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此下去中国的体育就会变弱

来源:产经中文网

中国体育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会变弱,而日本会变强。中国选手在曾拥有压倒性实力且令人自豪的乒乓球、羽毛球、体操等体育项目中输给日本选手的情况增多了。有人说日本体育之所以变强是因为日本政府为召开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在强化各项体育项目。这种说法只不过说明了事实的一部分,日本运动员变强的真正原因并非是为了国家、荣誉和金钱,而是为了享受体育活动本身的乐趣。中国未来要是也能出现跟日本相同的时代,中国体育就会再次变强。

 

马龙蝉联男单桂冠后,仰面躺地享受胜利的喜悦(杜塞尔多夫,kyodo)

 

日本曾经也有过比中国强的乒乓球时代。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荻村伊智朗、田中利明、松崎君代和深津尚子等日本乒乓球选手陆续在世界锦标赛的单打、双打以及团体赛中获得了冠军。就连1960年代在世界锦标赛中赢得3连冠的中国乒乓球选手庄则栋也曾说过这样的话“我是从日本选手那里学的”。中国继承日本擅长的攻击型打法加以改良后创造出近台快攻的独特打法。1970年代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中国乒乓球一时衰弱,进入80年代以后日本选手再也打不过中国。

 

 

日本排球队称霸的时代或许还有人记得。日本女排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荣获金牌后被称为“东洋魔女”。当时周恩来总理看到日本女排实力强劲,决定邀请日本女排主教练大松博文到中国任教。80年代后中国的排球超越日本成为世界女王。在80年代以前日本也曾是体操强国,中国参赛后不久也很快超越了日本。

 

  中日两国都是黄种人,体型相似,因此日本人和中国人擅长的比赛项目也相同。亚洲人容易获胜的比赛项目,首先都是由日本选手最早参赛且战无不胜。比日本晚参赛的中国选手在研究发展日本选手的技术后赶超日本。到了90年代由于中国体育的崛起,日本除棒球及本国发起的柔道之外,再也找不到世界级比赛的运动强项了。如今在各种体育比赛项目中日本都要跟中国学习。但日本体育的衰退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抬头。随着日本社会越来越富有,日本选手慢慢失去夺冠的强烈欲望,也就是所谓的饥饿精神,这些心理变化也关系到日本体育变弱。

 

  日本曾经也有过在国际比赛中必须取胜的理由。许多日本人战败后变得一贫如洗。不少人失去自信,甚至被自卑意识折磨。在那个时代,日本选手在国际体育比赛中所取得的胜利不知给日本人带来了多大的勇气。“日本人依靠努力也能够赢得外国人”。贫穷弱小的日本把国家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到了日本选手的身上。在国际比赛中获胜的选手被当作英雄加以称赞。选手和声援选手的日本民众们都有着一种一定要取胜的强烈愿望。

 

  现在回头看来,那时的参赛选手恐怕并没有充分地享受到体育本身的乐趣。选手们天天都要被迫苦练,一旦输掉比赛就会不断遭到谴责。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获得铜牌的圆谷幸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当时的日本民众都期待他在4年后的墨西哥奥运会上能取得金牌,然而圆谷却因练习过度搞垮了身体。“幸吉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跑不动了”,墨西哥奥运会前圆谷留下此话自杀了。

通过举办东京奥运会日本实现了经济发展。在社会变得富裕的同时,年轻人不再愿意参加以前那种需要进行反复辛苦训练的体育活动。唯一的例外是棒球。在日本由于观看棒球比赛的人数众多,只要能成为职业棒球选手就能获得超级人气和巨额收入。有出色运动天赋的孩子们都集中到棒球运动的结果却带来了其他体育项目不易招集人才的弊端。那时的日本人都以为除棒球以外,其它的体育运动都会衰退下去。也正是从那时起,日本对体育运动的认识开始有了根本的改变。

野取得世乒赛女子单打铜牌(2017年6月3日,杜塞尔多夫,kyodo)

 从前参赛选手的运动目的是为了国家、荣誉或是金钱之类的。自80年代前后,参赛选手的意识发生了变化。选手们开始为追求人生挑战而致力于体育运动。体育活动变成一种个人爱好,不为别人,只为自己。因喜欢体育而参与体育,因喜欢体育而要变强,因要变强而坚持练习。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摆脱了从前那种为国家、为社会、为企业、为金钱进行体育运动的意识,开始自由自在地磨练技术。

  足球明星三浦知良就是代表这种意识的日本选手。三浦梦想成为足球专业选手,1982年高中一年级时他为此退学赴巴西踢足球。在日本三浦一直是个无名平凡的选手,日本政府和足球协会没有给予他任何帮助。在巴西虽然他拼命训练,但因球运不好成绩不理想,他曾有过放弃梦想返回日本的打算。有一天,三浦在公园里偶然看到一群光脚踢破烂足球的巴西少年。那些快快乐乐的足球少年们让三浦又重新恢复了踢足球的热情。

 

  80年代后半期作为首次成为巴西足球专业选手的日本人,三浦的名字在当地炸响了。三浦活跃在巴西的消息传到日本后,足球运动在日本年轻人之间也掀起了热潮。凭着回到日本的三浦的人气,日本93年成立了J联赛,令日本攀上了亚洲数一数二的足球强国。当时如果没有三浦的个人奋斗,足球运动就不会在日本生根,日本足球也会依然处在弱小状态。现在50多岁的三浦作为现役选手仍在日本的J联赛踢球。三浦既不图荣誉也不图金钱,单单只是喜欢踢足球而已。

 

  过去一说到体育,就给人一种穷人家的孩子为立业而参赛的强烈印象。日本富裕起来后,有钱人家的孩子纯粹享受体育活动的例子多了起来。松冈修造就是个好例子。作为日本人,他在英国举行的95年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中首次进入了八强。修造的家庭是创办日本财团阪急集团的有名家族。他父亲曾当过日本首屈一指的电影制片公司“东宝”的社长。修造本应读大学成为经营干部,他却选择了专业网球选手的道路。

 

  目前逐渐成为中国女子乒乓球竞争对手的平野美宇也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平野美宇的祖父担任过山梨医科大学的数学教授,父亲是内科医生,母亲以前是教师。她的父母都毕业于名门国立筑波大学,父母在大学期间都曾活跃在大学的乒乓球队。她的祖父也在医科大学担任过乒乓球队的顾问。也就是说她有一个乒乓球迷的家庭背景。她母亲结婚以后开设了乒乓球训练班。儿时的平野美宇因要一直跟着母亲便开始学打乒乓球。并没有人强迫平野美宇打球。小学时,平原美宇在学校的成绩似乎也很好,不过她还是把打乒乓球放在了第一位。她的家人也很支持她打球。

 

  由此可见日本体育近期变强的理由是“因喜欢而开始体育活动”的一代走在最前线。这些选手都是作为爱好在民间体育俱乐部或在家接触各种体育活动,在运动中享受乐趣提高实力。日本体育的振兴并不一定是依靠政府援助的体育学校和体育团体进行训练的。政府只对那些在民间比赛中崭露头角的选手提供比赛费用、训练场所和派遣教练。国家只不过是在后面间接地支援运动员。

 

  事实上,为国家、政府和社会的体育运动是脆弱的。为大家而努力夺魁,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听,但一旦输给对方,比赛选手往往会感到辜负了大家的信任。压力大,精神也高度紧张。为了金钱的体育运动不会持久。选手们只要赚到一定数量的钱,力争夺冠的意志就会变弱。有些人甚至为了赚钱做假。因喜欢而进行体育的人才是最强的。因为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体育运动,因此用不着介意别人的眼光。要是家庭经济条件好的话也没有必要在乎赚不赚钱。

 

如今的中国体育是否也已走到了转折点呢?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发展到小康,以前那种饥饿精神也难以期待。作为运动员,如果不能成为一流选手,也不会得到稳定的收入。正因为这样,很多家庭都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运动员。即便政府有意拨出巨款以体育学校为中心培养一流选手,如果没有人愿意参加也将无法发挥作用。勉强训练不愿意运动的孩子得不到长期的发展。如此下去中国体育就不会强劲。中国要想提升体育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加喜欢体育活动的孩子的数目。

 

  在此想强调的是,中国迟早也会出现在日本发生过的类似情况。中国体育只是暂时变弱,一定会再次变强。中国社会富裕起来后也会出现一批真正热爱体育运动的年轻人。这些人既不是为了荣誉也不是为了金钱,即便是花自己的钱也要真心享受体育运动的乐趣。国家不妨从这群体育爱好者中挑选出优秀的选手,支援并培养他们。政府不能只对挑选出的精英选手提供金钱,而应把钱提供给一般人使用的运动场所和给普通孩子教体育的教练们。

 

  中国的奥会金牌数量现已在世界数一数二,但能不能把中国称为真正的体育大国还很微妙。在深受世界各国欢迎的足球、篮球、高尔夫球、网球、棒球、橄榄球、游泳、田径、滑雪和滑冰等多种比赛项目,中国还没能够达到最高水平。社会愈加富裕,生活愈加宽松之后,中国的少男少女们一定会自然而然地对体育运动发生兴趣,靠自己的钱和自己的努力挑战世界顶点。

 

  只要不是真的做到了全民真正的热爱体育,中国的体育就不会是真正的强劲,你们觉得呢?

本文来源于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