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0)

60) 圭介

笑翔想来想去,虽然没有想到一个人能够解决问题的对策,但却暗下决心绝对不可以放任店里出现的“ぼったくり”(宰客)现象不管。放任下去,香兰的名声在立川的风俗行业里就会臭掉,不会有新客上门,自己的利益必定大大受损,而且早晚有一天警察会找上门,那到时候最直接的受害人,还是他这个在外面发纸的。但凭自己一己之力,想纠正店里的歪风几乎是不可能的。笑翔接下来必须做一个痛苦的选择 ——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木村店长。

店长和妈妈桑不合,是店里人尽皆知的秘密。他必须在两个人之间选择支持谁,也就是俗话说的“站队”。

妈妈桑是笑翔的入店介绍人。笑翔多少对她有点感激之情。所谓饮水思源,如果没有妈妈桑的介绍,笑翔不可能再次进入风俗业打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拿到比上班工资还多的收入,迅速的摆脱债务危机。

木村店长则是笑翔比较畏惧和敬佩的人。他深藏不露,心机很深。之前笑翔跟大桥,还有楼下别的店发纸的发生过纠纷,都是店长出面给他化解了危机。在整个平成大楼里都很有威望。

在经营理念上,妈妈桑跟木村店长时常会有矛盾。妈妈桑主张做短线,灵活多变,但有点急功近利。但店长却喜欢按部就班,中规中矩,习惯用规定来管理店,但有点墨守成规。

比如说,有一次,妈妈桑提出了一个方案 —— 设立延长指名料。以前,客人来店里不管玩多长时间,只要付一次指名料(2000日元的本指)就够了,但新方案就意味着,每延长一次,就要额外的再付一次指名料。可谓是巧立名目的创收手段。店长当然反对,说这样会破坏与常连客之间的信赖关系。可是妈妈桑执意要执行,说这是店里女孩们集体的意见,争论了很久,店长无奈做了让步,“立案”也顺利通过了。新的方案的结果不算好也不算坏,香兰的营业额确实有所上升,但同样也失去了几个常连客。

反之,店长的一些立案,却被妈妈桑给否了。店长想仿效日本的陪酒店,引入末位惩罚制度,凡是在店里做“营业额”的女孩儿(从营业额里拿提成),如果谁当月的营业额排在最后,她的提成就会被没收,分给其他的女孩儿。连续三个月末位,就会被酷毙(辞掉)。店长导入这个制度的目的,其实是想引入一种良性的竞争机制。因为店里的气氛实在太融洽的,没有危机感,没有上进心,更没有竞争。

“陪酒这一行,店里的女孩儿应该都是敌人。可是在香兰可好,大家竟然相互帮忙,都是好姐妹。” 店长曾经向李研无奈的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其实,中国人在一起都是好窝里斗的,只不过香兰的情况有点特殊,2年前被警察扫了一次之后,大部分有竞争力的留学生已经不在店里打工了,剩下一些老梆子,意识到幸福来之不易,开始彼此惺惺相惜,同舟共济起来。相处几年下来,团结的跟铁板一样。但2011年进店是一个分界线,2011以后进店的女孩儿,比如Emily,Lily这些后来的留学生小朋友,老棒子们当然毫不留情的排挤打压。

店长把这个方案跟妈妈桑说了,本想得到妈妈桑的支持,谁知道却遭到激励的反对。妈妈桑有她自己的理由, 既然店里原则上不招留学生,就意味着很难补充新人。如果在伤害店里的“老前辈们”,让她们一生气尥蹶子,或者真的辞掉了她们,无意就会造成非战斗减员,女孩儿都没了,难道你店长能扮人妖去陪客啊?

现在店里的情况就是,店里的一些事情的决策权实际掌握在妈妈桑的手里,也就是所谓的行政权。而店长则掌管着出勤考核业绩评价,也就是人事以及财政权。幕后老板李研搞出来的权利制衡,大掌柜是兄弟,二掌柜是情人,两个人整天争来争去的情景,他是最愿意看到了,乐的他可以整天做甩手掌柜。但李研不知道,最近妈妈桑把大掌柜店长打压的太狠,店长在店里的威信一天不如一天 —— 连底下的女孩儿都敢顶嘴了。前两天澄子带来了几个客人,尽然在没经店长允许的情况下私自把台费降到2500日元。店长说了几句,她根本就不服气,用中文大声的骂店长SB。

店长确实有点势单力孤,看看店里的人员构成。

中村,名义上的日本人,却是个残留孤儿,老好人一个,不会出来给店长说话。

Kei,名义上的中国人,却在日本土生土长的特别永驻者。虽然是实力强大的头牌,但已经三个多月没在店里工作过,说话分量有限。

千叶,真正的日本人,还是正社员身份,本来应该是店长的左膀右臂,可能力太弱,烂泥巴扶不上墙。

妈妈桑,强势,仗着有幕后老板的鼎力支持,最近频频挑战店长的权威。美佳,智惠,澄子这些2011年进店的老前辈都是她的死忠。

Emily,留学生,平时被老前辈们欺负,更重要的是,她是李研的底下情人之一,已经站在了妈妈桑的对立面。

Lily,菲律宾人。天真无邪,不会参与到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纠纷。

无论怎么看,店长都是处于绝对的弱势,但笑翔还是打算把宝压在店长身上。因为笑翔见识过了他对付仇人Enjoy的手段,坚信店长必然会狠狠的反击。虽然他可能被店里其他人当成打小报告的坏人,虽然他可能会站在妈妈桑这一派的对立面,虽然妈妈桑会觉得他忘恩负义。但站在店长这一边,是现实里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打定主意后,笑翔就趁着店长在楼下溜达的时候,找个时机把从两个客人听到的宰客这件事儿一五一十,甚至有点添油加醋的都汇报了。”店長、マジまずいっすよ。何とかしないと、もうやってられないっすよ。”(店长,真的不妙啊。如果不采取点儿措施,真的干不下去了。)

出人意料的是,店长听了笑翔的汇报,脸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うん、わかった。確かにまずいなー。”(恩,知道了。确实不妙啊。)店长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却露出了一丝杀气。

两天后,店里出了一件大事儿。妈妈桑被“ヤクザ”(日本的黑社会)给打了。而把黑社会带到店里的正是笑翔 —— 与其说是笑翔带上楼的,不如说是黑社会找上来的。

那是一个平日的晚上,时间很早,还不到9点的样子。店里虽然没有客人,但笑翔却打不起精神来。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抓到客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却没有闲着,靠墙站着玩手机,就是在微信上扮成“小魔女”,勾引周围的男人。

“我今天出勤啊。你想过来玩,就到立川曙光街电器店后身找穿橙色羽绒服的高个男孩儿好了,他会带你来找我的。” 拷贝,发信。当然,女票客们来到立川,当然见不到微信头像上的那个性感的”小魔女“,不过穿橙色羽绒服的高个男孩儿当然会在 —— 那就是笑翔本人。

“アニキ、これからはどうしますか?” (大哥,今天怎么办?)

“キャバクラにいくか!”(去Kyabakura喝酒啊?)

笑翔一听对话,就知道生意来了,立刻收起手机,跳了出来。刚想打招呼,看到两个人的样子,又犹豫了。年轻的是个瘦高个,留着一个光头,穿着一个花衬衫。而稍微有点年长的被瘦高光头叫做“アニキ”的人,是一个胖子,穿着黑色西装,戴着一个墨镜,脖子上挂着一个黄色的链子。

店长以前说过,有两种客人不要叫,一种是喝醉的人,另一种就是看起来像黑道的人。这样的客人叫到店里,很可能会带来麻烦。看看周围发纸的,也都没有上来叫客的意思,看来都是对两个人黑社会的装扮有所忌惮。

笑翔这边打了退堂鼓,却没想到胖子却跟笑翔搭话了,“おい、お兄ちゃんは呼び込みをやってるね?”(喂,小哥你是在发纸吧?)

“はい、そうですけど。”(是的。)

“どんな店の呼び込みなの?紹介してよ。”(给什么店发纸?介绍一下。)

“うちは、中国パブですけど。”(我们店是中国Pub)笑翔内心期待他们最好讨厌中国人。

“ええ?中国パブ。よし決まりだ!俺、中国人大好きだ。”(啊?中国Pub。就你这了。我最喜欢中国人了。)

好意外!不问价,不问女孩儿质量,就因为喜欢中国人就定了? 笑翔还有点打怵,担心就这样把两个黑社会嫌疑招进店里会不会带来麻烦。转念一想,反正楼下还有店长站在那等交接呢。到时候交给店长判断带不带到楼上不就好了?

笑翔带着两个人往平成大楼走,胖子兴奋的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我是日本人,我叫龟戒。。。”

“龟子?” 笑翔问道。

“だから、ケイスケなんだよ、お兄ちゃん。”

“哦,圭介啊!”  尼玛谁教的你中文,是生理卫生老师吗?

“圭介さんの名前を出せば、立川で通用しますよ。”(只要你说出圭介桑的名字,在整个立川都好用的。)瘦高个花衬衫奉承道。

闲聊着就到了平成大楼楼下,店长热情的招手,没有任何的违和感。“どうぞ、どうぞ、お客さんは初めてですね。お飲み物のほうは、どうされますか?”(请,请,客人是第一次来吧?想喝点什么呢?)

电梯们关上的一瞬间,店长跟圭介有一个诡异的眼神交流,虽然只有一瞬间,却被笑翔捕捉到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