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8)

LensNews

68) Lily的身世

回到香兰,笑翔把Lily留在车里,自己一个人上楼跟店长汇报了一下情况。木村店长听了汇报,根本没有生气,十分淡定的问了问 Lily的情况,然后吩咐笑翔把Lily送回家。店长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福泽,算是结了当天的工钱,告诉笑翔今天送她回家后不用再回来了。

笑翔最初对店长有点期待,认为他会义愤填膺的回去找诚司理论一番,不揍他一顿最起码也要要一点慰谢料什么的。但店长明显就是想息事宁人,既然事情没有搞大,也就不想再去追究下去了。木村做事往往都留有余地的,他知道诚司一个穷屌丝,在香兰花了上百万,说不定早就穷途末路了,这才会做出今天如此失控的事情,再去逼他,不一定能得到赔偿,真把他逼疯了,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儿呢。诚司从村长已经都变成三胖子了,就不要再给他一棒子了。。。

店长让笑翔送Lily回家,而且给笑翔放了假。笑翔揣摩了一下店长的意思,觉得这个决定其实是很有学问的。Lily是笑翔介绍到店里的,Lily身上出了事情,笑翔应该负责给摆平。让笑翔陪Lily,一个是让笑翔安抚她的情绪,一个就是试探一下Lily那边有什么要求,别到时候一冲动去报警就不好了。遇到这种事儿,报警是最傻的 —— 陪酒女告一个给自己花了100多万的客人非礼,难度太大,日本不是天朝,长谷川诚司也不是李天一。报警,对Lily本人,诚司,香兰一点好处没有。

笑翔跟店长告辞,到楼下开车送Lily。Lily的家在昭和公园北面一个住宅区里,虽然距离立川车站不远,但住宅区里的道路狭窄且蜿蜒曲折,遇到对面来车有时候还需要后退一下让开路才能继续前行,3公里不到的路足足花了20分钟才开到家门口 —— 这是一个大概有10户左右的一个旧公寓。

笑翔把车停稳,琢磨着用什么理由让Lily把自己请到家里,对于单身女孩儿来说,把男人请到家里,往往意味着她已经做好了发生那什么的准备。不料,Lily却先开了口,用的是有些口音且蹩脚的中文,“一起上去吧?我家,家里没人。”

笑翔吃了一惊,虽说她整天在中国女孩儿堆里,但没听别的女孩儿说过她会中文啊,难道一直深藏不露?为什么?

Lily带着笑翔进屋,随手打开灯,打开空调。屋子里的格局很简单,进屋是个厨房,放着饭桌,正前面左右两间屋子。都开着门,一间和室,一间洋室。典型的2DK格局,昭和年代的公寓大都是这种设计。洋式里有一张单人床,笑翔想当然的以为是Lily的屋子,刚要进去,去被Lily拦住,带到了和室屋子里,屋子里没有床,笑翔盘腿坐到小桌子旁边的地上。Lily转身去厨房倒水。

奇怪,和室是她的屋子,那旁边应该是她妈妈跟日本继父的屋子,但那间屋子怎么只有一张单人床?

笑翔就问了一下,“お義父さんの部屋は?“(你继父的房间呢?)

Lily的表情有点儿不太自然。指了指旁边的屋子,然后又指了指笑翔的屋子,还是用磕磕巴巴的中文说道,”这个和室屋子,是我跟妈妈两个人的屋子。”

她妈和继父是分居的? 笑翔不便多问,看看周围的摆设,桌子上有一张照片,第一张是Lily和一个女人的合影。笑翔指着照片问,”この人は、お母さん?“  Lily点了点头。她看起来只有30多岁,眼眶陷的很深,南岛人种的特征很明显。笑翔感觉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Lily端过来两个玻璃杯,还有一盘果仁,放在小桌上。笑翔有点口渴,喝了一口却发现是酒。Lily笑道,”你没关系吧? 这个是菲律宾带来的Gin。“

看到Lily笑了,笑翔感觉到她的情绪可能好点了,刚才在车上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呢。笑翔用中文说,“去洗洗脸吧,都哭花了。” 笑翔故意说哭花了,是想看看她能不能听懂,试探她的中文水平。Lily露出困惑的表情,果然没怎么听懂,于是笑翔指了指脸,说,“脏了”。这次她听懂了,却回了句,“没关系”,然后大口喝了一口酒。

“你为什么会说中文?”  笑翔问道。

“跟店里的人学的啊。” Lily不敢正视笑翔,含糊的说道。又喝了一口酒,玻璃杯几乎要见底了。

笑翔理解为,这么喝酒是不是为了要压惊,而是直接奔着喝醉的的节奏。。。

“骗人!店里的人从来都没说过你会中国话这个事儿。你以前就会说,对吧?” 笑翔突然严肃起来,紧盯着她的双眼说道。他隐约的感到Lily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必须也只有在今天这个她心里比较脆弱的时候,才能把她的秘密给逼问出来。

Lily喝干了杯中的酒,道,“你不用这样,我今天已经打算告诉你了。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跟你说中文。告诉你我的身世,我的苦衷,想让你帮我。”

“帮你? 我? 怎么帮?” 笑翔有点儿糊涂了,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帮我找我的父亲。他是你们中国的,福建人。” Lily不紧不慢的说道。 她拿出一张照片,有些发黄的一家三口的合照,Lily指着合照里抱着小孩子的男子,说,“小孩子就是我,这个男人是我爸爸,他的中文名字叫 —— 黄勇胜。”

然后把她的身世跟笑翔娓娓道来。

Lily本来就是出生在日本的。20年多前的1992年,Lily的母亲跟亲戚来日本打工,不久就去了八王子的一家菲律宾Pub做陪酒。Lily的父亲黄勇胜是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来的日本,属于比较早的一批中国留学生。那时候的留学生,不像现在平均年龄小,黄勇胜来日本的时候都26岁了,在国内有社会经验,在农村发了半年报纸,上了半年学后,发现日本来钱路子多,而且来钱快,于是从学校跑了,到西东京立川,八王子这边混社会。后来就在酒吧里认识了Lily的妈妈,两个人后来同居,入了籍,不小心有了Lily。Lily妈妈的回忆,当时黄勇胜结婚工作很拼,工作到半夜,时不时拿回家一些二手的钱包,手表,随身听之类的高档货。再后来签证到期了,也没有办法更新,就算是黑了下来。

放眼全世界,有繁华区,红灯区就少不了中国人。当时立川,八王子附近已经有尚未完全成形的华人黑帮组织了。当时华人黑帮的形式跟现在差不多,也是分东北帮,福建帮,上海帮。但东北帮里残留孤儿二代拿日籍的多,出了事儿不怕进局子,而福建帮里黑户和偷渡客比较多,因此干事儿比较畏首畏尾,躲在暗地里干坏事的比较多,总是被东北帮压一头。黄勇胜当时就是属于福建帮的。

后来,1994年的秋天,Lily还不到1岁,黄勇胜就被警察抓到,因为不法滞在被强制遣返回中国了。Lily妈妈在日本失去依靠,在日本带着年幼的Lily也不容易生活,思前想后,最后母女二人还是回到了菲律宾。

1995年,被强制遣返后回到中国的黄勇胜去了一趟菲律宾,到Lily妈妈的老家,找到了她们母子俩儿。这张3人的合照就是那个时候在菲律宾照的。如果那个时候黄勇胜能够留在菲律宾,或者带着母子二人回福建的话,这个故事就会像童话图故事一样很圆满。但是,黄勇胜在菲律宾呆了一个多月以后,坚持要走,说一定要再次去日本。黄勇胜他不甘心就这样被遣返,尤其是怀疑他的遣返是被东北人给陷害了,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回到日本找害他的人讨个说法,还要东山再起。

黄勇胜确实又再次回到了日本,毫无疑问,被遣返的人短时间内想再回日本,必然走的不是正规渠道。黄勇胜到日本后,刚开始还经常打电话给菲律宾,信誓旦旦的答应Lily妈妈,说稳定一段时间以后就把她们母女俩儿接到日本。后来电话就越来越少了,再后来就失去联系了。

Lily懂事后,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就开始去当地的华文学校学习中文。她听妈妈说,自己的爸爸文化水平低,不会英语,日语也说的不好,更不会说菲律宾话,她学习中文,就是期待着有一天找到自己的父亲后,用父亲的母语跟他对话。

再后来,Lily妈妈说她要带着Lily再次去日本,只是想挣点钱,过家里过上好日子。尽管她从不承认是为了找黄勇胜,尽管她总是说恨死他了,但Lily不信。如果不是为了找爸爸,妈妈是不会跟一个日本老头结婚的,每年还要给老头100万日元。如果不是为了找爸爸,妈妈也不会选择在立川安家。如果不是为了找爸爸,妈妈也不会重操就业,人老珠黄的年纪还去菲律宾Pub陪酒。。。

Lily叙述完,已经是满脸泪痕了。笑翔这才明白她刚才不去洗脸的原因,反正还要在哭一回,洗了也白洗。

听了Lily的叙述,笑翔一下子解开了内心的诸多谜团。他一直搞不懂她一个菲律宾人为什么会到中国酒吧打工,也搞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跟40,50岁的中年男人聊天,甚至不惜得罪店里的其他女孩儿 —— 黄赌毒不分家,黄勇胜曾经涉黑,而在红灯区,风俗店的中国人里面必然也有人涉黑,她是想通过客人,寻找关于她父亲的线索。

笑翔暗道,Lily或许还不知道,香兰的幕后老板李研以前就是东北帮的头目,店长木村是他的马仔,而常客圭介桑,虽也是立川这边道上很有影响力的人之一。或许从这些人身上真能找到黄勇胜的线索也说不定。只不过,黄勇胜既然是遣返后二次登陆日本,不是偷渡,就是伪造其他身份才能来日本,来到日本后一定不会再用本名,这样无疑跟找人带来了很多难度。笑翔不禁皱起了眉头。。。

“承さん、お願いします。”(承桑,拜托你了。)Lily恳求道。她见到笑翔皱眉头,以为他要打退堂鼓,不愿意帮他。

笑翔点点头,算是答应帮她了。他的弱点就是,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他知道,Lily对他,并非是出于男女之间的爱慕(这点看女人的眼神就知道了,笑翔做店里的黑服这段时间,她几乎就没用正眼看过他。),他对于Lily来说,或许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的一个适合被利用的对象罢了。或许,在Lily眼里,要在茫茫的人海里找一个人,还有谁比笑翔更合适呢?一个整天在街上转悠,整天跟陌生人搭话,整天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把他们拉到各种风俗店案内人,当然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室内的温度随着空调的努力工作在不断的升高,Lily已经把外衣脱了。她穿着一个低胸的橙色的紧身线衣,前胸鼓鼓的,乳沟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笑翔这时候把她推倒,有99%的把握能把她办了。一来因为她被非礼不久心里脆弱,二来她有求于自己,即使内心不愿意也不会强烈拒绝。

但笑翔不愿意乘人之危,虽然他自己不敢自称君子,但至少在一个有求于自己的小女孩儿面前,却不想表现的太下流。那就算装,也要装一回君子吧,笑翔想。

出了Lily家,笑翔突然心情有些沉重起来,看了看表,发现时间还早,调转车头,直奔立川车站而去。他的目的地是立川女子学院,去找他心目中的女神 —— 上田彩,等她下班。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