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

5)  前辈千叶

这个叫千叶的男人,目测身高不到170cm,却穿着一个与其身材不相符的灰色大衣。大衣的下摆一直垂到膝盖以下,配上长筒靴,几乎看不到裤子的颜色。大衣的袖子也拉的长长的,稍微一缩肩膀整个手就藏在了袖子里,看都看不到。大衣的领子也是竖着的,侧面望去,只能看到半张脸。

笑翔知道,这属于冬天里的防寒对策,尽量把皮肤暴露在外边。但看到千叶的装扮,就是觉得别扭甚至有点好笑。好家伙,这哪里是大衣,远处看分明就是一个麻袋套在头上的感觉嘛。

千叶留着短短的板寸,短的能看到头皮那种。还留着稀疏的络腮胡,能看出他努力装着老成的样子。不过就算装的老成,顶多也就30出头的样子。

店长拍了拍千叶的肩膀,说,“こいつ、呼び込みの新人、おまえの下につけるから。頼むよ。” (这个是发纸的新人,让他先跟你,拜托了。)

“ええ?またっすか?”(什么?又来了?) 千叶有点不满的说道。他嘴里少了一颗门牙,说话有点漏风。笑翔注意到,“又来了”这个“又”字,难道在他来之间已经来过不少人了吗?

“とりあえず、今日、一日やってみてもらう。おい?名前は何でしたっけ?” (先让他干一天看看。唉,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店长跟千叶说完,转过头来问笑翔。

“承(ショウ)で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笑翔鞠了一躬,说道。

“千葉です。よろしく。” 千叶说完,从袖子伸出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千葉 初 ” “営業担当”“興楽株式会社”等等的字样。

靠,发纸的也有名片啊。还尼玛营业担当,怪吓人的。随即一想,发纸的其实也就是一种营销活动,叫营业担当也不过分。但这个“兴乐公司”是干什么的,笑翔就有点想不通了。

说到“千叶初”这个名字却有一个笑话。话说,千叶1年前刚调到香兰这家店的时候,就有了到处发名片的习惯。当名片发到一个小-姐手里的时候,日语基础不太好的她只知道千叶的读法,叫“ちば”(Chiba),却不知道“初(はじめ)”的日语读音。于是就中日混着读,“骑八 —— 粗?”。读出来声音还特别大,一下就给别的小姐们逗P了。这时候,那个小姐才反应过来,原来大家听成了,“JB粗”。一下子脸就红了,反过来骂大家不正经。只留下千叶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不知大家所云。

在笑翔来店里之前,平成大楼的7楼的香兰这家店,只有他一个发纸的,除了店长以外,也是“公司”的唯一一个社员。因为是包月工资,所以就没有加班的概念,总之每天晚上8点来店里做开店的准备开始,直到最后一个客人回家后,他把小姐开车送回家为止,才能最后一个下班。

千叶在店里地位虽然低,但职位却很重要。

千叶看了看周围发纸的人,跟店长说,“みんなに紹介しますか?” (需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吗?)

“とりあえず、いいや。” (先不用了) 店长说完,转身上楼了。

千叶把笑翔带到街口,从宽大的袖口里,像变魔术一样的掏出一沓卡片,分出一半,交到笑翔手里。笑翔看了看粉红的小卡片,知道是一种类似割引劵的东西。上面写着:

“パブ シャンラン
通常 60分4000円
特別サービス料金 60分2500円
飲み放題、歌い放題

千叶照着字面上的意思给笑翔解释了一番,又加了一些补充。“新規入店の特別サービス料金は、一時間2500円だけど、延長の場合は、通常料金に戻って4000円になる。後、飲み放題は、瓶ビール、焼酎、ウィスキーのみ、生は対象外。シャンパンとかも別料金になる。女の子にドリンク一杯1000円。そんな感じかな~”

(“新客人入店的特别料金是,1个小时2500日元。延长的话,恢复到通常料金4000日元。还有,随便喝的酒只限瓶啤酒,烧酒,威士忌,没有生啤酒。香槟什么的都需要另付费。给女孩喝的饮料一杯1000。也就这些吧。”)

笑翔有过相关经验,所以这些料金对他来说很容易就记住了。唯一的感触就是,立川这边的1个小时2500的“水价”有点忒便宜了。
“薄利多销,价越越便宜,对低端客户的吸引力就越大,这样越有利于拉客的人。” 笑翔乐观的想。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这个想法太天真了。

笑翔收好割引卡,向千叶道谢后,过道来到马路另外一侧。刚准备寻找目标开工,身后肩膀被轻轻的拍了一下,

“おにいさん、今日、マサージのほう、いかがですか?” (小哥,今天做个按摩怎么样啊?)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