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6)

36) 移祸

黑人进店之前就微醉,进店以后几杯酒下肚,就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话说酒后乱性,这家伙就像一个处于发情期的猩猩,到处骚扰店里小姐。一会儿掀起一个女孩儿的裙子往里看,一会儿又贱贱的把另外一个女孩儿的吊带给解开了。笑翔进店的时候,这家伙正抱着澄子,手抓在澄子的屁股上有节奏的往自己腰部以下的部位上撞。澄子很是厌恶,想用力推开他,可是那黑人人高马大的,推也推不动。跟他说日语,那厮也不明白。店长上去劝,想拉开他们,却被黑人给骂了。

店长有点恼火,这才用对讲机把笑翔紧急叫到店里,让他处理一下。

笑翔看到这个情景,也觉得黑人有点过分了。其实要在平时,店里的女孩儿跟客人之间,拉拉小手,搂搂抱抱,小打小闹的什么都正常,但也仅限于熟客们,而且是在女孩儿不反感的情况下,你情我愿的谁管呢。现在的情况,明显是黑人不顾女孩儿的感受在瞎胡闹。周围几个客人见到这个情景,也开始皱眉头了。再不制止,影响别的客人不说,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本来想找跟他一起来的白人求救,可是白人正和Emily玩的嗨呢。搂在一起一边跳舞,一边唱歌,根本就无暇顾及这边的情况。

笑翔叹了口气,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带来的客人只好自己出马解决问题了。

凑上前一顿劝说,一顿推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黑人跟澄子给分开了。澄子的脸早就涨得通红了,看来是受了不少委屈。再看那个黑人,下身的帐篷支到肚脐那么高,即便穿着那种宽大的运动裤仍然看的很明显。

黑人张牙舞爪的又要跟笑翔勾肩搭背。笑翔一边推搡着一边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这能让按摩店的女孩儿给这个发情的醉鬼消火了。

于是凑到他耳边,小声到,“Go to downstair and fxxk the sexy girl, OK? ” (我们去楼下干性感女孩儿,好吧?)

黑人一听这话充血的眼睛瞪的溜圆,喊道,“OK。Let’s go. Go! Go! Go! ” —— 果然是精-虫上脑,需要发泄。

笑翔一边把他往外边推,一边跟店内的白人打招呼,说带他去别的地方Play了。白人听后,招招手,示意你们去吧,然后继续把长满金毛的大手放在Emily真空状态裸露的后背上,摇摇晃晃的跳着贴面舞。

笑翔跑到阳台上大喊了声沙酱,冲她招了招手。沙酱心领神会,知道笑翔有客人要介绍,屁颠屁颠的坐电梯就上来了。

沙酱见到醉醺醺且骂骂咧咧地黑人,有点打怵的咧了咧嘴。用中文说了句,“靠,黑鬼的活儿最不好做了。”

但她还是谢了笑翔,把黑人带到楼下去了。

笑翔起初不知道“不好做”是指什么,想起了那根高到肚脐上的驴鞭一样的东西,就恍然大悟了。

笑翔以为这样就搞定了,有点沾沾自喜,后来才知道他这个“移祸”之招给楼下按摩店带来了麻烦。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