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8)

58)  苦咖啡

笑翔在楼下抽了两根烟,只见Kei穿着变装背着个运动型的背包下来了。笑翔走上前打招呼,“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Kei正在开自行车的锁,听到笑翔说话,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微笑着说道:”世界真的好小啊。” 她努力的保持着微笑,但能看出微笑里透出一丝惆怅,一丝苦涩,一丝无奈。

”不知道是叫你Helen好呢,还是叫你Kei好呢?”

“私下里还是叫我Helen吧,跟以前一样。” Kei说道。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当着大家的面你应该叫我Kei。”

笑翔“嗯”了一声,本来想叫一声“Helen”,却喊不出来。他很难把眼前这个女人和Helen联想到一起。此情此景,这个女人只是他的”同事“,香兰的头牌陪酒女——Kei。

“喝一杯去? ” 笑翔还是提议道,他心里没底,担心Kei会拒绝。

“いいよ。”(好啊。)Kei用日语回答道。丝毫没有犹豫,出乎笑翔的意料。

“10分钟以后在西国立车站的那个麦当劳等我吧。” 话说完,就骑上自行车径自走开了。

笑翔说的“喝一杯”,本来是打算在立川周围找一家通宵营业的居酒屋喝点酒,一来想解开她当年失踪的秘密,一来运气好的话是否还能叙叙旧情。但Kei却有的自己的想法,第一,她不想喝酒(或许也不想让笑翔喝酒)。第二,立川附近龙水混杂,耳目众多,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和店里的男人单独接触。所以找个远点儿的麦当劳喝喝咖啡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Kei前脚刚走,楼下的电梯一开,走出来三个人 —— 店长,中村,Emily。笑翔吐了吐舌头,吓得赶紧飞身钻到自己车里。好险啊,这要被他们见到自己跟Kei在一起,没事儿也有事儿了。免不了被别人说兔子吃窝边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其实早就吃过了)。同时感叹道,Kei这个头牌,果然不是盖的,做起事儿来还真是细腻沉稳,周全得体。

笑翔发动汽车,直奔西国立而去。途中接到Emily的短信,“我刚才在楼下到你了的车了。在等我吗?想我了?”

弄巧成拙,想不到Emily竟然误会她了。笑翔骂了一句,“贱-货,早上还去抱社长李研的大腿,现在又过来套近乎,真把我当凯子了。” 趁着信号灯变绿之前,不冷不然的回了一条短信,“困了。你也早点睡吧。”

放下电话,又开始有点纠结。昨晚才把她给办了,现在穿上裤子就不认识人了,未免有点太过分。想起女人白皙丰满,温润湿滑的身体,觉得这么放弃了真有点可惜。但理智又告诉他,兔子不吃窝边草,风俗行业里,搞身边的小妹是大忌,再说老板那边也含着这块肉呢,当断不断,过后必乱。

想着想着,就到了西国立。西国立是南武线立川的下一站,从立川开车过去也就几分钟的距离。虽然已经过了终电的时间,但车站前的麦当劳却是24小时营业的,看来Kei对这附近的情况很是熟悉。

估计Kei骑自行车抄的小路,竟然跟开车的笑翔几乎同时到。热咖啡,故意不加糖,有点苦。笑翔打破沉寂,问了一句他一直以来最想问的话,“你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人间蒸发?”

Kei说,“怕陷进去呗。反正你也不会喜欢我这样的风尘女。所以在你不知情的时候早点离开你比较好。给你留一个念想。这样我在你眼里就永远是个好女孩儿啦。”

笑翔睁大了眼睛,这个回答是他曾经预测过的无数的回答之一,但也是最不可能的答案之一。他看着Kei清澈的眼睛,不敢确定她说的说的真实程度有多少。

“骗你啦。” Kei笑道,“现在说以前的事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认识你的时候,比较空虚吧。做水商以后跟男友分了手。。。之前在学校都是交往的日本人,客人也都是日本人,所以有点儿好奇,想知道跟中国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不过,后来真有点儿喜欢上你了。“

”店长面试的时候就跟我说过,想干好这一行,最好不要谈恋爱。如果在外边真的恋爱了,在店里就不会真心投入的入戏了。“ Kei说道,”香兰就是一个假想的恋爱空间,让客人感受到恋爱的气氛,才能抓住客人的心。所以女孩儿们都要去演戏,哪怕你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只要演戏演得好,在店里照样跟小姑娘一样受欢迎。但一旦你在外边有了真正喜欢的男人,就会觉得周围的客人都不好,甚至厌恶,演戏也就不够真实自然,越来越假。找你的客人觉得没意思,慢慢的,就不会在你身上花钱了。“

Kei顿了顿,接着说下去,但话题却有了转变,”爷爷要回福建的老家祭祖。我想这是个散散心的好机会。我陪他回了一趟中国。其实也可以说是逃避吧。高处不胜寒,做香兰的女王太累了。到处是勾心斗角。木村把我当中国人,中国人又把我当日本人。。。“

”所以你就一声不响的回国了?不,是去中国了? 你真的放得下,佩服你。“ 笑翔微笑道。他笑得出来,但内心却有点儿痛,他当初真的打算跟她好好交往的,动了真情自然也伤的很深。他为了掩饰自己,又喝了一口咖啡,TMD越来越苦了。

”对不起。我当初就想找一个地方独自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从中国回来以后,我又去了马来西亚,菲律宾玩。差点不想回日本了。“

”那怎么又回来了? “

”店长需要我回来帮他。“ Kei喝光了杯中的咖啡,说道:”他对我有恩。。。“

”帮店长? 也是,店里确实不怎么景气,把你这个日本女孩儿叫回来炒炒场也算是帮他了。“ 笑翔说道。

”呵呵。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你不要把木村想象的太简单了。“ Kei露出了神秘的表情。

Kei说的是实话,店长确实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他把Kei叫回来,绝对不会是为了炒炒场这么简单,一定留有后手。

笑翔也一口喝光了咖啡,干坐着,也不说话,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说的也不能说。笑翔以前很喜欢跟”Helen“说话。两个人赤身裸体,躺在爱情宾馆的大床上,他无拘无束的骂自己公司的领导,同事,她就安静的倾听 —— 有时候她的手也不老实,淘气的把他下面的毛搓成卷,搞得像古利特的发型一样。半年前的往事,却恍如隔世一样。

”我们俩以前的事情,不要跟别人说。“ Kei起身,咬咬牙说道。

笑翔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她如此痛快的赴约,其实主要目的就是想叮嘱笑翔守住这个秘密罢了。笑翔摇摇头,Kei说的没错,笑翔以前喜欢的是那个天真温柔,不苟言笑且有些神秘的Helen,而【Helen】一旦暴露了真身变成了陪酒女【Kei】,物是人非,他确实无法再喜欢她了。

刨除感情的干扰,笑翔现实了很多。Kei的存在对笑翔来说是好事儿,第一,他可以用她假日本女孩儿的身份去招揽更多的新规客人。第二,有Kei这层关系,可以更好的搞到店里的情报 —— 联想到美佳,智惠们最近的神神叨叨的行为,还有Kei说的话,他就有点儿不祥的预感。

不祥的预感。果然在几天后,应验了。

笑翔发纸的时候,从客人嘴里得知了一个可怕的内幕消息。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