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6)

46) 花莲

笑翔放不下圆珠笔的来历,决定去现场看看究竟。下楼以后发现大桥已经不在了。问了一下沙酱,才知道大桥打了个车直奔八王子找“社长”去了。

土拨鼠,工藤,还有另外几个发纸的明显对笑翔的态度变了,微笑着点头哈腰的打招呼。笑翔暗道,“想不出打架还打出了副效果,你看这些人对我恭敬多了。如果自己这一仗不打,指不定以后会被别人怎么欺负呢。”

在红灯区里混久了的日本人,都知道中国人不好惹。原因是中国人打架太狠,不要命。每过一段时间中国人就会上报纸,新宿,西川口等地,动辄几死几伤的。日本人也有黑社会,也有能打的小混混,但大多数小混混碰上不要命的中国大混混就会发毛。大桥估计用酒瓶子打人看来是轻车熟路的,之前可能也吓过不少日本人,再加上他可能稍微有点背景,逐渐成了平成大楼楼下的“小霸王”。这会儿见笑翔单挑小霸王,大多数同行拍手称快的同时,对笑翔的敬畏也油然而生。

笑翔来到刚才打架的现场小酒馆的那个胡同,血迹尚未干,酒瓶子渣碎了一地还没有人打扫。他再次回想了刚才的情景,确实当时身前身后都没有第三人在场。难道这个圆珠笔是天上飞下来的? 真是奇了怪了。想到天上,他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望,发现2楼有一扇窗是开着的,莫非圆珠笔是被谁从2楼的窗上扔下来的?

笑翔转到酒馆的前门,往里瞅了一眼,发现酒馆是一个单间,并没有通往2楼的通道。酒馆外侧倒是有一个直通2楼的楼梯。笑翔知道楼上是Pink Salon,虽然在风俗行业干了好多年,但他几乎从来没有在这些店里消费过。犹豫了一下,为了找出圆珠笔的主人,还是横下心,打算上去探一个究竟。

上楼上到一半,突然铃声响起,吓了笑翔一跳。马上楼上传来了“你丫瞎你骂谁”(欢迎光临)的声音。原来铃声的作用是提醒店员楼下来客人了。

楼梯的右侧墙上,贴着大大的海报,是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年轻女孩儿的照片。上面写着:

“立川女子学院 —— 西東京最強伝説”的字样。在下面是红色的醒目的大字:

“ただいまの料金は、6000円です。” 6这个数字是用纸贴上去的,昭示着价格是可变的。现在这个时间段是6000円。

再往下就是一些小字了。类似于注意事项:

“18岁未满入店禁止,暴力团入店禁止,同业者入店禁止,外国人入店禁止,不允许本番强要,不允许店外约会强要” 等等等等。

“お客様、ご指名の女の子はいますか?” (客人,您有指名的女孩儿吗?)留着小胡子的店员热情的问道,这个人笑翔以前在街上见过的,从穿着打扮就知道他也是风俗店关系者,没想到他在这里工作。

“いや。初めてです。” (没有,我是第一次来。)

“そうですか?” 小胡子有点儿半信半疑,可能他对笑翔的相貌也是有印象的,所以误认为笑翔是店里的常客。“先週、入店したば かりの新人女の子がいますので、いかがでしょうか?”(我们有上周刚进店的新人女孩儿,怎么样?)

笑翔没回答,四下张望着。他发现往三楼去的过道有一个开着的窗户,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位置和方向。应该正对着酒馆的侧后方 —— 刚才笑翔打架的地方,如果没猜错,圆珠笔就是从这扇窗户扔到楼下打中大桥的。

小胡子店员疑惑的看着笑翔,看了看笑翔手上的伤,又顺着笑翔的视线看了看窗户,却搞不清楚笑翔要干什么。

然后笑翔转过身,看墙上的照片。墙上满满的贴了一大片女孩儿的照片,4,50人左右。每个照片底下都有详细的年龄,三围,身高,性格的介绍。笑翔扫了一眼,发现女孩儿年龄都不大。立川附近大学多,很多女孩儿出来做兼职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胡子这才凑上来,指着女孩儿的照片说,“この子とこの子、今すぐご案内できます。この子は、15分少々お待ちになっていただければ、、、” (这个和这个女孩儿,马上就可以案内。这个女孩儿的话,需要等15分钟左右。)

笑翔的视线落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上,里面出现的,是笑翔这些天来一直在朝思暮想的脸庞。虽然有些模糊,还经过了一些细微的修正,但笑翔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凝视了半天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笑翔那只受伤的手不禁再次颤抖起来。

“ごめん、実は、今仕事中なので、また今度。” (对不起。现在正在工作,下次再来。)

小胡子瞬间脸色一下变了,有种被耍的感觉。但0.5秒以后,他恢复了笑脸,客气的做了一个”请便“的动作。

笑翔临下楼前扫了一眼照片下面的字,记住了她的名字 —— ”カレン“(花莲)。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