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首页 - 所有文章 - 分享 - 毕业于日本一流大学,努力工作30年,最后,他却连房贷都还不起……

毕业于日本一流大学,努力工作30年,最后,他却连房贷都还不起……

来源:日本窗

“老实说,我曾经想过要一死了之,但我现在觉得,虽说只是兼差,但能继续工作已经是奇迹了...”,田坂叹了一口气说。

 

毕业自一所公认的一流大学,在公司工作超过30年,也担任过重要职务。他原本计划努力工作到65岁,甚至70岁,然后,在子孙的围绕下过着富裕的退休生活。然而现在,却没有任何公司想雇用他……

 

 

在东京大型物流公司营业部担任课长的田坂先生(男性,66岁),在8年前、58岁时,遭到裁员,不得不离开公司。

 

裁员的导火线是雷曼兄弟事件。整个物流业受害甚巨,即使是田坂先生的公司也要进行大幅度的人事调整。当时,田坂先生担任营业部的主管,带领许多部下。

“进公司之后,我累积了超过30年的资历,也被交办了许多重要工作。当时,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被裁员的对象。”

  然而,事与愿违。公司为了控制不断增加的损失,不只是20、30岁员工,薪资较高的40至60岁员工也成了主要的人事调整目标。

特别是50至60岁的员工都被要求主动退休。过去被交付的工作全部被拿走,公司已无田坂先生的容身之处。

示意图

 

辞掉工作时,田坂先生和妻子及3名子女同住。他非常不安,不知往后5个人的生活该如何是好。

 

“3名子女中,最小的刚好要考大学。以后,每个月要给他10万日元的学费和生活费,房屋贷款还有10年以上,一个月要偿还13万日,实在没有办法就这样直接退休。”

 

虽然多少可以领到一点退休金,但当然无法只靠那些钱来养家。田坂先生退休之后,马上就开始找工作。

 

“过了50岁,在日本很难再找到工作”

 

不管从就职生涯历练还是能力来说,田坂先生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商务人士。但是,要找到一家愿意雇用他的公司却不是那么容易,他说,有许多公司他甚至连门都进不去。理由非常单纯,就是因为年纪太大。

“一开始,我觉得薪资条件和之前一样,或者是少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我这想法实在太天真了。不用说是谈条件了,他们根本不会聘我当正式员工,我只能找到兼差、打工或派遣员工的工作。

的确,相较于雇用一个超过50岁的大叔,年轻人应该比较好用,而且也比较有前途可言。仔细一想,我自己在担任课长时,也会希望课内可以分配到年轻的下属。

 

几乎所有招募正式员工的公司都以“为了打造年轻阶层的长期职涯”这样的理由,将35岁设定为招募年龄的上限。

 

而且,就算征才条件上写着“年龄不拘”,一旦打电话询问,还是会得到不怎么友善的回应:“嗯……你当然可以来应征,但我觉得过了50岁应该很难再找到工作。”

示意图

虽然法律上禁止在招募人才时设定年龄限制,但事实上,对中高年二度就业而言,年龄的确是一个关卡。

 

结果,虽然应征了10几家公司,但大部分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没有一家公司愿意雇用田坂先生当正式员工。

 

未来,除了靠着打工来维持生计,应该也没有其他办法。过去累积的一切到底算什么呢?田坂先生觉得相当无力。

 

不知体力能否支撑到付完房贷

 

结果,田坂先生找到的工作是一家货运公司的兼职搬家工人。

“总之先工作,因为至少必须赚一点钱。但是,因为搬家非常耗费体力,我完全比不上年轻人,马上就感到力不从心,结果,大约2个月就辞职了。”

 

之后,田坂先生又做了医院清洁员、福利设施的接送司机、照护中心的照护员等各式各样的工作。但是或许是因为做不惯,他觉得腰酸背痛,不管哪个工作都没办法长期持续。

 

最后他找到的工作是便利商店的兼职店员。

示意图

现在依旧和大学生、高中生、打工的主妇,以及越南籍留学生一起一周工作5到6天。他做着打收银机和帮商品上架的工作,时薪900日元,换算成月薪,大约有17到19万日元。这是田坂先生保护家人最后的方法。

 

“生活非常辛苦,但不管再怎么努力工作,以后都不可能更轻松,只会变得更加辛苦,真的是太痛苦了,无法抱持任何希望。现在还可以靠着剩余的退休金和存款勉强度日,但不知还能撑几年……”

 

他说,退休时和退休金合计超过2000万日元以上的存款,在付完孩子们的学费和房屋贷款后,只剩下几百万日元。如果付不出房贷,就必须考虑放弃房子。房贷还有4年才能付完,没有人可以保证田坂先生的体力是否可以维持到那个时候。

 

一旦“脱离”,一切就完了

 

而且,就算付完学费和房屋贷款,还是会感到不安。因为不只存款全部用光,因遭裁员之故,自动从厚生年金切换到国民年金,可以领取的年金金额也会减少。如果辞掉兼差工作,就必须和太太两个人以每月18万日元的收入来过活。

 

今后,如果罹患需要动手术或需要持续治疗的疾病,生活就可能顿时陷入困境。

“老实说,我曾经想过要一死了之,但我现在觉得,虽说只是兼差,但能继续工作已经是奇迹了。因为,如果持续没有工作,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悲惨。”
  一如田坂先生所言,不管过去累积的成果多么出色,一旦被迫离开轨道,人生就会彻底改变。这正是现今日本“在公司就职”最恐怖的部分,不仅工作内容和收入会发生变化,退休计划和年金也可能受到极大影响。  

示意图

  对待“脱离者”非常严酷这一点,堪称是日本社会的特征。   田坂先生说:“我只希望还完房屋贷款之前,什么事都不要发生。”“最近我一直在做噩梦,梦的全是我生病了、无法偿还贷款、被赶出家门这些内容,真的好恐怖啊。”  

作者介绍│藤田孝典

1982年生。NPO法人HOT PLUS代表理事。圣学院大学人类福利学系客座副教授。
本文来源于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