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谢谢十八岁那年我们没有再一起过

偶然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我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他。因为总觉得那不值得一提。大家就当小说读吧。

18岁那年,高考结束。我为了打发冗长的暑假,在附近的游乐园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了不到两个月。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他,我要讲的故事的男主人公。
第一次见到他是我第一天进园熟悉工作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忘记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但是唯有他那明晃晃的笑容在我记忆深处的某个地方。在这个游乐园工作的绝大部分都是附近农村过来的年轻姑娘与小伙儿,所以我这个半个城里人在园里就显得格外突兀。可能小伙儿们看惯了黑黝黝的在田间的姑娘们,初次见我这种白白嫩嫩的穿连衣裙的女娃子就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没到一个星期园里的小伙儿们送吃的送吃的、开车带我去车站的开车、送礼物的送礼物连每天中午的盒饭也比别人多,肉也块大。作为天蝎座的我以句:我要上大学的,全部打发了。第二个星期我这就冷清了太多。
但是独有他,休息的间隙来找我聊天,给我讲在学校从来没听过的俗段子。一直保持着12年学校生涯的我,总是被他那千奇百怪的笑话逗得笑翻了天。他每天都坚持来,每天会送我一根雪糕。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也从来没向其他的小伙儿在下班之后还用QQ跟我联系。他只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坐上我的车”。我也听说他本来在广东打拼不愿回家,他家老爷子以这辆车为条件换取了他想要的未来。也听说他很喜欢这辆车。
日久总会生情,渐渐的我习惯他帮我去打饭,也习惯他讲的笑话,也习惯了他永远都致送我一种的冰淇淋。但是很快,开学的日子到了,我把游乐园的兼职辞了。离开园里的前一天,我用QQ第一次和他说话
我:“你怎么看待我的”
他:“喜欢”
我:“你能来哈尔滨么”
他:“我去那可能没法生存”
我:“哦……
对话极其简短,也一目了然。
第二天上班没有见过他,下班的时候他说开车送我,我拒绝了,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面。
上了大学以后他联系了我几回,我基本也以学习忙结束对话了。再后来,我就他的QQ删掉了。
我太清楚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也知道我们只见的距离太遥远,那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对这份微妙的感情我理智的过分。
我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会有高富帅的男友,也从来没爱上过挥金如土的纯土豪。因为我们之间差的是阶级。我永远都无法理解路易威登的新款宝宝,香奈儿的经典香水到底哪里好,也永远不想和土豪聊我最爱的小说。
老人的那句门当户对虽然保守了点,但是也不是没道理。邓文迪再知识渊博再知书达理,离婚的时候得到的钱再多,她不最终还是离婚了么。默克多从法院出来的时候面带喜色,满目愁容的邓文迪的心情如何?只有她自己知道。
灰姑娘的故事总会有的,但是火热的如彗星般的爱情,也会如彗星一般消逝不见。
爱情跨越不了阶级。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也可以关注微博“相聚福冈”、女性频道主编微博“爱润酱的崔崔酱”,也可以加微信公共账号:infukuoka收取最新咨询。如果你有对日本的独特见解可以私信以上两个微博的博主,也可以投稿到girl@infukuoka.info。

(0)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