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3)

13) 悲观的千叶

第二天笑翔做了充足的准备,披上了厚厚的羽绒服,穿上了那条封存了多年的保暖秋裤 —— 来日本前在大菜市花38块钱买的,就穿了几次,几乎还是崭新的。

20号国道有点堵车,笑翔抄了近路,赶在8点20分 —— 比工作开始时间提前了10分钟到达店里。店里除了外间的店长,中村桑以外,里间已经有2,3个小姐和一个客人了。客人跟美佳扯着手坐在一起,一看那亲热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常連客(经常光顾的客人被称作常连客,或常连桑)。澄子和智惠在另外一张桌子那里坐着一边聊天一边补妆。换衣室里应该还有别的女孩儿,不过笑翔不知道是谁在里面。

店长抬头开了一眼笑翔,又低下头来一边整理账本一边说,“なるべく8時10分前に店に着いてほしい。片付けや女の子の出勤状況の確認など、いろいろ準備があるから。” (最好8点能到店里,因为需要收拾整理还有确认女孩儿们的出勤状况等等的准备工作)

笑翔嘴上应承着“はい、了解いたしました。”(好的,我明白了),心里却有些不满:“要求提前近半小时到店里,延长了工作时间,而工资却不变。这不是变相剥削嘛,太不地道了。”

店长抬抬手,说:“よし、今日も頑張ってください”(恩,今天也要好好干啊。)

笑翔说,“はい、頑張ります。” 明明知道店长指示让他下去干活,可是仍然站在原地没动。

过了好几秒,店长才反应过来笑翔还站在那里,就问道,“また何か?” (还有什么?)

“先ほどおっしゃった出勤状況は未だ確認しておりませんが。。。” (刚才您说的出勤状况的,还没确认呢。)

“お~”(哦——),店长恍然大悟,“全部6人。同伴2人、1人9時、もう1人9時半出勤。店内は、常連1名、既に指名が入っている。” (全部六个人,两个同伴,一个人9点,另一个人9点半出勤。店里面已经有一个常连客人给了指名。)店长说的飞快,不加丝毫解释,嘴就像机关枪一样也不管笑翔能不能记得住。

“6人ですか?今日は、ちょっと少ないですね。”(6个人啊?今天有点少啊。) 笑翔感叹道,他知道,小姐在籍人数是十多个,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只有6个人出勤,于是评论了一句。

店长听后,舌头打了一下上颚,发出“嗔”的声音,愤愤的说:“6人が十分!頑張って客を取ってくれ!”

店里小姐人数越少,对外边拉客的越不利。店长有些误会,以为笑翔抱怨女孩儿少影响他叫客人。于是就呛了笑翔一句。店长的潜台词是,“小样,昨天一个客人都没拿到,还嫌小姐少。现在店里有7个小姐,看你能叫来几个客人。”

笑翔郁闷的下楼,见到千叶在那里跟别的店发纸的在那里胡侃着,也不见他去招呼客人。笑翔跟他打了招呼,千叶还算客气,跟旁边的人介绍了笑翔,然后道,“今日も、暇そうだな~。”(今天看起来比较闲啊。)

笑翔不解的问,“ええ?そうっすか?どうしてですか?” (啊?是吗?何以见得啊?)

千叶有些意外,道,“店長から情報をもらってないの?” (没从店长那里得到信息吗?)

“出勤人数と同伴人数しか教えてないけど。。。” (他只告诉我出勤人数和同伴的人数)

"なるほど。けど、自分で考えてみりゃわかるよ。" (原来如此,不过自己想想应该懂的。)

“すみません。千葉先生、是非ご教授願います。”(不好意思,千叶老师,请明示。)笑翔诚恳的问到,顺便叫了声“老师”拍了拍马屁。

“しょうがねぇな。教えてあげるか。”(没办法,那就告诉你吧。) 千叶露出一副自满的表情。

千叶的分析如下: 2个小姐同伴,9点以后来,一般都要坐两个钟,所以到11点之前这两个小姐是陪不了别的客人的。剩下的美佳的那个常连客,每周来一次,每次都做到最后(4,5个小时,算延长料,指名料,小姐的水钱,每次都至少两万多的消费)。用千叶的话来说,这叫“鉄板客”。剩下能够留给别的客人的小姐,只有3个人。这3人,也都是“実力派”,发发短信打打电话,发几句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叫来常连客找上门来。

现在因为时间还早,不一会儿,估计店里就会到满员状态,到那时,就没法从外边招呼客人了。所以,千叶预测自己今天会比较闲,于是有了 “暇そうだな~” 这句感叹。

笑翔听完千叶的分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但他也没有放弃希望,说道,“空いてる女の子がいるから、常連が入る前に、新規の客を取ればいいでしょう?”(现在还有空挡的女孩儿,在常连客进店之前,我们抓到新规的客人不就好了吗?)

“まあ、そうだね。早めに取らないとね。”(是啊,但必须快点拿到客人才行啊。)千叶脸上面露难色,看了看表,现在8点半,潜在的客人们,正从都内下班挤电车往这边赶呢,或者正在哪个料理店居酒屋里里吃饭喝酒,夜生活还没有开始呢。

结束闲聊,笑翔奔向了他昨天分析的专属D区域。找了一个面向平成大楼的位置作为据点站好,从四周的人群中寻找潜在的客人。距离自己10多米处,按摩店的发侄女孩儿沙酱正在跟一个长头发男人谈笑风生呢。长发男两手插着兜,靠着墙,单脚站立,另外一只脚在墙上蹭来蹭去的。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中文还是日文,但长发男的姿势来看,基本断定他也是中国人。

笑翔没有走过去,就在原地对沙酱招了招手,就正式开工了。

他第一个目标是从居酒屋下来的一个小团体。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