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5)

65)  大桥

可能是想报复笑翔,也可能是处于扩大业务范围的考虑,大桥除了做炮店的生意外,还申请了一个微信的账号专门给香兰拉客人。此账号网名叫白雪公主,搞了一个韩国整容女的头像,签名档是这样写的,“八王子某大学留学生兼职陪聊天,每小时2千5。酒水免费,卡拉OK免费,有意者请联系。”

笑翔在店里做黑服,闲下来也用手机上网,一检索附近的人,就能搜到白雪公主。一开始,笑翔还以为是店里的女孩儿玩的揽客的小把戏。后来,等大桥带上来一个中国客人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白雪公主不是真公主,而是大桥这个小矮人假扮的。

大桥带上来的中国客人都有一个特点,进屋以后,往屋子里到处张望。从每个女孩儿的脸上过一遍,还用手机对照着看。然后,露出失望的表情,坐在那里发信息,也不怎么打理旁边的女孩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很少能坐满一个小时,往往喝一两杯酒就提前撤了。

被“白雪公主”骗到店里,却发现周围都是些老巫婆,不走才怪!

立川周围寂寞苦逼的中国男人虽然多,但出来玩大都喜欢“真刀实枪”的干,宁愿花万八千打炮,也不愿意花三五千块钱找女孩儿聊天。所以大桥用白雪公主并没有给自己和香兰带来多少生意。每隔两三天能带上来一两个就不错了。每次带上来客人,出门后都要冲笑翔露出得意的笑。。。

笑翔觉得他挺没意思的,想想后又觉得他也就那么点意思 —— 就是为了得色,“小样,看,还是我厉害吧。。。”

小兵张嘎里有句经典台词,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大桥给香兰带来第四波客人的时候,终于出事儿了。

大桥带上来的两个人,一个叫张兵,一个是是张兵管他叫王哥的人。大桥给这两个人带进来的时候,笑翔就觉得那个矮个子好像在哪里见过,有点不确定的打开微信一查附近的人,果然矮个子就在微信里,照片就是他本人,网名或许就是本名 —— 张兵。他也是用微信做广告的 —— 立川,国立附近学生寮长期招租,有意者请联系。

张兵一进店,竟然先跟店长打招呼,用中文模仿日文腔调,说了句“好久不见”。店长愣了一下,貌似没想起来这个客人是谁。估计张兵多少年前是来过香兰一两次的,并非常连客,也并非新规客。张兵也不去里间,就在柜台的高脚椅上一座,用小眼睛往店里张望着。膀大腰圆,留着小平头的“王哥”就站在门口看手机,大桥让他进去,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张兵拿出手机,指着一个女孩儿的照片问道,“店里有新入店的女孩儿吗?就是这个人。说是八王子某大学的留学生。” 他先用日文问的店长,后来又用中文问笑翔。说话的语速像机关枪一样的快。

店长当然蒙在鼓里,说不知道。但笑翔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嘴里说着不知道,但眼睛却往大桥那边瞟了几眼。笑翔坚信,几个眼神,足够了。

这个时候,王哥在门口也在用手机上的照片逼问大桥。

“这上面的女孩儿说让我们到平成大楼楼下找你 —— 长头发的矮个中国男孩儿,不就是你吗,你怎么能说不认识?”

大桥看了看照片,装模作样的说,“哥,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不认识啊。可能是店里的某个女孩儿吧,用的不是本人照片。”

“草,谁信,你去店里把女孩儿给我找出来。” 说完冲店里高声喊,“谁是白雪公主? 出来一下。”

店里的女孩儿和客人们听到喊声,顿时安静下来,往柜台这边看。

张兵已经察觉到什么,跳下高脚椅,冲大桥说,“你把手机给我拿出来。”

大桥警觉的说,“干什么?” 又跟了一句,“凭什么啊?” 边说边朝店长这边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店长虽然不懂中文,但早就看清了形式,中国人之间的事儿,你们自己解决去,索性来个隔岸观火。礼貌的说,“お店の外で解決していただきますか?営業妨害になると、うちも困りますよ。”(能在外边解决吗?导致营业妨碍的话,我们可不好办呀。)

王哥本来就站在门口,轻轻一推把大桥推出门外,自己也跨了一步出来,张兵也随后迈步出来。3个人就都站在店外的走廊里了。

王哥懒得跟他扯皮,拽着胳膊就把大桥的手从上衣兜里拎出来,张兵上前一步,翻兜,掏出一个Iphone出来。按了一下电源键,却发现屏幕有密码锁。张兵说,“艹,给我解锁!”

大桥磨磨唧唧的没有反应,王哥用手掌劈了一下大桥的脖子。大桥叫了一声,不敢造次,嘴里嘟囔着真不是我,伸手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把屏幕解锁了。

张兵在手机了查了半天,却没找到“白雪公主”。微信里有一个账号,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 大桥用来招揽炮店生意的角色。无奈,只好把手机还给了大桥。

笑翔在吧台关注着走廊的进展,但这个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他几乎100%断定白雪公主的身份就是大桥,却不知道他用什么把戏把“她”给变没了。。。

笑翔盯着大桥看,终于发现了一个细节。这家伙的手时不时的摸一下后屁股兜。笑翔终于看出点儿门道,看兜里鼓鼓囊囊的形状,说不定里面藏着另外一台手机呢。

眼看着大桥按下电梯按钮,机会转瞬即逝。笑翔下决心,一定要让大桥死的难看一些 —— 干风俗店这一行,如果遇到了对头,你不去搞他,他迟早把你搞死。

“大橋さん、うちの店長のお呼びですよ。ちょっとこっちに来てもらいますか?”(大桥桑,我们店长叫你,你能到这边来一下吗?)笑翔喊道。

大桥不知是计,又或许是因为自以为逃过一劫而放松了警惕,转过身走过来。后屁股却暴露在张兵和王哥面前。

张兵眼尖,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一个箭步冲上去顺手一提就把一个黑色的平板电脑从大桥的后屁股兜里抽了出来。平板电脑是 Nexus 7,大小正好可以装在屁股兜里的那种。“哎哟,还是最新款呀,奶奶的,你这B为了揽客人,真的是下血本啊。。。”

王哥凑上去一看,平板电脑里果然藏着白雪公主呢。上去揪起大桥的头发,拖到电梯里。电梯门关上之前,笑翔亲眼看到张兵把Nexue朝大桥的头上砸去。紧接着就听电梯里传来了叮叮咚咚的声音,随着电梯的下降,声音听起来越来越远。

面对电梯里摊成一堆烂泥一样的大桥,王哥扔下来一句狠话,"小B崽-子,以后在立川,别让我见到你,见你一次打一次。" 说完扬长而去。

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大桥。

大桥栽了,笑翔却并不高兴。对于一个跟自己有过很多矛盾的人的失脚,他本来应该高兴地,却高兴不起来。海外的中国人,本来应该团结,却避免不了相互压榨,内斗的结局。这本来就是一个悲剧。大桥栽在了走偏门上,风俗店发纸本来就是偏门,而装女人在网上发纸更是偏门里面的偏门,这些笑翔都在做,或者曾经做过的事情,看到大桥的结局,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一样。

这次事件,导致笑翔思想上的一些转变。他深深地感到要想成为红灯区的案内人,就不能靠欺诈和捞偏门,必须从客人的角度出发实实在在的靠诚信来揽生意。不然,出事儿是迟早的事情 ——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笑翔客串做黑服做了一个月,店里的业务已经很熟了。熟悉了各个酒的名字,各种酒的做法,每个女孩儿的出勤时间,喜欢唱那首歌曲,大多数常连客的名字,来店规律等等。

笑翔觉得是时候重新下去发纸了。可是店长却没同意。

由于到了农历春节,店里的女孩儿回国过年减少了三分之一,店里女孩儿应付常连客人都不够,让笑翔下去拉客确实没有实际意义。看来笑翔只能等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几件事情。

先说关于菲律宾女孩儿Lily的。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