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5)

25) 抢客

“抓不到客人也怨不得你,最近新规的客人越来越不好抓了。所以最近我们店发纸的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美佳说道。

这个不是新闻,沙酱也跟笑翔说过这边发纸的不好做。笑翔来的时间还比较短,所以总结的原因也都趋向于表面,比如环境问题。立川远离东京都心,属于半个乡下,所以当地的平均收入偏低,且排外情绪高,厌恶中国人的比较多。另外就是香兰地处红灯区中心,竞争过于激烈,跟日本人的Kyabakura比起来价格上的优势不明显。

内部的原因,笑翔也考虑过。比如女孩儿年龄偏大,新规的客人,尤其是年轻新客人,一到店里就有置身于侏罗纪公园的感觉,吓跑的也不在少数。

既然美佳提起这个话题,他就顺着往下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啊。我看很多客人都喜欢去年轻女孩儿多的日本店。”笑翔说的很委婉,但隐藏的意思就是:“靠,店里这么多阿姨大妈,叫上来的新规客人还不被吓跑?”

“其实我们店以前年轻女孩儿很多的。只不过两年前店被冲了,留学生女孩儿都被抓了,有的甚至被遣返了。店长也被拘留了两个礼拜。从那以后,店长就不敢用留学生了。” 美佳一边说,一边用眼睛时不时的瞥向助手席上假睡的Emily.

“怪不得呢。永驻,日配,或者日籍的女孩儿,基本上来日本很多年,都不再年轻了。留学生又不敢用,想找年轻女孩儿,只有小时候就随父母过来的定住者。” 笑翔附和道,虽然不太明白美佳跟他说这些话的意图。

“哎呀,就怕警察入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冲店啊。” 美佳又瞅了Emily一眼。

笑翔这次彻底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旁敲侧击的说给Emily听呢。Emily是店里为数不多的年龄在30岁以下的女孩儿,也是为数不多的留学生之一。店长因为蹲过班房,本来是不打算让Emily入店的。无奈妈妈桑的坚持,说一周只用一两天,用的时候也只是在高峰时间段用,这才说服店长把她留了下来。

美佳这么说,就是在给Emily施加压力,直白的意思就是:"小丫头,留学生做水商危险啊。搞不好你就被抓了,不但连学都上不了,还会被遣送回去,连累店里其他的人。识趣的,还是不要干了。”

笑翔明白了美佳的意图,也就不在接茬,一来不想无缘无故的被当枪使,二来 他跟小姐们没有利益冲突,因为不小心说错话得罪Emily就不值得了。

不一会儿,美佳也到家下车了。车里就剩下笑翔跟Emily两个人。

Emily看美佳下了车,也不假装睡觉了。直了直身子,理了理飘逸的长发。笑翔闻到一股淡淡的洗发香波的味道,忍不住瞥了一下她的侧脸,这是一张清秀的脸,只不过腮帮子已经气的鼓鼓的了。

“怎么,不高兴了?” 笑翔问到。

Emily不说话。笑翔也不追问。

过了好一会儿,Emily才开口,“唉!不就是怕我抢她的客人吗?” 然后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当天店里发生的事儿,听到最后,笑翔才把整个故事串了起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美佳今天接了两个常连指名客K桑和F桑,K桑是提前给美佳打过电话的,而F桑是心血来潮,犯了相思病,突然就赶到店里了。有预约的客人K桑是先到的,且做了本指名,美佳不可能放下这个人,去陪那个突然到访的F桑。于是,Emily作为Help(ヘルプ、意思是帮忙的)就出场了。

F桑大下雨天跑过来,本来想美佳比较闲,可以给她一个惊喜。谁知道来了以后,彻底悲剧了。非但没有惊喜,跟美佳连话的机会都没有,还要看着“心爱的人”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一开始,F桑跟Emily坐一起,并不怎么说话,生气呢,自己喝闷酒。后来,Emily就说一些黄色笑话逗F桑开心,F桑突然变的心情变得大好。F桑也是想开了,既然你美佳跟别人男人打情骂俏,我也来跟别的女人来一场假戏真做 —— 唱歌,贴面舞,开香槟,High了两个多小时。

晚些时候,第一个客人K桑总算走了。美佳终于可以脱身回到F桑这桌。按理说,这时候做Help的Emily应该下场。可F桑不让她走,还给了Emily指名。F桑,美佳,Emily三人同桌,F桑故意冷落美佳,反而跟Emily有说有笑的玩的热火朝天。

美佳很生气,只不过当着客人的面只能强颜欢笑。

新人抢前辈的客人,这是水商的大忌。

美佳做了N年水商,从20多岁的小姑娘都做成了30多岁的阿姨。已经不能跟以前昔日靠美貌来拉住客人,面对20多岁的Emily的时候,危机感和被害者意识都很强。

先不说Emily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但从美佳这边看来,自然把责任归结到了美佳身上 —— 做HELP的应该清楚自己身份,跟客人保持适当的距离!

美佳和Emily的梁子就算结下了。所以才有了今天Emily在车里装睡,美佳的隔山打牛旁敲侧击这一段。

笑翔也听着一愣一愣的,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有女人就有江湖,真的是不假。这种种的勾心斗角都快赶上后宫大戏了。

他内心是同情Emily的,至少店里的女孩儿都像Emily这样青春活力,他在外边揽客也好做一些。至于抢不抢客,这种事儿本来就是能者居上 —— 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死在沙滩上。

“听说你在新西兰留过学,怎么又来日本了?” 笑翔想把Emily从店里那些勾心斗角的破烂事儿里拉出来,故意转移话题说道。

谁知道Emily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笑翔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有故事的女人,打开导航仪里的音乐,是齐藤和义的“やさしくなりたい”(想变温柔)

“愛なき時代にうめれたわけじゃない
君に会いたい、君を笑わせたい
愛なき時代に生まれたわけじゃない
強くなりたい。優しくなりたい。
愛なき時代に生まれたわけじゃない。
手を繋ぎたい、優しくなりたい。”

Emily也到家了,分开的时候笑翔说道,“你别着急。慢慢的会有自己的客人的。如果我抓到客人,会跟客人推荐你。让那些阿姨大妈们嫉妒去吧。”

Emily道了声谢,说:“对不起,今天有点失态了。以后有空在跟你我的事儿吧。对了,刚才这首歌很好听。谢谢你了。”

笑翔说,“师太(失态),早点休息吧,老衲也困了。”

Emily破涕为笑,向笑翔招了招手,说了声“Good Night”。

笑翔突然想到,以后遇到外国客人,倒是可以大胆的招呼他们,给他们介绍到店里。日本人店的发纸人,极少有人会英语,根本不会去做外国人生意,算是真空地带。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