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看日企的中国白领

LensNews

前些天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接受了一个对象为中国游客的导游培训。参加培训的人很多,大体上分为母语为日语以及母语为汉语的两组。母语为汉语的中国同胞们来自五湖四海,身份也不同,公司白领、留学生、老师、全职主妇等等都有。大家每天从早到晚挤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中午三五成群的去食堂吃饭,心里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多,混熟了就无话不谈。我是第一次和在日本公司里工作的中国白领打交道,发现了我们身上有很多不同:
1 着装正式
上课第一天,我穿了西服式夹克,里面是衬衫,下面是裤子,这就是我平时很郑重的着衣了。平时的打扮一般就是裙子配上衣,我喜欢穿有点复古味道的用了很多蕾丝的衣服,颜色淡雅,透露着浓浓的女人味。每天被几百双眼睛看着,我们学校的女老师们都打扮得很漂亮,走路也摇摆得既优美又稳重。但是第一天与大家见面,就发现无论男女老少,有多一半的人穿了西服。穿西服的基本上都是白领,穿得很自然,一看就是日常穿惯了。给我们上课的有个老师知道这群人里有比较穷的留学生,就说干这一行就要穿得像干这一行的,没有西服的人就去借,借不来就去旧货店买,但是没有明说大家每天都要穿西装来。
我每天就盯着人群里和我一样不穿西装的人,照样按照自己在学校里工作的风格穿。直到第四天,有个和我聊得比较多的女人忍不住在饭后盯着我开口了。
她问我:“你没有西服吗?”
我说:“当然有啊。”
“那你为什么不穿?”
“老师也没有强调说非穿不可啊。”
“她不是提到西服的事情了吗?日本人就是这个样子,会什么懂什么都是应该的,谁来教你啊?你当坐在后面的老师只是干坐在那里吗?大家穿什么来她都会记下来的。”
我顿时觉得后背上打了一阵寒颤,但还是辩解:“可是也有不少人没穿西装啊”
女人接着说:“我是在日本公司里被踢过来打过去才懂得这些的。要不是觉得跟你亲近,我才不告诉你呢?你怎么能跟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一样呢?”
我谢过她,第二天又穿了夹克来。我还是不习惯像那些日本白领一样每天穿西服过日子,而且我现在能穿的西服只有一身,本来有两身,最近长胖了一身穿不进去了,唯一的西服一年也就登场两次,还是等着最后面试的时候再穿吧。那些白领每天都穿西服,一套要上千块,也不知道她们每个月的工资够买几套西服,估计服装费开支不小吧。
2 动作敏捷
培训的最后两天是坐大巴去各个旅游景点参观学习,亲自练习导游。午饭大家就吃当地景点给准备的特色午餐,每个人的都一样。第一顿饭里有一个在日本很稀罕的龙眼(桂圆),我都十多年没见过它了,想留着最后慢慢享受。吃到最后,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和我关系好的那个女人来催我,你怎么还没吃完啊。我说这就好,赶紧扒拉了两口站起来。后来想起来,我怎么也不记得龙眼的味道,敢情我忘吃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悔恨至极。第二顿饭也很好吃,我又被剩到最后。当我知道午饭里的特别好吃的像酱豆腐似的东西在小店里有卖的时候,据说已经被大家一抢而空了。
不光吃饭,上厕所也是。每到一个景点,大家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女人免不了事多,而且上厕所时间还长,女厕所前总是排长队。我发现我总是排在后面,憋得够呛还微笑着让别人先进去,有几次差点赶不上出发的时间。平时在学校老师们去专用的厕所,如果有人进来了,那么在里面的人就会马上出去,几乎每次都是慢慢享用整个“单间”。平时大家互相谦让都让惯了,哪里见过这种手疾眼快的下了车就直奔厕所的精明女人们。要把我扔在日企里,估计我连一个月都熬不过去。
3 日语水平高
刚开始与这些人接触的时候,印象并不太好。因为他们之间用打情卖俏来代替打招呼,又爱大声说笑,就连隔着人也照做不误。但是一说到工作上的正事,各个都身手不凡,滔若悬河,敬语也使用得很准确,和课下打情卖俏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在日本生活了10年觉得自己已经很前辈了,但是比我长的人有的是。这些常年在日企工作的人,有同事暗地里比着,有领导的责备,还有很多研修的机会,比我受了更多的锻炼。可能我周围没有中国人,既没有竞争对手也没有人批评,一直处于一种自然生长的状态,进步得也比较慢吧。
4人际关系复杂
在日本公司里工作,一举一动都有同事盯着,有了什么事同事不和你直接说,而是跑到领导那里去打小报告,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犯了错,要挨领导的训。除此以外,还有可能受到“权力骚扰”和“性骚扰”。有个从澳门来的女人,长得又高又漂亮,据说以前在几家体面的公司上过班。我很好奇她为何现在成了自由职业,她告诉我她辞职了。以前的公司领导到了忘年会等宴会的时候,一喝醉了酒就乱摸,摸女职员的手寻开心。都已经辞职那么久了,她说起这件事还那么激动,说摸你你受得了吗?往下摸你受得了吗?而且他们还不认为自己不对,是你反应太大,我不辞职还有其他办法吗。
我虽然不讨厌学校,但一直在考虑还有没有比现在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参加这次培训也是探路。但是这次与日企的中国职员打交道,感觉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同事和领导每年一拨拨的换,但都对我非常友好,我从未受过任何欺负,也没有过心情不愉快的时候。培训完了回学校判学生的卷子,看到有些屡教不改的学生的可笑汉语,忽然觉得他们很可爱。做一行有一行的难处,我对日企的中国白领们多了一些同情与理解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