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7)

LensNews

67)  华盛顿宾馆

笑翔赶到宾馆,叫了半天门,长谷川诚司才出来开门。诚司穿着宾馆的浴袍还有拖鞋,开门后见到笑翔很吃惊。

笑翔也不跟他解释,直接进屋,却不见Lily的踪影。转过身来问诚司,“Lilyはどこだ?”(Lily在哪里?)

诚司也没回答,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笑翔隐约听到流水的声音,于是侧身开卫生间的门。诚司试图拦住笑翔,大声喊道:“ちょっと待ってよ、何をするつもり?失礼じゃないかよ。”(等一下,你想干什么啊, 这样很不礼貌吧。)

笑翔还是不理会他,打开卫生间套间的门,果然听到里面的流水声,浴室门口放着她的短裙丝袜。见到这个情景,笑翔犹豫了一下,但实在是担心Lily的安危,依然把门拉开了。

好在Lily并非一丝不挂,她穿着成套的玫瑰色内衣,蹲在地上,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喷头挂在墙上,水流开的很大,水落下来,不断地冲刷着墙壁,发出哗哗的声音。

Lily听到浴室门响,吃了一惊,大声叫了起来,但见到进来的是笑翔,似乎安心了一些。嘴里呜咽着叫了一声承桑以后,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笑翔本想上去拍拍Lily的肩膀安慰她,但见着她半裸的身体,有点尴尬的手足无措起来。索性转过身,说,“もう出て行ってよ。”(你可以出来了。)

关上浴室门,笑翔大声质问长谷川,道:“何をするつもりだよ。このやろう、説明しろ!”(你打算干什么,给我好好解释!)

”だから、普通のデートです。あなたに関係がないはずですよ。“(这不过是普通的约会,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的。)长谷川淡定的说。

长谷川这么一说,笑翔还真有点儿犯难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如果真的是普通的约会,确实犯不到笑翔来管。

做水商的女人,为了抓住客人,私下里跟客人”约会“的确实不少,比如澄子,每周五晚都会去一个满头白发的太客那里过夜,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儿。笑翔还曾经目击过智惠给一个常连客从爱情宾馆里出来过。公开的,半公开的,秘密的,店里干这样的事儿的女孩儿应该还有不少。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做”枕营业(まくらえいぎょう)“ —— 红灯区里陪酒女的一种营业方式罢了。承笑翔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笑翔潜意识里觉得,Lily早就跟长谷川有过交易了。长谷川几乎每天都来店里,每个月的消费都在40万日元以上,占Lily总营业额的一半以上。他既然付出这么多,Lily难道能不给他点儿”甜头“尝尝? 或者Lily给过了他甜头,他才能这么义无反顾的来店里找Lily。笑翔回忆起他们在店里的样子,Lily经常拉着诚司的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睡觉,完全是一副热恋中的情侣的感觉呀。

如果Lily和长谷川之间不过是”小两口吵架“,那笑翔这次冲动的跑过来解围,可真有点儿尴尬了。

正在琢磨着,Lily穿好衣服出来了。眼睛还是红红的。

”Lily,いったいどういうことだ。わけわからないよ。“(Lily,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越来越搞不清楚了。)笑翔问道。

Lily说,”だから、、、“ 憋了半天也不知道用日语怎么说,于是转用英文,”I was forced to do seKs ... I don't wanna do that with him.“ (他强迫我做那个,我不想跟他做。)

Lily虽然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英日双语并用的说,但笑翔问了半天,总算搞清楚了个大概。

Lily以为跟以前一样,这次同伴就是在吃晚饭以后就去店里。这次诚司很久没来店里玩了,她也想借机会把关系恢复一下,不想轻易就失去这么一个大客户。见面地点在立川的华盛顿宾馆,Lily自然欣然应约,之前他们在华盛顿宾馆的2楼餐厅吃过饭,那里的牛排确实是很好吃的。

诚司让她来房间找她,Lily也没有丝毫怀疑过诚司。他们”约会“了这么多次,彼此之间只不过是吃吃饭,看电影,逛逛街,拉拉小手而已。诚司是一个很绅士的人,从来没有对他有过过分的”要求“ —— 诚司就像一个神,只会施舍,不求回报。

但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神,其实诚司的心里早就已经失衡了。自从在香兰经历了那次不愉快,Lily在他心目里形象也起了变化,他以为Lily是一个玉女,但见到Lily竟然在圭介桑前的媚样,他开始觉得Lily不过是个见利忘义的婊子罢了。他自从那次发誓不去香兰以后,Lily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更是伤透了他的心。他内心的仇恨极具膨胀,开始为自己花了那么多的钱感到不值 —— 上百万的日元都花进去了,也就拉了个小手而已,真TMD亏大发了。

诚司把Lily约到宾馆,目的只有一个,搞定她!

Lily进了房间,发现诚司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柔体贴的男神了。没说几句话,就恶狠狠的一把把她按在床上,扒她的衣服,拽她的裤子,疯狂的吻她。Lily吓坏了,她终于明白了诚司今天把她叫到宾馆的意图。

她不想就这样失身,又知道面对诚司强力的意愿,自己即使强行抵抗也必定无果。于是心生一个缓兵之计,假装顺从,说自己想洗个澡把自己弄干净以后再”做“。在浴室里偷偷打电话给笑翔找来了。

笑翔听完Lily断断续续的叙述跟诚司支支吾吾的解释,也不想废话,带着Lily就往外走。诚司心有不甘,想上来阻拦,被笑翔一把拽到了身后。笑翔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闹到警察那里,对香兰,对自己,还有Lily没有一点好处。笑翔也不会打人,就是吓唬吓唬他,自从上次跟大桥打了一架,他在发纸的圈子也算小有名气了,诚司也不少听过笑翔并非是善茬。 但笑翔并不想惹麻烦 —— 他的方针就是,可以承诺绝不首先使用暴力,但绝不承诺放弃使用暴力。

总之,笑翔没有使用武力就把Lily带出了宾馆。由于逃的比较急,Lily把风衣忘在房间里了。笑翔要回去拿,被Lily给拦住了,她说不想再要那件风衣了。3月的东京的夜晚,温度虽然有所回升,但寒风还是依然的犀利。笑翔把Lily放到自己的车里,打开引擎,让空调吹出徐徐的暖风。然后,他回到香兰,打算把情况跟店长汇报后,就开车把Lily送回家。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