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5)

45 )  受伤

笑翔没想到大桥真的能先动手,连续吃了几拳,好不容易才稳住阵脚,但基本上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笑翔以前见过大桥在楼下跟一个客人发生过口角。大桥骂客人,还吵着要跟客人去平成大楼后面的小巷子里单挑。那个客人也喝了一点酒,醉醺醺的喊着中国人巴嘎,推搡着要揍大桥。那个客人没有一个人跟大桥进小巷子里,而是带着几个朋友一起找大桥理论。大桥这时候不敢装逼,赶紧拿出电话说,要叫警察了,几个日本人才放过他。

这事儿正好被笑翔目击到,所以印象里大桥就是个瞎咋呼的纸老虎。所以面对突然发起闪电战的大桥,笑翔显然有点儿措手不及。而大桥显然是有预谋的,自从之前有了矛盾,这几天就打算找茬教训笑翔呢。大桥果然不是吃素的,他个子虽然不高(170多),有点微胖,但出拳却又快又狠。笑翔虽然是180,80公斤多的大块头,但还是处于下风。

疲于应付了几拳以后,笑翔发现大桥的拳头有点软了,而且感觉到对手的呼吸也急促起来。笑翔察觉到大桥的弱点就在于体力不好,于是开始拖,伺机寻找反击的机会。

周围的发纸的都围了上来,大家都在看热闹,没有一个人拉架。

笑翔瞅准了一个机会,俯身绕过大桥的拳头,一下子抓到了他的衣领。紧接着用力一甩给他拎倒在地上。大桥没有防备,在他倒地之前死死的拉住笑翔的西装,刺啦一声,西服被抓出一条大口子,笑翔也顾不得衣服了,就势就压在他身上 —— 右手按着他的胳膊,左手死死的卡住他的脖子。

这下子形式一下子急转直下。大桥大叫几声,挣扎了几次,无奈被笑翔按的死死的动弹不得。笑翔用膝盖顶着他的胳膊,腾出一只右手,扇了他两个大嘴巴 —— 眼看着鼻血就流了下来。

这时候,他突然感到身后有人拽他。笑翔暗道,不好,果然有拉偏架的来了。笑翔被后面的人拉起来,卡脖子的优势也就没了。

大桥也跟着站了起来。 笑翔担心他反扑,紧紧地盯着对手,却发现他呼哧呼哧的喘得厉害,根本没有反击的体力。也许大桥以前挺能打的,但最近一定缺乏锻炼,体力成了问题。他现在的状态,至少对付一半个日本人不成问题的,打几下吓唬吓唬,估计日本人马上就老实了。没想今天碰到笑翔这个刺头了,轻易不认输,真就跟他干到底了。

大桥一边喘着,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笑翔上去推了他一下,说,“你tmd还想找揍是不?” 刚退了一下,又被人拉开了。那个人说,“再打老子就不管你们了哈。” —— 熟悉的东北口音。

笑翔回头一看,原来拉架的人是个叫楼下kyaba发纸的日本人,叫工藤 —— 准确的说,笑翔之前一直以为他是日本人,因为他的日语实在流利,听不出口音。没想到她竟然会说标准的中国东北话。隐藏的实在太深了。

笑翔白了一眼工藤,愤愤的。工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又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Cao,看把你JB给狂的。看人多,不西收拾你个臭彪子。走走,咱两个单独谈谈。” 大桥呼吸匀了一些,一边用袖子擦鼻血,一边骂骂咧咧的又开始挑衅。

“走就走,怕你啊。” 笑翔把西服脱了,挽了挽衬衫的袖子。由于刚才用力过度,胳膊的肌肉还处于紧张状态,抖的很厉害。头上被大桥的拳头砸过的地方有点儿痛,其他的地方貌似无恙。

经过刚才这一回合,笑翔已经知道大桥的底细了,就那么三板斧,出拳虽然恨,但体力不行。真摆开了打他绝对不是笑翔对手。

大桥跟笑翔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穿过了平成大楼后面的小巷子,再往前走有一个小酒馆,小酒馆的楼上则是一个PinkSalon(风俗店一种),小酒馆在后面就是停车场,笑翔的车子停在那里,所以对周围环境并不陌生。

大桥在小酒馆的侧后门处停下脚步,转过身说,“就这里吧。”

笑翔也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这里行人很少路过,确实是个僻静的好地方。“怎么着,还想接着打吗?奉陪到底。”

“你说咱们两个这事儿,为了个地盘争来争去,让人笑话。有话好好说,真不至于闹这么僵吧。”  大桥笑了笑,居然服软了。

“那你说怎么办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笑翔呼了一口气,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想见好就收。

“其实我觉得,咱们还是跟老板,或者跟你们店妈妈桑商量一下吧。看他们怎么说。” 大桥向后面退了一步,压低了声音说道。

笑翔有点儿听不清,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说道,“恩,早就应该让上面的人判断一下了。我新来的,真不想跟大家闹的不愉快。。。”

“呯”的一声,大桥捡起酒馆后门的啤酒箱的一个酒瓶,朝啤酒箱上砸了一下,玻璃渣四溅。

“你MGB的还知道自己是新来的啊!Cao!小B崽子。” 大桥脸色狰狞,轮着酒瓶就冲笑翔砸了过来。

笑翔愣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这个小子真TMD太阴了,又中招了。这个酒瓶子锋利异常,笑翔不敢硬接,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了大桥的手腕。大桥还是用力的往下扎,笑翔拼了吃奶的劲儿按住他的手腕。 酒瓶子一旦砸下来,今天必然要挂彩了,血战必然是少不了的,甚至脸被花了也说不定。更严重的,一旦扎进肚子里,穿过肠子,轻则医院躺几天,重则小命呜呼啊。

笑翔的臂力不如大桥,僵持下,酒瓶已经被按到了距离笑翔脑门几厘米的地方,明晃晃的玻璃碴子就要扎到眉毛了。笑翔闭上眼睛,暗想,完了,这下自己死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万念俱灰之际,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一支圆珠笔,打中了大桥的脸。

大桥的劲道一下子松了,被笑翔把胳膊扳了回去。一松手,酒瓶掉在了地上,摔的细碎。

大桥没了武器,优势就又回到笑翔这边。厮打了几分钟后,笑翔占了上风。就在这时候,店长的声音传来,“お前ら、何やってんだ。”

原来,沙酱放心不下,去楼上把香兰的店长叫了过来。

店长先给两个人分开,然后开始推笑翔往平成大楼方向走。一边推,一边问笑翔发生了什么事儿。笑翔气喘吁吁,话说的断断续续的,且没有丝毫条理。回头看了一眼大桥,尽管沙酱扶着他,可是他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电梯往上升,笑翔低着头,发现地面上,鞋面上有血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受伤了。可是哪里都感觉不到痛。只能用眼睛观察,发现伤口在自己的腕部,刚才被酒瓶子剜下来了一块肉,血淋淋的往下滴着血。

笑翔把一块皮拽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觉得痛。

进到店里,店长拿出了一个急救箱,里面有绷带什么的,竟然很齐全。中村负责给笑翔包扎。时不时有女孩儿过来做饮料,看到笑翔血淋淋的手腕,都吓了一跳。但谁也没问怎么了。

鼓弄了半天,血总算止住了。笑翔的手腕这才感觉到痛,钻心的痛。

痛反而让脑子恢复了思考,刚才那个谜一样的救命圆珠笔,是谁扔的啊?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