基本上可以断定为平成大楼周围的几家竞争对手里面的一家。但要确定究竟是哪一家,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

店长首先想知道的是,雇佣留学生这件事儿,究竟是谁泄露给竞争对手的。他平时做事很谨慎,留学生女孩儿们进店的时候,他都会进行一番培训。“如果客人问你们的签证,千万不要说自己是留学签证,就说自己是跟随家里来日本定住的。” 这些谎话,对新客人管用,但对常连客作用就不大了。常连客来店里玩几次后,接触的女孩儿一多,闲聊的时候自然会了解到店里的这些隐藏信息。女孩儿为了讨好客人,会对常连客说一些店里的八卦,女孩儿们嘴里常说的,”ねえ、ねえ、この中の話なんですけど“,”内緒してね“,这些话的潜台词就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的秘密啊,看我多信任你。”

店长经过分析,基本上断定店里的某些重要情报,是通过“内部”的常连客透漏给竞争对手的。可是那时候香兰生意很火,常连客又太多,他怎么也想不出来是谁的嘴这么贱。他冥思苦想了老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只好翻看以前的单据,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查了几天,还真看出了点问题,有一个叫“优海”(ゆうみ)女孩儿的营业额在事发前两个月递减。他隐约回忆起来,优海本来有一个铁板常连客,出手很大方,优海大半以上的营业额都来自这个客人。但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客人就不来了。店长设法联系这个女孩儿,却联系不上了。出事后,被警察查过的留学生都不想跟店里有瓜葛,很多人领完工资就把电话号码换了。

店长无奈,只好询问美佳等几个元老,总算调查出了点眉目。优海本来把这个出手大方的客人当成“神様”的。神样几乎每天都来找她,2个月下来花了近100万。后来就是同伴,店外约会什么的,优海自然也没有拒绝。头两次,只是吃吃饭,但第三次约会,地点被安排在了宾馆里。优海知道去了会发生什么事儿,思前想后,就是下不了“卖-身”的决心,给客人放了鸽子。

优海也是天真,还真以为客人是无欲无求的神,对他一点企图都没有,经过这一回,神样的地位一落千丈,神样变成了”脏样“,对他的态度也开始变得消极了。神样那边,自然羞愤交加,觉得自己被骗了,花了100万,就TMD拉拉了小手,亏大了。一气之下,发誓再也不来了。

神样说道做到,真的再也没有进香兰的门。但男人一旦在一个女人身上失意,往往会转移目标,在别的女人身上找回自信。于是神样又成了日本陪酒店エンジョイ(Enjoy)的常客。日本女孩在他眼里还是有点职业道德的,只要给了钱,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店长从美佳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捋了捋思路,发现真相越来越清晰了。神样很可能就是出卖香兰的人。不但有动机,时间和地点也吻合。为了证实,他还亲自找到Enjoy的一个女孩儿套话,得知神样成了Enjoy的常客以后,每次来喝着喝着就开始说香兰的坏话,说香兰女孩儿,都是些中国来的黑户,要么就是留学生,假日配。中国女人都爱钱,有钱的时候爱你,没钱的时候就翻脸不认人之类的。后来,神样和Enjoy的店长关系似乎越来越好,店长经常给神样提供免费的酒水。

店长不动声色的咬咬牙,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但他一个人把这个秘密压了下来,一压就是两年多。但两年多,他一刻都没有忘记报复。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在等机会而已。

两年后,2012年年末,他跟千叶闲聊的时候,听到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Enjoy里有未成年女孩陪酒”。

千叶虽然自己就在陪酒店工作,但周末还是喜欢到平成大楼周围的店里玩。因为他这个人与世无争,跟周围的邻居店相处的很好,所以那些店也愿意给他打打特价。Enjoy里有未成年女孩儿这件事儿,也是他从摸-胸店(sexy pub)里无意中听到的。他一边喝酒一边揉这女孩儿的胸,随口开玩笑说,“去年你刚来的还是粉红的,今年怎么就变成紫葡萄了。” 那边女孩儿一听,假装生气道,“喜欢粉红的,可以去Enjoy找啊,前几天看到高中时候排球部后辈,在他们那打工呢。刚来立川不久,还拜托我给她介绍客人呢。”

千叶不信,摸胸店的女孩儿去年高中辍学来的东京打工,还不到19岁,她的后辈按理来说还没成年呢。隔了一个礼拜的休息日,他亲自去Enjoy证实。进店就说找来自山梨县的小姑娘陪(摸胸店的女孩儿也是山梨出身)。女孩儿挺年轻,但一问年龄,说是19岁。千叶就有点迷糊了,不是说后辈吗?怎么年龄比摸胸店的妹子还大。但也没往心里去,人家可能上学晚或者中途休学什么的都是有可能的,管她17,18还是19呢。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店长听千叶这么一白活,就知道Enjoy的那个小妹一定不是19岁,而是未成年。入店的时候,店里一定交代过了,不能跟陌生的客人暴露自己的真实年龄。Enjoy的生意最近这么火,平成大楼周围的人都知道他们家的小姑娘“嫩”,卡哇伊,原来都是在招高中生陪酒啊。

店长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复仇的好机会。

接下来,他就给警察局打了几次匿名电话,举报平成大楼附近的某某店里有未成年少女陪酒。

剩下的事儿,就是等警察上门了。

果然几天后,店长就接到了李研的电话 —— 那边的内线来了消息,有所行动了。李研虽然用暗语让他通知按摩店,但店长却故意不告诉按摩店。为什么? 因为大桥,沙酱的嘴都不严,跟下面的日本店发纸的混的又熟,一旦让他们知道了,十有八九会把消息透露给周围陪酒店的人。到时候,Enjoy让高中生都不来上班,他的一番心计就白费了。

虽然他知道这次警察行动的重点是查Enjoy,但也担心歪打误着伤了自己店。所以,当晚特意把经验欠缺的笑翔跟留学生身份的Emily都放了假。

按摩店的大桥被抓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本来想按摩店发纸的,在楼下站街多年,辨别警察的能力还是有的。谁想大桥那天晚上实在太2了,差点把自己跟按摩店都栽进去了。

———————— 分割线 ————————

李研静静的听完了木村店长的叙述,半天没有说话。他的心情很复杂。

第一,这次行动的结果,可以算大获全胜。按摩店这边只牺牲了大桥蹲几天班房而已,而Enjoy则被停业整顿,香兰不但一雪前耻,还打击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是,木村在行动之前没有通报自己,甚至在行动中竟然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传达消息,他有点不满意。另外,把按摩店置于危险之下,风险太大了,要知道按摩店的纯利益是香兰的2倍多。按摩店在他心目里自然比香兰重要的多。

第二,他通过这件事,深深的感叹木村的城府太深,能力太强。手下能力强,是好事儿,但能力太强了,对领导势必也是一种威胁? 如果木村他这些阴谋诡计用来算计他自己,他能够应付自如吗? 不,他没有把握。虽然10年前他为自己挡过刀,脖子上的把就是见证,这些年对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没有二心,但兄弟间过命的交情,会不会就像那个疤痕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淡呢?

第三,香兰内部的权利平衡。他以前把妈妈桑放到店里,一个兄弟,一个情妇,两个自己信任的人争来争去的,正好有利于店里的权利平衡。只要这招用的好,自己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但从这件事儿看来,妈妈桑ayumi真的不是木村的对手。木村现在只是不愿意跟她挣罢了。但以后呢? 李研不愿意去想。但总需要有一个新的对策。

他收回思绪,笑着拍拍木村的肩膀说道,"まあ、結果的には、悪くはない。大橋のやろうは、とりあえず気にしなくてもいい。既に弁護士を雇ったから、50万の罰金を払えば、今週中には何とかなるでしょう。"(恩,结果来看并不坏,大桥那家伙,你也别在意。已经雇了律师,交50万罚款,这周内也应该出来了。)

店长一瞬间愣了一下,他当然不会在乎大桥,那个二货本来就是自己店里的人,他更在乎的是,”悪くはない“(不坏)这句评价。他自己感觉很 Good Job 的,但这句评价就意味着对自己还是心存不满的。「あにき」(老大)不会对自己开始不信任了吧?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