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8)

8)颗粒无收

承笑翔设计了一套开场白,“パブのご利用は、いかがですか? 1時間2500円から。” 就用这套开场白跟每个潜在的客人打招呼。

尽管笑翔和努力的跑前跑后,十分努力。但一直到10点多,都很少有人问津。只要笑翔一凑上去,大多数会不由自主的避开你,少数有礼貌的人会冲你点点头,说句“大丈夫です。”(没关系。不需要)

在众多打过招呼的客人里,几个人表现出一点儿兴趣。

一个人问,“Pub是什么?” 笑翔就会很诚实的说,中国Pub,跟kyabakura一样的喝酒的地方。对方表现马上摇摇头,说,“我不喜欢外(国)人,还是日本女孩儿比较好。” 笑翔会解释说,店里的女孩儿日语都很好的。那个人就回道,“不是语言的问题。心理上就不喜欢跟外国人接触。” 然后朝笑翔摆摆手。这时后面日本人的kyaba店发纸的就会跟上,媚声道:“我们店里都是清纯可爱的日本女孩儿啊。。。”

这算比较直接的,很多客人嘴上不会说讨厌外国人或者中国人,但只要一听到中国Pub,会自然而然的皱起眉头。

有人总结说这是日本岛国文化的狭义民族心理在作怪,笑翔到是认为这都是很正常的,排外情绪在哪个国家都会有,中国人对外国人也不一定友好,鬼子,棒子,黑鬼,阿三的,这些外号就可见歧视程度了。

还有一个客人,年纪不大,倒是不在乎店里女孩儿是不是中国人,就是担心女孩儿的质量。因为便宜嘛,自然而然就会担心质量。当笑翔说,店里女孩儿都是20代后半的时候,他就摇了摇头,说,“你们这些发纸的,说20代后半的时候,其实店里的女孩儿都是30岁以后的。”

笑翔有点脸红,像被说中心事一样。虽然他也就见到过店里智惠一个人女孩儿,但以他的感觉,智惠的年龄至少有32,33岁了。

这个客人也没有抓住,而是被另一个做kyaba的发纸的带走了。

11点多的时候,尽管笑翔在走来走去不停地工作,但还是感到了寒冷。他后悔自己衣服穿得少了。如此长时间在寒冷的户外工作,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车上吃的两个面包早就被消耗掉,他的肚子又咕咕的叫了。

这时候千叶走了过来,扔给了笑翔一个100元的硬币,指着自动贩卖机,说道:"店長のおごりっす。寒いっすね。" (店长请客,真冷啊。)

千叶和笑翔一人买了一罐咖啡。笑翔没有打开,放到手里捂着,当暖宝宝用。千叶说,“常連の団体5名様が入るから、暫く入れられない。” (已经有5个团体客人了,暂时店里进不去人了。)

他喝完了咖啡,点了一支烟,烟灰就顺手卡在咖啡罐里。笑翔看他的架势,也明白了,既然店里进不去人,拉客也没有意思,就只能暂时先休息了。

“千葉さん、最近、キャッチってどんな感じですかね? やはりやりづらいですか?” (千叶桑,最近发纸怎么样啊,不好做吧。)我主动发问道。

“まあ、やりづらいでしょう。自分は、いつも新規1か2しか取れていないよ。偶に運が良ければ、団体をつかめたら、5,6ぐらいに過ぎない。” (嗯,确实不好做吧。自己一直也就能抓到1,2个吧。偶尔运气好的话,抓到个团体,也就有5,6个人罢了。)

笑翔听了千叶的话,很失望。他打这个工,本来就是奔着20%的提成来的,如果每天只能叫到一两个人,每个人身上还拿不到1000提成,工作6个小时,也就6,7千的收入。还不如某些室内的零工工资高呢。做发纸,违法不说,单说环境,深夜外加室外风吹雨淋挨冻,才拿到那么点儿钱,付出和汇报不成正比的。怪不得之前会有两个人没干几天就辞职了。。。

千叶看到笑翔有点沮丧,拍拍笑翔的肩膀安慰道,“落ち込むなよ。承さんなら、客をいっぱい取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别沮丧啊,承桑的话,或许能叫到很多客人也说不定。)

笑翔想想也是,现在还不了解状况,等习惯了,多想想办法,说不定也会有突破。笑翔把咖啡揣到兜里,向千叶道谢后,说自己要上厕所,就上电梯奔7楼而去。

上厕所,顺便看看店里歌舞升平时候的环境,考察一下女孩儿的综合素质。

对店里没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就没法在外边给客人直观的介绍。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