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

6) 按摩店的发纸女

笑翔转过身,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米黄色羽绒大衣的女孩儿,年龄在27,8岁上下。笑翔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中国人。不仅仅是从她的口音。还有她的穿着,近乎是素颜的淡妆,以及她双手插兜的姿势。

东京的冬季,气温也很少会降到零下。所以做发纸这一行的日本人,绝大多数是穿西装外边套短大衣或者风衣,很少穿羽绒服。日本人大多数会戴手套。天气再冷,也不会把手插到兜里。

在日本人眼里,发纸的工作就就算低贱,也是一份工作,工作的时候就要拿出个工作的样子。

而中国人却不同,穿厚厚的羽绒服居多,几乎没有人戴手套,怕冻手平时把两手插在上衣兜里。遇到客人才把手伸出来招呼一下。

所以,在这片红灯区,笑翔根本不用从口音上判断,但从着装和站姿就把日本和中国的发纸人员区分开来了。

面对热情的女孩儿,笑翔没有急着表明自己的身份,装作客人好奇的用中文问到,“按摩都有什么服务啊?”

女孩儿见笑翔说中文,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小哥,其实就是打泡啊。怎么样,去玩玩吧?” 说着,她的手从兜里掏出来,挽到了笑翔的臂弯里。笑翔从她的中文里听出她应该来南方某大城市。

“原来是泡店啊,怎么收费?” 笑翔接着问到。

“45分钟1万2。” 女孩儿见笑翔有兴趣,更加热情的推销道,“小哥,第一次的话可以给你个优惠,1万。”

笑翔本来很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比如店里按摩女的平均年龄啦,国籍什么的,怕再问下去女孩儿会对这个无心消费的人产生反感,于是打算公开自己的身份。只要在这工作,以后这一片的事儿,慢慢都会了解的,也不急于这一时。

“挺便宜的,不过我现在在工作啊。下次有机会吧。” 笑翔从兜里拿出割引卡,冲女孩儿晃了晃,说,“我们是同行,今天新来的发纸的,我们店在7楼,叫香兰。”

女孩儿失望的表情转瞬即逝,随后露出一种貌似幸灾乐祸的神秘表情,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说道,“你已经是他们店里这个月来的第3个人了。。。”

“什么? 第三个人?” 笑翔吃了一惊,追问道,“前两个人为什么不干了?”

“你做两天就知道了。” 女孩儿似乎不愿意透露太多,见斜对面走来一个微醉的中年男子,就贴了过去,把笑翔晾在一边。

笑翔有点不甘心,这份工作虽然大半夜站在街上拉客,工作环境不好,很辛苦,但毕竟收入应该会不错。为什么前两个人都辞掉了呢?

联想到店长对自己漠不关心,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记,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店长一定以为我也干不长吧。懒得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笑翔振作了一下,给自己打打气,“怕个鸟,加油干就是了。”

笑翔看见不远处走来几个团体客人,就凑了上去。刚想搭腔,一个人突然抢在他身前,向客人问道,“この後のご予定は? キャバクラ2500円からどうでしょうか?” (接下来有什么预定吗? kyabaClub 2500日元怎么样?)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