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3)

33) 对讲机

这一天笑翔终于配上了一台对讲机。香兰一共有了4台对讲机,店长,妈妈桑,千叶,笑翔各一台。

如果店里不是很忙,店长都站在平成大楼的楼下,时不时的看看表,用对讲机提醒楼上哪桌客人该结账了,哪桌该换女孩儿了。如果楼下来了常连客,他会通知楼上是哪个女孩儿的指名客来了,告诉她们做好准备。带着客人上楼,安顿好他们以后,店长还会把信息反馈给楼下的千叶和笑翔,告诉他们现在店里女孩儿跟客人的人数。总之,店长处于时刻控制着全局的中枢位置。

千叶和笑翔根据店长反馈的女孩儿和客人的人数比例,去叫客人。如果客人比女孩儿多好几个,那基本上就没法叫新规客人了;如果女孩儿有闲着的,那就是招新规客人的最好时机,闲2个女孩儿,就意味着至少可以把2到3个客人叫到店里。

妈妈桑的任务就是通知楼下的店长,哪桌客人结账了,哪桌的客人延长了,哪桌的哪个女孩儿被指名了,哪桌客人点饮料了等等情况。当然妈妈桑不光是做管理,忙的时候也要陪客人,这时候对讲机就会交给中村,由他负责跟店长联络。

千叶和笑翔如果叫到新规的客人,也会用对讲机通知这批客人的人数以及料金。料金并不是固定的,1个小时2500日元割引卡才有的最便宜的价格,如果能忽悠,1个小时3000,甚至4000都有可能。单价越高,相对的提成也越高。

千叶和笑翔叫到客人后,会把客人送到平成大楼楼下交给店长。再由店长把客人带到楼上店里。这叫做“引き継ぎ”(接力),为的是保护发纸的不被便衣抓到。

以前提到过,“客引き”(拉客)在日本是违法的。虽然违法,但日本警察查的不严,因为这是料理店和风俗店营业的手段,如果不到外边拉客,客人是不会自己找到店里的,所以警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这种所谓的发纸行为。但是,凡是也有例外,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如果有些店里拉客的方式过于强硬(生拉硬拽),或者有欺诈行为(拉客的说3千,一结账1万),跟客人起了冲突而被举报了,那么警察就会派出警力对繁华街红灯区进行“整顿”。

“整顿”当然不能出动制服警察大张旗鼓去查,发纸的不会傻到跟穿着制服的警察打招呼,那纯粹是老鼠给猫当三陪 —— 挣钱不要命。警察往往会派出便衣警察(日语:私服警官),假装成客人在街上逛,如果发纸的把他们叫到店里,那就完全是证据确凿,跑不了了。对于拉客的处罚,如果是日本籍,永驻,日配,拘留7天—21天,罚款20万——100万,如果是外国籍留学,就劳,家族等资格外签证,除了拘留罚款,还有被强制遣返的危险。而对于经营店的处分,则是罚款和营业停止(视情节而定,最长一个月)。

“引き継ぎ”(接力)是躲避便衣整顿的对策。日本是法制社会,对违法行为的处罚讲究证据。拉客的,不把便衣警察直接带到店里,而是交给第三者,由第三者带到店里的话,那就没有构不成拉客的证据。如果被查问,拉客的只要说是“介绍”客人,没有劳资关系,就可以推脱的一干二净,警察就拿他没有办法了。

所以店长站在楼下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做千叶和笑翔的“引き継ぎ”(接力)。除了接力,店里为了回避便衣的风险,也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笑翔上班从不打卡,没有工资单,工资都是日结, —— 从表面上看,笑翔根本就不是店里的工作人员,为的就是不留一丝劳资关系的证据。

之所以做这些对策,就是因为香兰在2010年经历过的惨痛教训,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年,发纸的把便衣警察入管局联合纵队引到店里,10几个女留学生被一锅端,结果有一半左右,学校出勤率不好的女孩儿被遣返,香兰的元气大伤。有关这段历史,作者会在以后的章节里详细介绍。

总之,笑翔有了对讲机以后,信息来源就多了起来。店里的信息,千叶的信息,店长的信息,源源不断的传来,给他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但苦恼也随之而来,妈妈桑图方便,会直接通过对讲机叫笑翔去杂货店买东西,客人的香烟,扑克,筛子,电池,手纸,等等乱七八糟的。当然,这些事儿基本上都是中村做的,只有在店里比较忙,叫不进去客人的时候,才会拜托笑翔。笑翔在外边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发纸的据点离杂货店比较近,做些跑腿的活倒也无所谓。

笑翔买完扑克,顺着手扶电梯而下,过了3楼下到一半,一抬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魂牵梦绕的身影 —— 纤瘦的身材,飘飘的长发,虽然只是侧脸,仍然可以看到的精致五官和微微上翘的鼻子 —— 没错,她就是灰姑娘。那天冷雨夜遇见,笑翔为她撑伞送她到车站,鼓足勇气要了电话,却只要到了前3位的号码。

笑翔的心里像揣了一个小兔子彭彭的跳着,恨不得立刻转身逆向上扶梯飞到她身边,问她要中间的4位电话号。可是笑翔的身后已经有行人堵住了扶梯,他没法逆行,无奈,只好三步并作两步下到2楼,再跑到2楼另一侧的扶梯回到3楼。就这么几十秒的时间,等笑翔回到3楼的时候,灰姑娘已经不在那里了。笑翔又跑了几个商品卖场,都不见她的踪影,不禁懊悔不已。这次的擦肩而过,不知道再过几百年才能有相见的缘分。

回到灰姑娘刚才挑货的地方,才发现这是一个卖“水手服”(日本女高中生穿的学生制服)的地方,笑翔不禁一阵疑惑,看她的年纪跟气质,应该早就不是高中生了,为什么还会来买水手服呢? 难道是给妹妹买的吗? 不会吧? 给妹妹买没必要大半夜的一个人来买吧?

笑翔叹了口气,郁闷的出了杂货店,把扑克拿回店里交差。右转路过居酒屋大楼的门口,看见两个外国人正在那里Bulabula的跟居酒屋的女孩儿讲着什么。两个老外,一个黑人,一个白人。白人老外40多岁左右,有点谢顶,黑人老外又高又壮,有点喝多了,不断地用英语夸居酒屋女孩儿“pretty”。女孩儿的英语不是很给力,貌似听的不太懂,不断地用日语介绍着她们店里的各种料理Course。

笑翔突然想起了Emily,昨天答应给她介绍客人的。如果把两个客人如果拉到店里,只有Emily才能接待吧。他决定等这个机会,试一下。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