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9)

59 ) ぼったくり

“お客さん、このあと一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一会儿来一杯怎么样啊?) 笑翔积极的向马路对面的两个客人打招呼道。这两个客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其中一个身体偏瘦的客人头上还系着大白毛巾。立川红灯区周末的晚上,经常会遇到这种装束的客人,他们是“工事屋”,或者是“清掃屋”,负责立川附近周围办公大楼事务所的维护作业(周末事务所不营业,他们才能进到大楼里进行清扫维修工作) 。负责大楼维护的大公司为了降低成本,接到活儿以后在转包给山梨县长野县等地方的小公司作业。所以真正上门干活的,都是来自地方农村的作业人员。笑翔的经验来看,比起每天上下班路过红灯区的Salaryman(工薪族),这些从事体力劳动的日本民工们更容易劝诱。因为这些人很少来东京,来一次逛红灯区都是带着需求的。

两个人果然对“喝酒”很有兴趣。问了问价钱,打听了一下店里女孩儿的质量以后,基本上点头算是定下来了。笑翔一阵窃喜,带着两个人一边往平成大楼方向走,一边跟店长用对讲机汇报。快到平成大楼楼下的时候,“白毛巾”突然发问道,“お兄さん、お店の場所はどこ?”(小哥,店在哪里啊?)

笑翔回过头,指着楼上紫色的霓虹灯,恭敬的说道,“この建物の7階です。”(这个楼的7楼。)

两个人突然停下脚步,彼此对视了一下后,“胖子”发话了:”ごめん、今日はちょっと・・・“(对不起,今天有点。。。)说着转身就要走。

笑翔有点奇怪,一看见香兰的看板尼玛就萎了? 莫非有什么隐情? 急忙拉住两个人,问道,”お客様、もしかしたら、以前うちの店にいらっしゃ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か?何かありましたでしょうか?“(客人们,以前光临过我们店吗?来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儿吗?)

“ええ、前週来たよ。シャンランというチャイナパブだね。”(是啊,上周来了。香兰这家中国Pub对吧。)白毛巾说道,“ちょっと不愉快なことがあったね。。。”(发生点儿不愉快。。。)

“いいから、別の店を探そう。”(行了,我们找别的店吧。)胖子打断了白毛巾的话,显得懒得跟笑翔多费唇舌的样子。

虽说是上周来过店里的客人,可以笑翔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极有可能是被千叶拉上去的客人。胖子一说找别的店,其他店的发纸立刻把耳朵竖起来,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边的进展。一旦笑翔放手了,周围的饿狼们马上就会扑上来。

笑翔摆出一副可怜相,“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が、少々お時間をいただいて、詳細を聞かせていただきますか?店に既に連絡しましたし、キャンセルだったら、その理由などを絶対問われます。”(实在抱歉,能给点儿时间,让我问一下详细的情况吗?我已经跟店里联系过了,即使要取消,取消的理由也一定会被问的。)

白毛巾跟胖子交换了一下眼神,胖子点了点头,脸上竟然有点怒气的说,“しょうがないなー。言っとくけど、先週俺たちはぼったくりされちゃったんだよ、お前の店に。”(没办法,告诉你啊,上周我们被你们店给宰了。)

“ぼったくり!?”

笑翔大吃一惊,来香兰的客人有不少抱怨店里女孩儿太老的,服务不好的。但说在店里被宰了,却是第一次听说的事儿,简直难以置信。香兰是立川周边中国Pub的老字号,在整个西东京都小有名气的,鼎盛时期,常连客络绎不绝,各个流连忘返。如果宰客的店,不要说不会有回头客,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警察取缔,怎么可能做成老字号!

说到“ぼったくり”这个词,在风俗行业里,是各种店非常忌讳的一个词。如果店里出了宰客的事儿,在圈子里传开,就会被贴上“黑店”的标签,很难揭下去。举一个典型的宰客的例子,简单的说就是,店外的发纸的和店内的服务人员管理人员计划的诈骗活动。发纸的在外边拉客,说我们店便宜啊,女孩儿漂亮,服务好。客人就进店里玩,屁股刚坐稳,没到五分钟,女孩儿喝完饮料就换了,再过五分钟,女孩儿又换了。半个小时候,一结账看账单,10万。你说怎么可能这么贵? 店里就说,我们店换一次女孩儿5000,女孩儿一杯水1万,就这个价。你如果继续申辩,从外面就会进来几个黑西装的彪形大汉,给你围住,不交钱就别想出去了。。。

以前这个现象在新宿歌舞伎町特别多。店太多了,竞争也激烈,很多店倒闭之前为了收回成本就搞这一套。所以新宿的店往往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也有老店,竞争中生存下来的都是实力很强的,女孩儿漂亮,服务好,明码标价,但就是贵。。。

除了新宿歌舞伎町,很多地方小城市的车站前的陪酒店也会有“ぼったくり”发生。宰的都是一些从大城市来出差的工薪层或者游客,欺负他们对当地情况不熟,好骗。另外天高皇帝远,警察取缔力量比较薄弱也是宰客现象发生的原因之一。

笑翔虽然心里不相信香兰会宰客,但嘴上却一个劲儿的跟道歉,赔罪,装出一副谦虚的态度。他还买了两罐咖啡,把两个人带到相对比较僻静的地方聊天。几个回合下来,总算把那天被宰客的情况,从两人的口中套了出来。

两个人确实是被“小个子长大衣”的千叶介绍进店里的。由于是平日,且他们进店的时间几乎要到终电了,店里的客人不多。陪他们两人的女孩儿是智惠和澄子。一开始,他们玩的挺开心的,给女孩儿每人两杯饮料,而且还加了指名,但两个人当天一大早从长野赶到东京工作,当天明显睡眠不足,在“飲み放題”(随便喝)的诱惑下,又管不住自己,喝的有点大,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白毛巾醒来的时候已经3点多了。迷迷糊糊的时候去结账,看到账单吓了一跳,竟然搞出了6万多。白毛巾初步算了一下,感觉两个人顶多能花3万多多(3个多小时,一个小时2500,外加饮料2000,指名1000,再乘以2。。。)。仔细看多出的钱,都是女孩儿喝的“水”,3个小时里,两个女孩儿竟然喝了20杯水,包括两个小香槟。

两个人酒醒了(被天文数字吓醒了),都说不记得给女孩儿们点了那么多水,睡着了,当然不记得,及时梦里都没有的事儿。女孩儿要准了,“你们两个迷迷糊糊的,我们要饮料,你们就都给了。”

店长那天不在轮休,妈妈桑负责。两个人问妈妈桑,妈妈桑说女孩儿们确实喝了不少饮料(一丘之貉,狼狈为奸,问妈妈桑等于没问)。两个人又问黑服中村,他的回答有点含糊,说后来自己负责店内清扫,水都是女孩儿们自己做的,单子都是妈妈桑下的。

两个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后威胁说找警察,可是妈妈桑好像早有准备,指着智惠撕破的裙子反咬一口,说他们喝多了在店里“わいせつ”(性-骚-扰),叫警察来正好。。。

这下两个人老实了,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警察来了后被几个女人反咬一口,真有可能有嘴说不清。于是乖乖付了6万钱血汗钱,溜了。

笑翔听了以后,恨得牙痒痒的,这些人有点太过分了。以前搞搞小动作什么的,结账的时候多划个一两杯水也就算了,最近竟然大胆到让客人消费金额翻了一番,还威胁客人,这不是明目张胆的“ぼったくり”吗?

这样下去,店迟早要完,搞不好上了警察局的黑名单,被搞一次突袭,自己做发纸的受容易受连累 —— 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怎么办? 辞职? 打小报告给店长? 还是提醒女孩们注意? 或者直接跟妈妈桑说? 妈妈桑是知情的,甚至很可能就是她撺掇的,要不然底下的女孩儿也不敢这么大胆。。。

笑翔急需一个对策。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