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培要强迫企业涨工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本周一(12月15日)表示其将会施压企业提高工资水平,从而将其经济政策所带来的财富惠及工人,实现消费提高、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

据纳斯达克网站报道,安倍晋三第二天(12月16日)在与日本主要商业游说集团和工会的会议上再次表示,“我们要求企业明年尽其全力提高工资” 。他要求那些收益最高的、从日元贬值中获益的出口企业提高薪资和资本投资。16日起草的协议还号召企业要实行“重视责任、角色和贡献的工资结构”以及“为有孩子的家庭分配更高的工资” 。

上周日,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执政联盟在众议院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安倍经济学未惠及民众是外界对于其主要的质疑,而安倍晋三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就是明年4月,即从日本下一财年开始,日本人的工资收入将增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安倍晋三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在其任期内股价的上涨和企业利润的提高还未转化为工人的利益。

停滞不前的薪资是安倍经济学所设想的经济增长良性循环里最为缺失的一环。AFP报道称,尽管饱受通货紧缩困扰的日本通胀水平终于有所提高,但工资的增长却非常顽固。低于通胀的工资增长以及4月份消费税的提高,大大削弱了消费者的实际消费支出能力。

彭博援引资本经济公司经济学家Marcel Thieliant的话表示,“日本疲弱的工资增长是提高通胀率和安倍经济学获得成功的主要绊脚石” 。高盛首席日本战略家Kathy Matsui也表示,“我们需要看到工资跑赢生活成本才行” 。

事实上,安倍晋三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一直在催促企业提高工资。今年1月,安倍曾发表题为《日本的工资惊喜》的文章,表示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积极的货币政策和灵活的财政政策已经起到了不错的效果,“第三支箭”—— 通过一系列政策促进私人投资从而提高生产率、支撑日本的长期持续复苏则需要更多的时间,而提高工人工资以应对消费税提高,是使日本经济进入良性循环的重要一步。

iMFdirect报道表示,在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取得一定成果之后,需要靠实际工资的增加来推动日本经济朝着可持续的、私人部门推动的经济转型。

然而,尽管日本劳动力市场日益紧缺,日本企业仍然不愿意加薪。2月份路透的一份调查显示,在调查覆盖的241家公司中,只有五分之一的日本企业计划2014年为员工增加基本工资,仅有11%的公司计划同时增加基本工资和奖金,66%的企业维持基本工资不变,同时可能会增加奖金,还有16%的企业表示没有任何加薪计划。

未来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是企业不愿加薪的一大原因。一些日本企业高管曾在今年1月份表示,承诺加薪还太早,薪水一旦提高,就不能在不损伤士气的情况下再降下来。日本第二大连锁便利店运营商日本罗森株式会社(Lawson Inc.)的首席执行长Takeshi Niinami也曾表示,今年提高基础薪资为时过早,但如果日本明确摆脱通缩,该公司明年将能够加薪。

另外,金融时报报道称,日本在岗就业人员主要仍是那些受到高度保护的正式员工,他们效率不高,又很难被解雇,这也导致日本企业不愿提高工资。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很多日企没有大量裁员,而是选择减薪以保留工作岗位。此后,企业在困难时期减薪而在回暖时期不加薪的模式就一直保持了下来。自2000年以来,日本名义工资水平以平均每年0.8%的速度下降,而美国和英国名义工资平均每年增长3.3%,法国增长2.8%。

从最近安倍晋三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看来,他接下来面临的局势并不乐观。今年6月,作为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他宣布了一揽子措施以刺激日本经济,包括削减企业的税负,以及通过提升女性和外国人在劳动力市场的比例来改善劳动力市场的僵化局面,但市场反应平淡。

为了减少日本巨大的公共债务,今年4月,安倍政府宣布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至8%,但却事与愿违,重创了正在复苏阶段但依旧脆弱的日本经济,第二季度GDP下滑7.3%,第三季度下滑1.9%。

11月中旬,安倍晋三宣布将下一次的消费税上调计划推迟18个月至2017年4月实行,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众对于未来政策的忧虑,但也意味着安倍晋三需要在那之前,为通过提高薪资来维持消费的承诺给出一个较为满意的答案,否则消费税的上调将再次降低民众的实际购买力。

路透报道表称,接下来工资问题对安倍晋三的考验比选举的考验更加凶险。如果安倍晋三不能履行提高工资的承诺,2016年举行的上议院选举将会作出和这次众议院选举不一样的裁决。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