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1)

61) 绍兴酒

圭介两人上楼不久,笑翔就被店长叫回店里。店长拿出一张福泽(1万日元钞票),让笑翔去杂货店买酒 —— 两瓶陈八年(绍兴酒的一种)。笑翔拿了钱刚要出门,却被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圭介叫住了。

“お兄さんも飲んでよ。中国の紹興酒がおいしいよ。”(小哥也喝一杯啊,中国的绍兴酒很好喝的。)说着就回到座位上,亲自拿出一个空杯倒上了酒。

“すみません。今日は、車なんで、警察に捕まっちゃったら大変ですので。”(不好意思,今天开车,被警察抓了就不好了。)笑翔被客人劝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般都如此回绝。

“つまらないね。一杯ぐらいなら、問題ないでしょうか?”(好无趣啊,喝一杯没什么问题吧?)圭介劝道。

笑翔看了看店长,店长点了点头,意思是同意了。于是笑翔接过杯,一饮而尽。桌子上一干人都拍手叫好。笑翔扫了一眼,一瓶陈八年已经光了,还有一瓶香槟也喝了一半。陪酒的是智惠还有澄子,妈妈也在坐,桌子上没有乌龙茶等软饮料,几个女孩儿都跟客人喝酒。一看客人出手如此大方,她们打算为了营业额豁出去了。

之前文章里介绍过,店里卖水的提成制度,一般客人给女孩儿一杯水,卖1000日元,给女孩儿的提成是500日元,但饮料钱不算如营业额。但ボトル(bottle,指成瓶的酒)则不同,在香兰,全部算作是「特別売上」计算到营业额里。一瓶在店里卖6000日元的陈八年,女孩儿们能抽走一半以上的水钱。当然,店里更赚,超市里标价800的“いいちこ”(日本烧酒),在店里卖5000;400日元的小香槟,店里卖3000;700日元的真露(韩国烧酒),在店里也卖到5000。所谓的高级香槟什么的标价竟然达到了进价的10倍。

这么贵的酒,如果不是那些“下血本泡妞”的冤大头来店里消费,一般是很难卖出去的。店里的女孩儿,每年都会过几次生日,叫自己的客人来捧场,也只有这些时候,客人们才会舍得花钱开个香槟什么的博红颜一笑。

今天这两个爷,出手就开两个Bottle的,实在是罕见。所以连妈妈桑都挽起袖子,挤挤乳-沟,压平皱纹,上场助阵。自己喝的越多,客人点的就越多。帮客人喝酒,就是帮自己赚钱。。。

本来店里的采买担当是中村,但今天中村休息,跑腿的任务就交给笑翔了。话说最近即使中村在店里,店长说为了让笑翔熟悉店里业务,也会让他帮客人买烟,买酒,甚至买筛子买扑克。买完东西剩下的零钱,店长往往只收纸币,零钱硬币大都会让笑翔买来咖啡饮料等分给大家喝。

笑翔喝了酒,拿着店长给的钱出去买东西。虽然给店里买过不少东西,但买绍兴酒却是大姑娘上轿 —— 头一回。笑翔在卖酒的柜台上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于是找到售货员来问,却被告知两天前被一个客人把残货都买走了,新货还没有到。

笑翔用对讲机汇报了情况,问客人可不可以换别的酒,如果客人就想喝陈八年,自己还可以开车去八王子的中国物产店找找。店长听后,没有什么指示,只是让笑翔回店里。

回到香兰,只见店长已经把外衣穿好了,看样子准备出门的样子,“お前は、酒を飲んでたから、運転させるわけにはいかない。”(你刚才喝酒了,不能让你开车。)说着拍了拍笑翔的肩膀,“俺は、酒を取り寄せくるから、お前はここで待機して。なんかあったら、連絡してくれ。”(我去找酒去,你在这等着,如果有什么事儿,就联系我。)

店长走后,笑翔就在站在柜台里面,平时中村也站在这里,洗洗烟灰缸,调调酒,兑兑饮料什么的。不过这个时间段太闲了,根本没有什么打扫的必要,除了圭介那一桌,就剩下Lily带来的一个常连客一桌。最近这个菲律宾女孩儿风头挺盛的,找他的这个西装革履的客人,白白净净的年纪不大,每天都会在开店五分钟后准时来点,每天至少呆三个钟头,都快把香兰当成公司了。

笑翔在里面还没站到一根烟的功夫,Kei从休息间里出来了。女孩儿在上钟之前都是在休息间里待机的。Kei也不说话,绕到柜台里,给自己倒了一杯乌龙茶,喝完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就是低头发短信。笑翔奇怪,她怎么不问自己为什么在这儿?店长去哪里了?

笑翔正在尴尬着,里屋的圭介桑给自己解了围 —— 他大声的喊着笑翔让他进去陪他们喝酒,说要搞“3P”。原来圭介是闲女孩儿三个人对他和花衬衫两个人“搞”他们不公平,非要笑翔加进来搞3对3的PK喝酒,简称“3P”。

妈妈桑往柜台这边看过来,发现店长不见了,就问笑翔店长去哪了。笑翔刚要说,被Kei抢先说道,"店长去八王子买绍兴酒了,顺便接一个客人。"

妈妈桑听后,就恩了一声,继续跟圭介喝酒。笑翔心里有点纳闷,店长跟自己只是说去找酒去了,根本没说去八王子,Kei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笑翔来不及琢磨着,这边酒已经上来了。不知不觉,桌子上又开了一个香槟还有一个【黑雾岛】(日本的一种烧酒)—— 看来今天真的是碰上有钱人了。花衬衫这时候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绍兴酒虽然度数低,但后劲还是很大的。

圭介也有点儿不胜酒力的样子,吐词不清,“家政婦の三田、あの歌って、なん、なん、なんでしたっけ?”(家政妇三田里面的歌,叫,叫,叫什么来着?)

几个女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圭介再说什么。老一点儿的歌他们都会唱,但新的电视剧里的主题歌他们就更新不上了。这就是店长说的,职业素养不够,平时在家里只看韩剧,国产宫廷剧,不看日本报纸和电视,所以连家政妇三田什么的听都没听过。要知道,日本高级俱乐部里的陪酒女,每天都会看报纸,读杂志,甚至学外语研究星象,要不然跟客人都聊不到一起去。

笑翔当然也没看过电视剧,但电视剧名字还是听说过的,也知道齐藤和义这个歌手的名字。于是用中文跟拿着卡拉OK遥控器的澄子说,“从歌手名字里检索,齐藤和义。”

澄子为了表功,马上喊,“サイトウワギさんの歌ですか?” (是齐藤瓦义的歌吗?) —— 和义在日语人名里读kazuyoshi, 而不是Wagi,澄子读了白字。

笑翔心里鄙视道,平时没跟女孩儿用日语交流过,没想到她们的日语这么差。

圭介桑没有回话,好像把唱歌的事儿给忘了。嘴里含含糊糊的喊,“陳さん、陳さん、ちんちんさん。” (陈桑,陈桑,陈陈桑)

笑翔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叫智惠呢,她本名姓陈。但【ちんちんさん】(陈陈桑)这么叫,明显就有下流的意思了。

智惠这些人就怕客人不说下流话(不说下流话,就真没什么可说了)呢,哈哈大笑道,“ちんちんなんかないよ。”(我可没有陈陈啊。)说着还配合的微微张开了一下腿,又迅速的合上。虽然一瞬间,但足以让坐在对面的人看到裙子里面的那一抹颜色。

圭介桑大笑道,“はは、おもしろいね。”(哈哈,好有意思啊。)又大口的喝了一口烧酒。然后低下头,也开始跟花衬衫一样迷糊起来。

接下来澄子唱了一首歌,歌声唱完了,妈妈桑就问他们两个是否延长。圭介还是迷迷糊糊地,却明确的拒绝了延长,“あ、もうだめだ。紹興酒、やべぇ。(啊,不行了。绍兴酒,果然厉害啊)” 左右手两根食指交叉,意思是让结账。

妈妈桑回到吧台,对着账单一顿算,拿回来一看,单子上写着 —— 7万3。

笑翔收拾着桌子和烟灰缸,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Kei坐在吧台里侧,头都不抬,还是在玩手机发短信。

这个时候,笑翔的手机响起,笑翔把烟灰缸放回吧台后,去厕所打开手机一看,是一条短消息 —— “あなたを巻き込まないでほしい。外に行ったほうがいい。(不想把你卷进来,最好是出去。)” 发信者正是Kei。

厕所也不知怎么了,有一股刺鼻的酒气。笑翔赶紧从厕所出去,但屋子里的气氛已经完全变了。

“しっかり説明しろよ、どこからどうやってこの7万3千円を出したんだよ。” (你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你这7万3是从哪里怎么算出来的?)圭介已经站起来了,一扫刚才颓废的样子,脖子还是红红的,貌似酒气未退,但可以看到脖子上一根根突起的青筋。

“2時間コースで、12000円プラス本指名料8000円、とドリンク、え~と、紹興酒6000円、2本。。。”(两个小时,1万2的料金外加8000日元的本指名料。还有饮料,恩,绍兴酒6000日元,一共两瓶是。。。)

“紹興酒2本?このやろう、1本しかねぇじゃねぇ!” (两瓶绍兴酒? 他奶奶的,只有一瓶好不好。)圭介指着桌子上的酒瓶说。

“すみません。間違いました。店長から引き継いでいなく。” (不好意思,搞错了,没跟店长交接好。)妈妈桑心虚了,但还是狡辩说店长没跟他交接好。

“あ、そう。ほかは?”(哦,这样啊,那其他的呢?)

“黒霧島1本、6000円、とシャンパン全部7つをあけましたので、35000万。。。” (黑雾岛一瓶,6千,再加上香槟一个7个,3万5。)

“くそやろう。シャンパンなんかそんなに飲むわけねぇだろうか。ビンを出して数えてくれ!” (他奶奶的,香槟怎么可能喝那么多。你把瓶子拿出来数一数。)

香槟瓶子,挖地三尺也找不出7个,因为就喝了4个而已。圭介桑两个人究竟消费了多少,笑翔心里有数,两个人其实是90分钟的Course,10000日元,外加指名料2000,第一次新规客人没有本指名,只有场内指名每人1000。绍兴酒1瓶,黑雾岛1瓶,中香槟4个。加在一起也就是4万多而已。

妈妈桑张口就给出了7万3,多了将近一倍,可谓是狮子大开口了。

“ビンですか?先ほど承くんが捨ててしまいました。” (瓶啊? 刚才被承给扔掉了。)

笑翔没想到妈妈桑会来这手,一时间无言以对。

“嘘つき!” 圭介抬手给了妈妈桑一记大嘴巴。大家都惊呆了,1秒钟后几个女孩儿发出了尖叫。休息室里待机的女孩儿听到声音也出来看热闹。只有Kei还是在柜台里不慌不忙的发着短信。

笑翔见到这个场面有点儿毛了。Kei提醒他出去比较好,莫非她未卜先知?对了,店长出去的时候跟他说打电话的。

电话打出去,铃声却在门外响起。

店长走进门,手里拎着两瓶酒,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妈妈桑捂着半边被打肿的红脸,见到店长身后的人,另一半脸都绿了。

跟店长一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香兰的幕后老板 —— 李研。

“あらら、ケンちゃんじゃないか?” 圭介见到李研后喊道。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