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4)

24) 车夫经历

笑翔接到店长送小姐的指示后,就到停车场取了车开到楼下。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很久都不怎么用的车载空调。然后下车点了一根烟,就在楼下打着雨伞等着。一根烟还没抽完,3个女孩儿就从楼上下来了。

智惠和美佳,笑翔见过面,是认识的。智惠有点儿比较爱说话,口风有点儿不严;美佳是店里的大姐,面相35岁以上,据说已经在店里工作了3,4年,“经验丰富”,上次笑翔就目击到她跟店里的黑服中村投机取巧,多给她自己划了两杯水。

另外一个女孩儿,笑翔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根据千叶介绍,他猜出这个女孩儿应该就是店里唯一的学生妹 —— Emily。因为是学生,平时店里不怎么敢用她,偶尔让她过来帮帮忙而已。Emily在新西兰读过几年大学,不知道为什么毕业后来了日本读Master。

Emily要年轻很多,25,6岁的样子。大冬天的却穿的很少,很是美丽“冻”人。黑色的低胸短大衣,上身虽然围着围脖,但脖子下面的“沟壑”很深且清晰可见。下身穿着肉色的丝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光着腿。中间系着红色的腰带,下面穿着红色高跟鞋 —— 红配黑,搭配起来得体,简洁明亮。

美佳有大姐范儿,问笑翔道,“车呢?” 她可能因为车还是店里的那台丰田Aqua,却发现楼下只有一台白色宝马X5,更没想到这就是笑翔的车。

笑翔把半根烟掐掉,打开助手席的车门。美佳没有上前面的助手席,而是自己打开后门,坐了上去。智惠跟着美佳上车也做到了后面。

Emily本想跟着智惠上车,可没想智惠却把门关上了。Emily微笑着跟笑翔说了句,“Serviceがいいね。” 掩饰着尴尬,坐进了助手席。

智惠没等笑翔上车,就迫不及待的调侃道,“车不错啊,真没见过发纸的还开宝马呀。”

笑翔苦笑着说,“平时就喜欢玩个车,正因为买这个车,欠了一屁股债,饭都吃不上了,才晚上跑到这里打工混口饭吃。”

“你白天也工作吗?” 智惠从笑翔的回答里听出了什么,追问道。

笑翔不想透露自己太多的情况,赶紧转移话题,问她们每个人的目的地,一个一个输入到导航里。

智惠在日野,距离最近。其次按照顺路是八王子Emily,最后才是靠近多摩的美佳。可是店长却安排最后送Emily。因为笑翔家也在八王子,这样的安排无意中倒是省了笑翔的一些时间。

车一发动,后面的两个女人,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开始八卦店里的事儿。Emily也不怎么积极的参与,过了一会儿就说自己有点困了,把身子沉下去,头歪在一旁貌似睡着了。

笑翔小心的开着车,也小心的听着两个女人的八卦。在外边发纸,切忌不了解店里的情况,现在两个女人说的很多事儿,恰恰是笑翔想知道的,即使不想知道的,多听听也无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她们的话题,先从总结一天的成绩开始。比如今天陪了几个常连客,几个新规客人,拿了几个指名,喝了多少杯水。虽然她们不会谈到挣了多少钱,但对于有经验的业内人士来说,只要一听到上面那几个数字,就很能计算出她们的收入情况。

小姐的收入来自4部分,基本时给,指名料,水提成,奖金。

1. 时给。也即是一个小时的工钱。从1600 — 2000不等。新人的话,一般1500起,过了一个月试用期后,会涨到1600,之后随业绩的增长逐步会提高。但2000左右也就封顶了。比如今天是平日,她们做到1点半或者2点,基本时给能拿到1万左右。

2. 另一部分收入来自指名料。指名分场内指名和本指名两种。

场内指名,是指新来的客人入店后,如果对陪自己的那个女孩儿有意思,不想换别人陪了,“哎呀,这个姑娘不错,就你了!”  就是场内指名。场内指名的费用是1000,女孩儿拿到场内指名,50%提成,可以拿到500日元。拿到场内指名,说明客人比较中意你,但不一定就意味着客人下次还会来。如果客人下次来还找你,那就意味着这个客人是你的本指名客了。

本指名,常连客来店里,每次都找那个女孩儿,就叫本指名。本指名的客人越多,说明这个女孩儿越有实力。本指名的客人,都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所以花钱也豪爽 —— 泡妞下本钱的。本指名的费用是2000,对小姐的提成也是50%。

顺便提一下,同伴。就是客人跟小姐同时进店。在店外约会的所谓“同伴”的时间即使在店外,也算在工作时间内,同伴的客人必然是本指名客。

3. 水提成(ドリンク代)。客人在服务时间内,酒都是随便喝的,但小姐的饮料却是要付费的。一杯1000,小姐的提成也不一样,新人可能只给提20%,随着业绩的提高最多可以抽50%。

要水也是有技巧的,对于新规的客人,你丫要像水桶一样的一杯一杯的要,客人必然会反感,认为你把钱看得太重。相反,适当的为客人的钱包着想的女孩儿更容易骗的到客户的心。

4. 到月末,会发奖金。评价的依据是做客人的“売上”(就是营业额),本指名客人数,出勤时间,甚至迟到无故欠勤数都是依据。
因为评价依据多,所以奖金的不确定性也多,一般来说,以“売上”为主,店里的前几名拿到10%都有可能。

由于天气不好,没有新规客人。美佳那天做了2个常连客,喝了7杯水,初步计算收入在1万5以上。

智惠接了1个常连,喝了2杯水,收入在1万2左右。

两个人开始抱怨天气,智惠说这鬼天气,本来有一个要来请她吃饭的客人今天都没来。

抱怨完天气,又开始抱怨人。说外边的千叶不给力,拉不到新规客人。也许她们习惯了在车里说是非(说中文无论千叶或者店长都听不懂),所以这次直接把笑翔无视了。说千叶不给力,其实也是说笑翔不给力。

笑翔听到这里,稍微有点感触,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两个人,正好跟美佳对上眼神。美佳也反应过来,在车里说千叶的是非不太合适,连忙给了智惠一个眼神。

接着她们又开始扯客人的是非,比如哪个老头就爱掀女孩儿的裙子,哪个客人喝多了喜欢揩油摸胸。

说道这里他们又开始抱怨中村,说他根本就不保护女孩儿,遇到变态客人也不制止等等。但她们基本上没有八卦店里的女孩儿,可能是因为顾忌到Emily和笑翔的存在吧。偶尔涉及到女孩儿,一律用那个谁,这个谁代替,偶尔会愤愤的用代称“那个骚B”。

没过多久智惠到家下车。车里短暂的平静了一会儿。笑翔转弯时无意瞥了Emily一眼,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睡,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眼神里透出无限的忧郁。

美佳从LV手袋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分了几块给笑翔,问道,“承桑,这几天客人抓的怎么样?”

靠,明知故问啊 —— 先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说吧。

“一个字 —— 惨啊。” 笑翔回道。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