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9)

9)服务生中村

电梯门一开,就听到从店里传来的嘈杂的歌声。笑翔进屋后,发现店长不在外边的套间,吧台内侧的老人在做酒,而吧台外边一个女孩儿手里拿着湿巾在跟老人聊天。

一看这架势,笑翔就知道厕所里面有客人,女孩儿正在外边拿着擦手的湿巾等着客人出来呢。于是,笑翔也不着急进屋,就站在门口等,顺便听听老人和女孩儿在谈些什么。

与其说“女孩儿”,不如叫大姐更为合适,她叫みか(美佳),35岁上下年纪。美佳身材高挑,足有170出头,穿着白色的礼服,露背的那种款式,乍一看得很性感。仔细一看又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为什么说不伦不类呢,原来她的露背装里面还穿着黑色的文胸,款式还是那种有背带的;中间系着一个黑色的腰带;脚下也穿着黑色的高跟鞋。这黑白搭配的,就让笑翔联想到了尤文图斯的队服 —— 斑马装。再好的衣服,搭配的不好,穿在身上也显得有点土。

”中村桑,给我这儿加一杯水,客人给我要了4杯水了,再说他自己也有点醉了,多一杯他自己肯定也不记得的。” 美佳背对着门口,没有意识到笑翔的存在。

老人使了一个眼色,微笑着对笑翔说,“小承,回来了,外边冷吧。” 这个叫中村的老人竟然说的一口标准的东北话,笑翔立刻猜到他应该是残留孤儿后代的身份。

“您也说汉语呢。请问你贵姓?” 笑翔偷听到了他和美佳的谈话,明知道他叫中村,还是故意问一下他的姓名。为的是打消美佳的疑虑。

“在日本大家都叫我中村。小承家也是东北的吧?” 中村还是热情的问到。

“恩。黑龙江的。” 笑翔回答到,还想在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客人从厕所里出来了,美佳赶忙上前递上湿巾。客人貌似有点站不稳,一只大手就势穿过露背装,滑到她匀称的裸露的腰上——或者说是腰和屁股之间。

美佳任由客人的手搭在腰上,一边扶着客人往里间走,一边回头给中村使了一个眼色。

中村面露难色,但还是点了点头。

笑翔往里间望去,几个沙发松松散散的都坐着人。小姐8,9个,客人10个左右。可能由于客人比小姐人数多,店长也亲自上阵在一个人数比较大多的团体客人桌上陪酒,只不过他不是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一个跟沙发颜色一样的红色方凳子上。

笑翔也不敢多张望,去了趟厕所,出来跟中村打了声招呼,就匆匆下楼了。

下楼后,千叶还在那里一边抽着烟,一边跟周围店的发纸的人侃大山呢。晚上,11点左右,各种陪酒店基本是最忙的时候。很多日本男人,不喝到终电最后一班电车不回家。等这些人客人都走了,终电也没了,发纸的又会纷纷再次出动。目标是寻找那些家在附近的刚坐终电到立川的,或者错过回家电车的上班族们。

当然,这个时间段,纯风俗店是最忙的。那个米黄色大衣的按摩店的发纸女孩儿,两根烟的工夫,已经带上去了两个客人。很多男人喝完酒就会想去打泡,11点正好是很多居酒屋关门的时间,而终电是12点多,1个小时合理利用,按摩性质的泡店就成了很多男人的最佳的娱乐场所。

“サちゃん、うちの店の呼び込みの新人っすけど、君と同じ中国出身の人、よろしくね。” (沙酱,这是我们店的发纸的新人,和你一样是中国出身的。请多关照。)千叶喊道,目光一直在沙酱的身上打转。

“知ってるよ!” 沙酱貌似懒得搭腔,看准一个客人就贴上去了。

“千葉さん、この子の店もこの建物の中にありますか?何階ですか?” (千叶桑,这个女孩儿的店也在这个楼里吗?几楼啊?)

“5階だね。”(5楼)千叶仰起头,看看楼上的看板,确认了一下。

笑翔抬起头看了看5楼的看板,“クラブドリームっすか?” (是俱乐部梦吗?)

“違う。ドリームもつぶれてんだ。あの店の店名なんかないよ。” (不是,梦已经黄了。她家的店,没有名字的。)

“原来是黑店啊。” 笑翔想,“也难怪,做本番皮肉生意的有今天没明天,今天还在做,明天说不定就被冲店了。还要什么店名呀。”

“他にどんな店がありますか?教えてくださいよ。” (这里还有什么店啊?告诉我吧。)

“今度話す。”(下回再说。) 千叶掐灭了抽了一半的烟头,揪着衣领的对讲机说道,“了解っす。”(明白了。)

很明显店长给了千叶新的指示。

千叶一路小跑离开,不一会儿开过来一台丰田Aqua停到了楼下。

笑翔疑惑着,什么指示啊?还把车开过来了。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