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2)

32) 矛盾激化

之前曾经也提到过,店里的“老人儿”美佳跟“新人”Emily之间因为常连客F桑的指名问题,发生过一点儿不愉快。美佳是店里的元老,从当年的“未熟女”,到“微熟女”,“半熟女”,到现在的“熟女”,“超熟女”,已经从业了将近10个年头了。她文化水平不高,日语也不是很好,但有一门绝技就是唱歌好,尤其是各种演歌手到擒来,深的中老年大叔大爷们的喜爱。又因为在店里做的时间长,常连指名客也多,常年占据着店里营业额的前三位(売上トップ3),是香兰里传统势力的代表人物。

而Emily是留学生身份,20岁出头,有新西兰留学背景,现在在八王子的某女子大学读修士。她来日本时间不长,日语虽然不是很流利,但文化水平高,知识见闻丰富,再加上年轻漂亮,活力四射,深的年轻客人的喜爱。但由于入店时间不足2个月,属于她自己的指名客不多,一般就是在下手打杂,给前辈们的客人当帮忙的(HELP)。

F桑是一个50多岁的大叔,是美佳的铁板指名客,每周必然会来店里一两次捧场。两个星期前的雨夜,他心血来潮突然跑来,结果跟另外一个美佳的指名客K桑重了。美佳暂时没法做F桑的台,就让Emily帮自己陪他。结果,F桑醋意大发,竟然把当天的指名给了做Help的Emily。这就是美佳和Emily之间矛盾的由来。

F桑从那天发了醋意之后,两周都没来,而这一天却跟美佳同伴进店了。两个人在座位上亲亲我我,腻腻歪歪的,貌似已经是彻底重归于好了。美佳曾经说过,有的老男人就像小孩儿,闹人的时候哄哄他给块棒棒糖就好了。也不知道这次她用了什么手段,是给了他棒棒糖吃,还是吃了他的棒棒糖。。。

美佳和F桑在店里聊到快10点钟,这时候美佳别的指名客来店了。按理说,F桑这时候见好就收,结账走人就完了。可不知道他怎么了,兴致很高,宁愿在店里等下去。

一个女孩儿的不同指名客,如果在同一时间段里出现在店里的情况下叫做“指名かぶる”(指名重叠)。这种情况的规矩就是,把女孩儿的时间均等的分配到每个客人身上,比如2个客人同时在店里,那女孩儿就没人陪半个小时,30分钟一轮换。3个客人同时在店里,那就每个客人陪20分钟。客人如果觉得不爽,不愿意跟别人分享女人,当然可以选择结账走人。

如果店里不忙的话,在指名女孩儿陪别的客人而不在身边的情况下,店长往往会指派一个别的女孩儿去陪客人,这个帮忙的女孩儿就是help。

可以那天偏偏店里比较忙,店长就没给F桑指派HELP,而是自己端着酒杯去陪客。F桑心情大好,就悠闲自得的跟店长聊着天,喝着小酒,美佳在旁边别的男人唱歌,他仿佛想开了,醋意也没有像上次那么大了。

10点钟,Emily准时来上班了。Emily不像其他女孩儿那样,8点半上班。每天是否上班,几点来上班都是等妈妈桑的电话,一般店里忙了,她就来出勤,店里不忙她则出勤比较晚,或者不出勤。妈妈桑一来考虑到节省店的运营成本,二来顾忌Emily的留学签证,减少风险 —— 三年前店里被警察入管联合冲过,半数以上的女孩儿被遣送回国,从那以后,店里几乎都不怎么敢用女留学生做陪酒了。

Emily见到F桑后大喜过望,衣服都没换就贴上去打招呼。因为上次拿到了指名,想当然的以为这次F桑还是来找自己的。店长一看Emily来了,也没多想,顺其自然的就把她安排给F桑做HELP了。

美佳把一切看在眼里,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于是起了很大的戒心。趁着Emily换衣服,去店长那里强烈要求把F桑的HELP换成智惠。

店长不明其中缘由,再加上智惠的指名客一会儿就来店了,也没把美佳的请求当回事儿,还是照旧把Emily安排给F桑做HELP。

Emily屁颠屁颠的以为自己又拿到了指名,直到要了一杯饮料后,去中村那里划账的时候,才发现单子上写的是美佳本指。一时间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Emily拿到饮料后,回到座位上,对面的美佳拼命的朝她使眼色,意思是F桑今天还是她的指名客,你别太过分了。可是Emily就装作看不见,一个劲儿的朝F桑发嗲,胸前的两个大-奶-子有意无意的往F桑的胳膊上蹭,就是斗气做给美佳看的。

好在没过多久,指名轮换,美佳就回到了F桑身边。Emily去陪团体客人去了。两个人明争暗斗告一段路,但梁子就此结下,心里都装着仇呢。要不怎么说女人心眼儿都小,装不下事儿呢。

后半夜,笑翔叫进来三个新规客人,Emily,美佳,智惠三个人正好同桌陪客。Emily竟然拿到了爆炸头的场内指名,而美佳和智惠两个人却被另外两个人冷落了。(场内指名是指新规第一次来店的客人,对女孩儿的指名,女孩儿被指名后就会一直陪着客人。场内指名的客人如果再次来店,十有八九是冲着上次指名的女孩儿来的,再次指名就变成了本指明。而没有被指名的女孩儿,就是客人根本没有看上你,可能连饮料都拿不到,30分钟就要被别的女孩儿轮换掉。)

于是,羞愤,嫉妒,在美佳的心里想火山一样的喷发了 —— 她要报复。她故意跟客人要了一杯蔬菜汁,然后借口上厕所,起身的时候拿着饮料,故意打翻到Emily身上。

Emily被红色的粘了吧唧的蔬菜汁一浇,立马就愣了。当着客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的到休息室里换衣服。估计心里悲愤交加,神情恍惚的忘记了锁门,被进屋找充电器的笑翔撞了个正着,看了个通透。

半夜下班回家,偏偏两个当事人又都在笑翔的车里,气氛就显得很诡异了。Emily坐在副驾驶室上,脸上露出凄凉的神色。美佳和智惠坐在后排,却也是一言不发,嘴不动,但指尖都不停,彼此发着短消息,时不时用眼神交流一下。

智惠很明显站在美佳的立场上,因为她们都是30岁过半的老女人,有着严重的危机感,害怕Emily这样的新生代女孩儿对她们的挑战。或许她们还同样嫉妒着Emily的年轻美貌,并感叹着自己的青春像小鸟一样一去不复还。

智惠和美佳前后下车,车里只剩下Emily跟笑翔两个人。Emily终于忍不住,呜咽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笑翔还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趁着红色信号灯的时候,从车的储物盒里抽出几张抽纸地给她。

“谢谢。”Emily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你车里怎么什么都有。”

“没听过宅男废纸,宅女费电。作为宅男,时刻都要准备好抽纸。这位美女,您费不费电啊?” 笑翔打趣儿道,他只是不想让她不开心。

Emily瞅了笑翔一眼,过了好半天才反映过来,破涕而笑,嗔道,“你真恶心。。。”

笑翔想起了休息室里看到的Emily那成熟性感,洁白丰满的身体,不禁脸红了。想道歉,话都到了嘴边,却怕尴尬没说出口,咽了口唾液,车里的气氛就这样又沉寂了下来。

一转眼到了Emily的家后口,Emily郁闷的坐在助手席没有要下车的意思。笑翔只好下车,转到另一侧打开车门。宝马X5的车位比较高,Emily跳着下车,落地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笑翔手疾眼快,一把把她拦在了怀里。

笑翔被她身上的香水味或者是成熟女人的香味所深深吸引,一时间竟没有放开手。裆部紧贴在她的腰上,才意识到自己的下边在不知不觉中早就坚硬如铁了。

Emily唉哟的叫了一声,并没有拒绝挣脱的意思。 她不拒绝,并不意味着他就要主动。理智告诉他,做风俗这行业,再不可以跟店里的女孩儿有感情上的瓜葛。

他凑在Emily的耳边,轻声说,“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然后轻轻推开她,迅速跑上车,离开现场。

笑翔不敢看后视镜,担心后视镜里会出现Emily期待的眼神。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回到家后,笑翔拖着异常疲惫的身体,但还是狠了狠心,“教训”不听话小弟弟直到它口吐白沫服了“软”,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他真的帮Emily抓到了两个客人 —— 其中一个后来还成了Emily的本指明客。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