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个德国人眼中的中国特色

IMG_7717.JPG
他有时觉得自己很懂中国。
雷克是一个地道的德国男孩。32岁,1米92,有一双浅灰色的眼睛,留着一头“不太像好人”的圆寸,喜欢重金属摇滚乐。
雷克曾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几年前,当他的四川女友提出分手时,为了挽回这段爱情,他剪掉了长发。“我喜欢旅行,她希望我过正常人的生活。我想把她再泡回来,就让自己看上去不再像是个流浪汉。”
在网络上雷克将自己称为‘小流氓’。外国人的身份,自由主义的论调,加上不掩饰地谈论爱情和性,让他小有名气,也备受争议。他曾发表过一篇名为《一个老外眼里的微博世界》的文章,有人笑称他是“德国公知”。
“我不是洋五毛,也不是洋公知,我只想说说我看到的中国特色。”上个月,雷克的新书出版,名字就叫《中国,特色》。
和大多数西欧人一样,雷克开朗、乐观,言无不尽。在北京望京的一家咖啡馆内,雷克坚信中国最终能像德国一样,自由和民主。他说如果有机会碰上习主席,他会问一句:“你想不想成为一个林肯一样的人物?”
从经历上看,雷克的确很懂中国。2007年,他徒步4646公里,从北京走到新疆。依次穿过平原、城市、沙漠、戈壁,偶遇过年轻的和尚、神秘的算命先生、迷茫的退休老人,以及谨慎的政府官员。出版过一本名为《徒步中国》的游记。
在他看来,中国人最大的特点是自卑。这是雷克很熟悉的一种感觉,很像他的老家德国。二战结束后,因为纳粹德国的种种罪行被公开,德国人一度认为自己是全人类的罪人。“现在德国自信的基础,正是它对待历史坦诚的态度。当时德国无条件投降,承认了所有事实。”
雷克认为中国人的自卑,正是来自于对过去的含糊不清。在中国,他发现很多中国人都害怕提起文革,怕被大家“黑”。
在兰州的大桥上,雷克曾碰到过一个老人。“我当时只是客套地问道:‘觉得兰州好不好?’他却主动要告诉我一些文革的事。”
但老人最终什么也没说。他扶着栏杆,咬着嘴唇,对雷克颤抖了好几分钟后,转身跑掉了。“我知道他一直在回忆,努力想讲出来,但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回忆给吓到了。”雷克平静地说到。
在心底里,雷克坚信中国迟早会坦诚地面对历史。作为一个“老外”,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中国的变化。“你能想象60、70年代,能有人自由地表达想法吗?”他闪烁着灰色的眼睛,认真地说。
对于未来,雷克打算有机会再去徒步,再写几本书。他没有追回他的女友,虽然剪去了长发,不再看起来脏兮兮。但那位四川女孩还是不能接受他的生活方式。
和兰州大桥上的老人一样,雷克也不愿过多回忆那份感情。“反正现在不郁闷了,失恋是个长期的过程,当时的确……”他一度垂下了那双浅灰色的眼睛。
“难道女子就要围着男人转吗?不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吗?”雷克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认识的大多数中国女孩都不能独立生活。
他曾多次公开表示很反感韩寒的大男子主义。“他说他不希望妻子上班,因为那样就不能随时和他玩了。但在德国,你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个对你扑过来的,一定是你的狗,你的女人应该在做自己的事情。”
但韩寒的女友似乎没有觉得失去了尊严,有消息她称已经幸福地怀上了二胎。在采访中,雷克有时会摇一摇头。他多少明白,也许自己并不懂中国。
中国人是饿的,那种想往前、有活力的饿

新浪网:
《中国,特色》的封面,和之前的《徒步中国》一样,都是你举着相机自拍,背景是中国人。这样的封面有什么寓意吗?雷克:
其实两本书的封面都不是我设计的。我提供了很多照片给编辑。但出版社可能认为封面上,有一个长得比较怪的老外,比较有吸引眼球的能力吧。从营销上讲,我可以理解。
新浪网:
你觉得中国和德国社会最大的差别是什么?雷克:
我觉得很明显的差别是,在德国社会,我感觉吃饱了,这个社会福利已经很好了,这个城市不会变。可能偶尔会建个楼,但是总体来说,想保持现有的水平。
中国人是饿的,我不是说饥饿,不是说难受的饿,是那种想往前,还有那种活力的饿。
新浪网:
但你书里的内容很保守,作为一个外国人是否受到了一些限制?雷克:
当然。
书也会经过编辑,经过出版社里的领导。每一个人看了都会自动的去掉一些东西。但我认为自己也不是特别极端的作者,可能会说出一些敏感词,比如在部队采访时,说出了一个周永康,就被和谐了,这也是很正常的。
新浪网:
你的新书叫《中国,特色》,你认为中国的特色是什么?雷克:
它应该是一种自卑的感觉。它能感觉到自己强,但强的过程有些突然,它还不是特别会控制。然后同时觉得自己自卑。
就像一个小孩,突然长了肌肉,但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小孩,不知道把这个肌肉放在哪?我觉得中国很多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但很多人出国后发现,在国外你并不用低着头走。你觉得你素质低,怕别人很难尊重你。可事实上,人和人交流都是一样的。
被黑又怎么了?虽然自己的历史有一些问题,但拜托,你们又不是纳粹好吗?我真觉得德国那段历史,要比文革惨得多。我们还一样活着,对不对?
我是希望中国人能自信。有很多中国人跟我说,为什么你们外媒一直黑我们中国?我倒觉得这是对你最好的认可,如果你是非洲,我才不黑你。你是超级大国。
新浪网:
德国从自卑到自信的关键是什么?雷克:
德国那时是无条件投降。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可能已经很累了,觉得这么结束也无所谓,只要结束了就可以了。但是我相信很多人觉得,还是很难受。因为无条件投降,你面子跑哪儿去了?而且还是别人说了算。
但是它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清洗。不是斯大林的那种清洗,而是我们那时不能去回避那些过去的事。因为美国人说你要面对,必须承认你的罪行。我相信,我们现在对历史态度也不会像过去那么坦诚。
我觉得二战后德国的这种态度是很好的。
中国当代的社会问题,根源是不够坦诚

新浪网:
你觉得中国还不够坦诚吗?雷克:
作为一个外国人来说,我觉得20世纪50—70年代,中国其实离所谓彻底破产很近了。
但因为中国如此之大,中国人如此能忍耐,它还没有彻底在道德、经济、军事等各方面破产。它差一点点,如果彻底破产了,现代对历史这些观点也会不一样。但它太强了,太能忍受了,还是能活下去。就像一个在地上爬着的孩子,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所以就不用管自己的过去了。
这是一种让人觉得佩服,但也让人觉得很惊叹的一种事儿。
新浪网:
不够坦诚,是中国人不自信的关键?雷克:
我觉得中国当代的社会问题,根源都在当时的不够坦诚。
很多人认为一些不平衡、不稳定是因为发展太快,但我觉得是因为建立的时候,从体制上你建得不够好。从一开始就不够坦诚,会出现说一套,做另外一套这种感觉。
新浪网:
在中国,你发表观点时会不会担心?雷克:
我觉得中国有意思的地方,是现在多元化了,而且个体化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且人越来越不害怕了。政府官员、党员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比如说假设你是左派,我是右派,我们还是可以文明说话对不对?说不定我们还喜欢同样的乐队,不像过去那样。
然后,我虽然不完全符合中国的那种政治正确,但应该不会面对特别大的危险。当然有一些人,可能是因为太极端,或者是运气不好,或者是惹了谁,还是会把自己弄进去了。
新浪网:
你希望自己像传教士一样,把这些经验告诉给中国人吗?雷克:
其实当我刚来中国时,脑子没什么想法,根本没有觉得我要教育任何人,也是因为我当时所认为的历史真的很可爱。比如50年代什么也没发生,没有人饿死,或许文革真的很好。
但是我通过在大学看书,通过我跟中国内地的人聊天,跟香港人、台湾人聊天,就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愤青,一个很不满意的人。
谈到教育别人,在德国现在还有一些新纳粹,但我根本不想去教诲他们,我觉得每个社会都有脑残,没有的话,我会质疑这个社会是不是有问题。我只是希望脑残不要太多,中国有一些极左,但我希望不要太多。
中国是波浪型往上发展,一直找平衡点

新浪网:
对于那些纳粹,德国人当年是怎样对待的?雷克:
二战之后,德国的受害者和迫害者,依然是活在一起。你不可能把他都杀了,对不对?
所以只能说,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迫害谁。迫害者,不能再闹,他们要低着头。
我的爷爷当时支持过希特勒,也在东边被捕了好几年。我问过我奶奶,他回来后有没有说什么?她说:“我从来没有问过。”
你能想象吗?他去了俄罗斯好几年,消失了,回来一句话都不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是一种,那个东西我想把它藏下去,再也不想说的精神。但不是受害者要把它藏下去,他们可以随时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迫害者,请你他妈的闭嘴。
我觉得只有这样,社会才能慢慢健康起来。
新浪网:
德国受害者是怎样发声的?雷克:
他们的言行是不被限制的。我可以举一个例子。
在几年前,一个以色列的犹太人,去奥斯维辛集中营门口跳舞,还是一首很欢快的曲子。他90岁了,以前被关在这里。
我觉得这就特别好。他可以这样做,说明他还有生活的力量,还很乐观,可以在那些怪兽面前跳舞,替那些受害者跳舞。
如果中国哪一天有一个纪念堂给那些受害者,那就像是开了一个大派对,无论那时我在哪里,肯定会聚会,觉得是个好日子。我相信这一天会来。真的,我看到外面这个中国,虽然方向会有一段时间往下,但是它依然是往上的。
新浪网:
为什么会这样自信?雷克:
因为我看到的中国是一种波浪型往上发展的,一直在找一个平衡点。
比如说,奥运会的时候,感觉特别轻松,可能我的回忆当中,那个中国是很轻松的。然后奥运会一过,就越来越严。到了现在,要收拾一些老虎,就非常严,感觉有压力。但是我相信接下来又会往轻松,然后又会严。就是因为它在找那个平衡。这些都有点儿像过去的“大鸣大放”到反右,开始把它往极端的那个方向引导,然后再找慢慢找回平衡。
但中国终究是在向上的探索,而且现在的中国已经真的很不错了。能有那么大的改变,我觉得很不容易,你能想象60、70年代,有人这样自由地表达想法吗?能这样自由来往于中国吗? 60、70年代没有人出国。80年代有出国的,但没有回来。当然,我不要求名字里含有“建国”或者“东方”这样词汇的一代人去改变中国,我觉得他们能走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