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3)

23 ) 小小恋歌 (小さいな恋のうた)

“ほら~、あなたによって、大事な人ほどすぐそばにいるよ~” 一连几天笑翔的脑海里都会反复的出现这首歌曲的旋律。同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还有她的容姿。

她应该是从樱小路的拐角处跑过来的,没有打伞,只是举起双手把披个白色的披肩举过头顶躲雨。时不时的跳起来躲着较深的水湾。她“跳”到杂货店门口,放下披肩后,抬头才发现杂货店已经关门,露出了一丝惊讶和失望的表情。然后看了看表,叹了口气。她应该来买东西的吧,却忘记了杂货店的关门时间。

马路对面开过来一台打着眼光等的货车,照在她的脸上,笑翔看清了她的脸,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稍微上翘的鼻头,淡妆,不俗的气质,再加上那被雨水略微打湿的飘飘的长发,如一道闪电一样钻进了他的心怀。

发了几天纸,笑翔也见识了不少所谓的“美女”,一般在这个时间出现在繁华街的大部分是已经下班的“ホステス”(女公关)。短裙,丝袜,浓妆,染发是她们共同的特点。可眼前这个淡妆的女孩子,身上一点儿风尘气息都没有,冷艳的眼神,孤傲的气质,美的让他窒息。

她抬头看了看天,微微叹了口气。轻轻的抖了抖白色的披肩,踏出了杂货店的屋檐,快步沿着曙光路向车站方向离去。

笑翔默默的望着她的纤瘦的背影,足足愣了10多秒,才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撑起雨伞追了出去。在她身后喊道,“よろしければ、この傘を持っててください。” (如果可以的话,把这把伞拿走吧。)

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保持一样的步频向前走着。笑翔急了,一个箭步追上去,从身后给她撑起了伞。而她竟然没有意识到背后有人在跟着她,还是我行我素的向前走着,直到几秒钟以后,她突然意识到雨似乎停了,这才抬起她精致的脸庞,用她那清澈的眼神疑惑着望着侧身后的那个高大的年轻陌生人。

她摘了耳机,但没有说话,步频明显慢了下来,好像在等笑翔开口。由于离得太近,而且播放的声音很大,美妙的音符从耳机里蹦出来。

“ほら~、あなたにとって、大事な人ほどすぐそばにいるよ~”  (看,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会立刻赶往你身边。)
"ただあなたにだけ届いてほしい~響け恋のうた。" (只是想传达给你,这首回响的歌曲。)

这首歌笑翔听过的,2007年日剧《结婚大作战》里非常流行的歌曲,“小さいな恋のうた”(小小恋歌)。

笑翔把伞往前伸了伸,也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从嘴里蹦出几个单词:“傘。。。よ、よろしければ。” (雨伞,,,可,可以的话。)

“大丈夫です”(没关系)。然后点了点头,算是道了谢。又把耳机插到耳朵里,继续赶路。

笑翔有点儿进退两难,如果再跟上去,很可能被女孩儿当成痴汉,如果不跟上去,也许这辈子就永远错过她了。他稍微犹豫了半刻,还是跟了上去。

女孩儿也没有吃惊,也没有说拒绝,反而淡定的把举过头顶的白色披肩披在肩膀上。笑翔弓着腰,尽量把伞打的低一些,保持跟女孩儿半个身位,跟女孩儿以同样的速率往车站方向走着。

距离车站仅仅2分多钟的路,自己的左侧半个肩膀和后背就湿了一大片。而这2分钟的路,也让笑翔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向这个女孩儿要电话号码。

进了立川车站,女孩儿停了下来,礼貌的向笑翔鞠了一躬,说了句“すみません。” 可以理解是轻微的道谢,也可以理解为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笑翔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说道,“電話番号を教えてもらっていいですか?”(能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

“ええ?ナンパですか?”(恩?这是在搭讪吗?) 她没有露出一点儿吃惊,或者不愉快的表情,仿佛在她的预料之中。嘴角露出的一丝微笑,似乎有一些轻蔑的意味在里面。

“いや、そういうわけではなくて。。。”(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 笑翔挠挠头,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说实话,自己就是在“搭讪”。

“教えません。”(不告诉你) 她非常直接的拒绝。

“やはり無理っすか?すみませんでした。”(果然不可以呀。对不起。) 笑翔很失望,感觉自己还是太冒失了。他不想纠缠下去,打算就此告辞,说道:“では、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那,请多保重。)

“じゃあ——”(那这样吧),她想了想说道, “3桁だけを教えてあげるわ。0,8,0 覚えましたか? この3桁は、駅まで送ってきてくれたことを感謝するために特別に教えたわ。”(只告诉你3位数吧,0,8,0,记住了吗?把我送到车站,作为感谢,才特别告诉你的。)

“そんな。。。” 笑翔有点无奈,“次、また会えたら、残りの8桁を全部教えられますね。” (如果下次还能见面的话,能把剩下的8位数都告诉我吧?)

“次、会えたら、真ん中の4桁、次の次会えたら、最後の4桁を教える。” 她脸上露出了微笑,可能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得意着。

正所谓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在茫茫人海中,能够相遇一次,同撑一把伞,已经算缘分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何时何地。好在笑翔每天在街头发纸,如果这个女孩儿也在立川的话,能再次见面的几率会稍微大一点点。

笑翔有点遗憾,却也没有过分纠结这个问题,“分かった。約束するね。”

“うん、約束するよ。” 女孩儿轻松的说道,随后突然想起来什么,喊道,“あ、やばぇ、終電だ。”(呀,不好,最后一班电车啊。)

笑翔看了看手表,指针指向23点59分。冲着跑向改札口的她说,“おい~、シンデレラと呼んでよいの?”(可以叫你灰姑娘吗?)

“なんで?” (为什么啊? )

“12時になったら、消えてしまうんだ。”(到了12点就消失了啊。) 笑翔抬起胳膊,指了指手表。

“なるほどね。いいよ、好きに呼んでください、王子様。” (原来如此呀。可以呀,随便叫吧,王子。) 灰姑娘已经走进了改札口,转身朝笑翔挥了挥手,“またね。”

笑翔目送她消失在站台里,这才拿出电话记下了灰姑娘的电话 —— “シンデレラ:080-XXXX-XXXX”

回到平成大楼楼下站了没过多久,千叶就传达了店长的指示,让他上楼一趟。

上去以后店里静悄悄的,只有一桌2个女孩儿陪着2个常连客在喝酒。其他的4,5个女孩儿竟然在一个角落里吃着饭。

店长掏出5000块钱,说,“今日、1時上がって。”(今天1点下班。) 笑翔嘴上说,谢谢,心里还琢磨着,这么好的事儿,早一个小时下班还照样付5000块薪水?

“ただ、条件がひとつ、女の子3人を送って。”(只不过,有个条件,送3个女孩儿回去。)

店长好精明啊!这种天气,又到了这个时间,客人叫上来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发纸的有千叶一个人在下面就可以了。让女孩儿早一个小时下班,就节省了店里运营成本。用我的车送女孩儿,甚至连千叶那台店里“公车”的汽油钱都省了。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