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2)

62) 演戏

“やっぱりケイスケさんだね?お久しぶり。木村からケイスケさんが大好きな紹興酒が切れたと聞いて、家から紹興酒を持ってきたよ。”(果然是圭介桑啊,好久不见,听木村说圭介桑最喜欢喝的绍兴酒没有了,我特意把自家的酒拿过来了。)李研走上前拥抱了一下圭介,热情的寒暄着。

这下包括妈妈桑还有店里的其他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没想到今天她们宰的人,竟然是老板的相识,而且从气氛上来看,貌似是关系不一般的朋友,唉呀妈呀,这样可闯了大祸。她们设了一个普通的局,惯用的伎俩 —— 碰到新来的出手大方的客人,能灌醉尽量灌醉,然后虚报消费宰一刀。她们更没有想到的是,她们布局宰客的时候,其实正陷入了店长布下的更大的局里。

圭介和李研的交情,可是追朔到李研早年的歌舞伎町时代。当年,东北帮在歌舞伎町拓张抢地盘的时候,跟地头蛇住士组有过多次摩擦,而事情一旦搞大,东北帮都会让李研出面调停。而当时的圭介,也是住士组的中层干部,两个人在谈判桌上打过几次交道。后来,圭介子承父业,在八王子,立川做扒金宫(日本的一种赌博机)的生意,不在参与江湖事儿。

李研的经历也相似,在歌舞伎町被仇家追杀过,要不是木村店长出手相救,差点小命都没了,于是痛定思痛下海跑到立川做“娱乐”生意。俗话说黄赌毒不分家,做皮肉生意多少也会跟玩博彩的有些瓜葛,两个人早年创业的时候相互都扶持过。李研在立川的第一家炮店,本来是圭介开的扒金宫店的一个仓库,李研从圭介手里盘下来,装修了一下后改成了炮店,结果生意大好。

距离扒金宫近的风俗店,生意想不好都不行。赌客们赢了钱,会拿着奖金去“爽”一下慰劳自己的小弟弟;输了钱,也郁闷得找风俗店发泄,去去晦气。所以李研的炮店挨着圭介的扒金宫店,旱涝保收,大赚特赚。

最近几年两个人生意都在正轨上,彼此联系少了些。但旧交情还是很深的。

圭介和木村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读者看文章很细心,会记得笔者在以前交代过,木村也是住士组出身的。木村到歌舞伎町不久,圭介就回八王子了,两个人看似接点不多,而事实上,圭介正是木村引荐进的住士组,两个人是师兄弟的关系!

有了如上的人物关系分析,木村店长精心布下了这个局就比较清晰了。在这个局里,圭介是关键人物,他是被后辈木村请来铲除异己来的。他的任务就是按照木村设计好的剧本演戏。

首先,圭介主动找到笑翔,让笑翔带着圭介两个人入店,当然是计划的一部分。圭介必须是笑翔叫来的客人,而且是店长不认识的新规客人 —— 至少是装作不认识的客人。这样才能让妈妈桑放松警惕,放心大胆的“出手”。

笑翔在店里被圭介灌酒,酒喝光了以后,又被店长派去买酒,也是计划的一部分。笑翔出去买酒,“碰巧”物产店里酒没有了(几天前买光酒的人就是店长本人),于是店长就有了借买酒离开店里的理由。笑翔因为被灌了酒,当然不能开车了,店长去买酒于情于理都很自然,妈妈桑就不会怀疑。

店长去买酒,当然是幌子,八王子的中国物产店早就关门了,他能找到酒的地方,当然是李研家(几天前从香兰附近杂货店里买空的绍兴酒,他亲自送给了李研)。当然去之前,他给李研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老板,你猜今天谁来了?圭介桑! 对,没错,今天来香兰喝酒,碰巧绍兴酒没了,外边店里也没有卖的,要不把您家里的酒借我一瓶应急一下? 哦,哦,我这就开车去拿。什么? 顺便接你?好久不见了,叙叙旧? 那好吧,我马上就到你家楼下了。

李研重感情,听说有好朋友来自己店里玩,毫无疑问会亲自招待 —— 这也在木村的算计内。

木村离开店里后,怕有变数,对于店里的情况必须要实时掌控着,把信息源源不断汇报给他的人正是他的心腹Kei。

Kei从休息室里出来后,坐在柜台上貌似漫不经心的玩手机,其实正把店里的情况通过短信汇报给去接李研途中的木村。Kei几个月前离开香兰后去东南亚散心,却被木村叫回了日本 —— 目的只有一个,帮助木村铲除异己,重新建立权威!

木村拎着绍兴酒跟李研返回香兰,看到店里情形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完全成功,他赢了。

接下来的情节,都是实现安排好的,按照剧本导演下去。

“先、ちょっとトラブルがあって。。。”(刚才出了一点麻烦。。。) 圭介假装不好意思的说。

“何かあった?”(出什么事儿了?)

“もういいよ。俺が悪かった。”(算了。都怪我。)

“いったい何があった?!”(到底怎么了?!) 李研严肃起来,并感觉店里几个女孩儿的气氛不太对。尤其是捂着脸的妈妈。

“ケイスケさん金が多めに取られたみたいで。” (好像多要圭介桑的钱了。)Kei站出来,拿起柜台上的账单给李研。作为木村的心腹,Kei有必要站出来给妈妈桑最后一击。

李研没有接账单,但一切都明白了。妈妈桑玩的这一套,20年前在混歌舞伎町的时候都被人玩烂了 —— 玩这一套的风俗店没有做长的,3个月换一茬新店,中国人店的名声也都毁了。

“外で、一杯飲みませんか?”(去外边喝一杯吧,圭介桑。)李研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估计他怕自己再呆在屋子里会忍不住发泄出来。

出门后,李研把门重重的摔了一下。

妈妈桑这时候脸都绿了。她想象不出李研会怎么处置她。一面是情人,一面是兄弟,谁是衣服,谁是手足?

待我长发及腰,老板原谅我可好?

妈妈桑没有等到长发及腰,李研对整个事件的宣判结果就出来了。老谋深算的木村店长大获全胜。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