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日或准备发动一场秘密战争

LensNews

一场货币战蓄势待发,不是像上世纪30年代一样的焦土战,而是一场颇具破坏性的秘密战争。

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扩大资产购买规模的举动令日圆大跌。日本将试图通过这种机制向常年陷入停滞的经济注入通胀。

日本央行将其行动描述为促进国内经济增长和定价能力之举,但它实际上将向世界其他地区输出通缩──自2012年秋季“安倍经济学”刺激措施首次推出后日圆兑美元开始走上30%的下跌之路以来,日本央行一直在这样做。

随着不断走软的汇率拉低其汽车和电子产品在海外的价格,日本将给其他国家的生产者制造竞争挑战,威胁就业岗位,令这些地方的决策者面临必须做出回应的压力

盛宝银行CIO、首席经济学家SteenJakobsen表示,在日本央行扩大QE并大幅推低日元之后,中国很有可能会调整其在人民币上的货币倾向。中日货币战争一触即发。

Jakobsen表示,作为世界上两个最为重要的经济出口国,中日本身的邻国关系使得两国货币之间的升值和贬值更为关键。过去两周,受到日本央行扩大资产购买规模的影响,日元贬值幅度进一步加强,而人民币则继续保持坚挺。在本身经济动能减弱的情况下,日本大肆压低日元势必将影响到中国的出口增长。

中国或将会重新调整政策重心,以确保出口在经济增长中所占比例。全面的中日货币战争一触即发。

10月31日,日本央行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将基础货币年供应量由70万亿日元增加至80万亿日元,将日本债券购买规模每年增加30万亿日元。

在日元汇率跌至七年新低的时候,日本出口企业将获得额外的竞争优势,而对于与日本企业竞争的他国企业来说,则无异于当头一棒。对中国企业来说,则尤其如是。

今夏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经过一段意外的回落后,稳步上升,累计升值了11%。而同期,日元兑美元则处于下降通道。从六月下旬到现在,人民币兑日元则升值了12.5%。

然而在汇率管制的情况下,中国既要面对热钱外流的挑战,又要应对通货紧缩的危险,因此保持人民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并非易事。

汇丰银行的报告显示,中国与日本在19条制造业产品线上有着竞争关系,并且这一数量还在增长。日本索尼公司此前已表示,考虑将离岸产品线撤回日本。

日元的贬值及其刺激下的亚洲货币的贬值,将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此指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弹性不足,美元升值迫使我们被动升值;日本量宽超预期,日元大贬值,欧元(德国)、韩元和其他制造业强国货币跟随日元贬值。一升一贬,猛击中国制造业胸膛。

此外,中国正在逐步推进资本账户全面开放。Marketwatch专栏作家Stephen指出,日本扩大QQE规模对中国的另一大威胁在于,加速中国资本流出,冲击中国资本账户开放进程:今天的中国面临着热钱流出和如何管理(企业)外债的问题。

三季度,中国外汇储备大幅缩水近1000亿美元。对于任何可能加剧这种趋势的外部冲击,中国当局将密切关注。Stephen认为,日本扩大宽松可能就会引发外部冲击。如果资本持续外流,中国当局必须决定是捍卫汇率并收紧货币供给,还是任由人民币汇率下跌。

然而,收紧货币供给来防止资本外流并不符合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

对于市场广泛期待的中国央行降息以刺激经济,Stephen认为并不可取。因为中国银行业存款正在流失,而存款流失会加剧市场担忧——中国信贷环境将进一步恶化。在这样的背景下,银行希望通过加息来避免存款进一步流失。

三季度中国16家上市银行存款余额环比大降近2%,存款加速流失成为银行业最头疼的难题:早在今年中报时,银行存款增长乏力已现端倪。

到了三季报时,银行存款增长几乎“全线失守”,除了平安、宁波、浦发、民生、招商、南京等银行,其余9家上市银行的存款余额较上年末的增速都只有个位数。而交通银行三季末的存款余额,较上年末甚至是“负增长”。

于是,让人民币贬值对于中国决策者来说更具吸引力。

然而,人民币贬值同样伴随风险,因为自2010年以来中国企业海外发债量大增(5年增长27倍),其中很多都是通过香港发行的。人民币贬值意味着企业以美元支付的利息和债务成本增加。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投行Jefferies的策略师SeanDarby将中资企业增发外债形容为“无形的套利交易”。

如果中国当局允许经济增速急剧放缓,这本身就会引起资本外逃,同时加剧信贷紧缩。因此,决策者可能会选择加速汇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发,或者干脆逆向行驶——限制资本流动。

与此同时,鉴于美联储已于退出QE,美元持续走强的预期也会影响中国的货币政策选择。结果是,中国被迫以某种方式对汇率机制做出改变。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