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紧急事态后状况总算有所减缓,但是这些却因此要活不下去了……-相聚福冈

留学生活

日本紧急事态后状况总算有所减缓,但是这些却因此要活不下去了……

近日,日本每日确诊新冠人数有所减缓,说明紧急事态宣言非强制但确实有用,很多人也确实做到了在家减少外出。但是前段时间因为疫情的原因,紧急事态宣言又延长了,这让本就在失业路上以及已经失业的日本底层人民的生活苦上添苦。

 

33岁日本男性“我现在已经到结点了”

 

“能不能听我说说话?”有一天,日本NHK 新闻记者的手机上收到这样的一条信息,发信息的人是两周前在东京都生活贫困者支援NPO相谈会,有一面之缘的33岁男性。

现在没有了收入,住所也没有了

该男子是东京的在住,平时在饮食店打工,晚上在网吧住。这样的生活有三年了,可是一切都在上个月全部被打破了。因为疫情的原因,该男子上班的饮食店的老板对他说“你最近就不用来上班了”,每个月近20万日元的收入一下子变成了0.

之后上个月因为东京都内的休业要请,一直住的网吧也休息了,连住的地方也没了。

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因为这个短信,记者和这个男子就约在JR池袋站前公园见面。才两周不见这个男子面色发青,而且胡子拉碴的。现在他就住在公园里,“已经三天了,什么都没吃,存款也见底了,已经到结点了。”

晚上就在公园的长椅上坐2个小时,稍微小眯一下的生活已经三周了,这种身心疲惫的生活,“一开始以为这种路上生活只是对精神上打击,但是其实身心皆疲,可能死了才是头吧”

等不到“支援”

日本政府针对,因为网吧休业失去住所的人提供一时的住所,可以免费使用的商务酒店,但是需要通过区役所进行申请。该男子得知消息后也跑去问了,结果被告知“今天已经截至了。”

之前因为父母离婚,他把自己的住民票就留在老家,然后从家里离家出走了,因为这个原因他根本拿不到10万日元的补助金。而且因为没有住民票就连融资也没办法。

身上没有钱,手机也停了,所以只能用免费的WIFI给记者发来一个邮件。

而且该男子说“现在不知道任何信息,到哪里可以得到帮助也都不知道,给记者发信息是因为现在只能通过这样的能够听他说话的人哪里,得到一些帮助。”

经过记者的介绍住进了商务酒店。

因为记者的周旋,该男子现在已经住进了在商务酒店里,而且和支援生活困难者的NPO组织相谈之后,劝他去申请生活保护。

该男子最后说“因为紧急事态宣言的延长,什么时候能回店里上班已经感到了绝望,而且因为自己才30多岁正处盛年,让去申请生活保护心理还是很抗拒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活下去最重要,一个人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依靠国家的支援了。”

 

57岁男性 在路上生活了三周了

 

照片这个人是在东京涩谷区的公园里住的57岁男性,男性20多岁的时候从日本九州到东京,做派遣社员和自由职业,但是因为5年前开始已经无法付房租,所以只能从事日结的工作然后住在网吧里。

但是因为紧急事态宣言之后,到现在为止工作的事务所就换了工作方向,平时帮忙布置各种活动会场的日结的工作也都没了。

和之前的30多岁的男性一样,还因为网卡的休息,已经3个多星期,只能辗转在各个公园进行路上生活。

感觉自己像是在雪山遭难了一样

50多岁男子在百元店买了6个装的小面包,早上和晚上各吃三个,白天的时候就吃点糖或者是冰糖,5粒或者是6粒,保持不饿就行了,但是就这样存款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也只有500日元(约33块人民币)了。

而且因为手机无法用网,根本就看不到国家或者是各自治体的支援方针,什么情报也拿不到。

和平时上班的同事也联系不上,在公园的小角落里仿佛就像是在孤岛一样。

“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雪山遇难了一样,如果这个紧急事态宣言赶紧解除的话,我能找到工作还能继续生存,但是现在如果不接受生活保护就活不下去了,来东京30多年,现在是最糟糕的一年啊。”

东京“网吧难民”约4000人,有支援但是还是不够啊

日本的网吧说是网吧不如说是微型旅馆,有吃东西的地方,而且不少有淋浴室,洗衣房,更衣室,还有看漫画的地方。而且价格是真的低,包一个月也不过5万日元,比起东京昂贵的7-8万日元的房租来说要便宜不少。还能有人给打扫卫生,洗衣服,淋雨,吃饭也不用担心水电费。有些地方连跑步机都有。

这些住在网吧的人,有些是因为失业,有些是因为离家出走,有些是为了躲债避风头,而有些仅仅是觉得打扫房间太麻烦。

而日本疫情爆发后,日本东京,大阪等一些主要城市的网吧,怕人员聚集,基本上都是密封性空间,所以很多都关闭了,这些“网吧难民”失去了仅有的避风港,露宿街头就成了常态,正如文章开头的2个例子。

比他们要好点的是可以联系上朋友的人,也有人尝试打电话向朋友求助,想在朋友家借住几日,暂时缓解住宿困难。但在疫情危机之下,朋友们都怕接触在外工作的人,纷纷婉言拒绝,以免增加感染风险。

这些“网吧难民”失去工作,失去住所,失去存款,还成为新冠的高危传染人群。这个时候就只能靠日本政府了。

针对东京都的约4000网吧难民,东京都政府宣布租用商务型酒店,免费提供给无家可归的人。但是截至本月6号仅有823人知道这个情报,并且顺利的申请和使用这个免费的酒店。

其中418人是通过各地福祉事务所的生活保护申请以及,生活贫困者自立支援窗口申请的,还有405人是通过民间的组织申请的。

神奈川县通过紧急事态宣言,紧急征用了当地的武道馆,作为临时避难所向难民开放,并且提供单人床和枕头被子等。

尽管政府给予了援助,但是还有不少网吧难民留宿街头,等待希望。还有原因就是所谓的无偿居住还是有壁垒的,比如东京都政府要求提供在东京都内住满6个月的证据。比如交通卡,医院看病记录,网吧的收据什么的,但是因为很多人手上,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再去补开又不显示,所以就没办法了。

有时候遇到大灾大难的时候,人最先遭遇的就是“贫穷”,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希望的丧失。所以只能“希望着”,却不知道这是希望什么,是能被救助还是疫情过去。人变得被动,胆怯以及感到自己的力量很渺小。

日本网吧难民也只是这次疫情诱发下一个小小的绝境,毕竟在日本还有很多人和事因为疫情遭遇不幸,开餐饮店的老板,旅游业的老板,平时打工养家失去工作的人,感染疫情却因为没有床位没办法进行治疗的人……

喵喵。最近实在是不想写和疫情有关的东西了,自己看完都觉得负能量很多,却又想看到喵喵文章的人能振作。疫情下没有谁是无辜的雪花,大家一起还能扛过这个已经入夏的“寒冬”。

这个二维码是喵日本app的同城入驻接口,现在免费入驻,如果您的店铺想要推广,以及想了解身边更多的店铺信息,可以点进去查看,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大家一起使劲才能有火花,不是吗?

大家一起联合抗疫,贡献自己的力量,才是对生命最好的负责。希望那些现在正在与病毒和贫穷作斗争的人,可以得到多一点关注。这个世界相信还是阳光比黑暗多的。

 

本文来源:走近日本,编辑作者:喵喵  资料图片来源:NHK,ann新闻,网络
版权说明:尊重知识产权,版权归属原创作者,未标注原创均来自网络。文章源于授权作家或网络,网络其他素材无从查证作者,如有侵权,原创作者烦请联系我们予以公示或删除处理。同时走近日本也感谢原文作者的辛勤劳动。原创转载文章请联系喵喵微信:pointyesceo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