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

4) 店长

笑翔坐电梯直上7楼,出了电梯的正对面就是一扇粉红色的门。相比门上挂着的紫色的“香兰”看板,“18歳未満入店禁止”倒是给人的感觉更深刻一些。

笑翔看了一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笑翔的留学时代经历了很多次面试,根据他的经验,太早和太晚敲门都不好,最好是提前5分钟进门。他见还有点儿时间,就在走廊里转了转,以便熟悉环境。电梯的右侧是安全防火楼梯,左侧则是一个晾台。

笑翔走进晾台,里面放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啤酒箱子,纸壳子之类的杂物,一把破座椅,破茶几,破茶几上零零散散的有几个咖啡罐,有的上面还插着烟头。笑翔点了一支烟,朝远处望去。一片灯火阑珊,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人群,皆为利来利往。在繁华喧闹里,充斥着金钱,欲望,欺骗,快乐痛苦,纸醉金迷。。。

一根烟过后,笑翔止住感慨,定了定神,转身敲门进店。屋里一共三个人,一个高大魁梧的40岁的中年男人,一个50,60岁的老人,一个30岁左右的化妆精细的女人。

我以为女人就是发微信消息的“哎呦妹”,于是冲着她说,“あゆみさんですか?面接に参りましたものですが、承と申します。” (您是哎哟妹吗?我是来面试的承。)

那个女人摇摇头,用有些中文口音带还算礼貌的日语说,“ママさんは、本日、同伴になりまして、9時に出勤する予定です。こちらは店長でございます。”  (妈妈桑今天同伴,预计9点钟来能出勤。这位是我们店长。)

然后她又对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说,“店長、ママさんが紹介してもらった呼び込みの人だと思います” (店长,这个是妈妈桑介绍的发纸的人。)

这个女人是店里的陪酒女之一,艺名“ちえ”。只有假名,没有汉字,为了方便叙述,就叫她智惠。虽然在这几句话里,智惠貌似表现的很礼貌。但笑翔对她的第一印象没什么好感。

第一,笑翔只是确认了妈妈在不在店里。而她却透漏了许多别的信息,比如妈妈今天同伴什么的。虽然表现的很亲切,但给然感觉就是个大嘴巴,口风不严。

第二,日语里有些微小的语法错误,比如“が紹介してもらった”的が应该用你に等等。笑翔就感觉她可能努力的学过日语,但没有经过留学时代系统的学习。很可能是通过跟日本人结婚才来的日本。笑翔对有真感情的国籍婚姻不反对,但内心深处对那些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国籍相亲式婚姻则有些抵触。

店长这时候,才开始跟我打招呼,也没有自我介绍自己叫什么名字。张嘴就问笑翔,“今日、働けるのだっけ?” (今天能上班吧?)店长的声音,很洪亮。

“はい。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是的,请多关照。)

“報酬とか、ママから聞いたね?” (关于报酬,从妈妈桑那里了解了吧?)

“はい、聞きました。8時半から2時まで、基本給5000円プラス歩合制。1名のお客さん付き、20%アップ。ただ。。。”
(是的,都听到了。8点半到2点,基本给5000日元,再加上每名客人20%的提成。只是。。。)
笑翔本来还想确认一下,却被店长打断了。

“ならOK.ただ、お客さんは、新規お客じゃねぇとダメだよ。” (那就OK了。只不过,客人的话,不是新规的就不行了)。店长的意思是说,客人不是新的客人,那些常客就不没有提成了。

店长的语气,让人很不舒服。虽然我是刚进店里新人,但毕竟初次见面,多少应该用点儿“呆死,骂死”吧?语气里一律说话是简体也就罢了,居然还打断我的提问。而且,他的语气再联想到外形,多少让人感觉到“ヤクザっぽい”(像黑社会的)。

笑翔点了点头,发纸这个活,每个店有每个店的规矩的,既然有基本给,那么只对新规客户有提成也没什么好说的。笑翔这个时候已经隐约感觉到店长强调新规客户,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说法,想在深入确认点儿什么,但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提问好,只好作罢。

“じゃ、行こうか?”(我们走吧?) 店长已经开门去按电梯了。

笑翔有点意外,可以说迷茫了。他本来以为来面试嘛,应该会被提问一些问题,比如以往的工作经验,现在拿什么签证啊,最起码写个履历书,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这些过程一切都没有,就要开工了。

而且,最关键的,尼玛连店里怎么个消费都没跟我说,去外边拉个毛客人啊?

“了解しました。最後一つだけ、料金システム等をご説明頂きますでしょうか?”  (明白了,最后一个,能给我介绍一下客人在店里如何消费吗?)

“下に千葉というやつがいるから。同じくうちの呼び込みをやっている人。彼に聞いて。” (楼下有个小子叫千叶,他也是我们店里发纸的,你去问他吧。)

笑翔觉得这个店长,不太愿意跟自己说话。从接待他的种种反映来看,可以用漠不关心来形容。笑翔很想知道,店长到底为什么会对一个新来的漠不关心呢?

店长快要出店的时候,另外一个店里的老人一边擦着杯,一边冲笑翔微笑着说,“頑張ってね。”(加油啊。)

笑翔礼貌的回道:“頑張ります。”又对店内里屋清扫的智惠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趁着这个机会,他环顾了一下店的四周,熟悉环境。

房间大概50平米左右,属于套间格局。外间进门左手边是吧台,老人在吧台内侧,毫无疑问他是负责做酒水的服务员。吧台外侧有几个高脚凳子,属于预备的座位,这个作为什么时候用,给哪种客人用,都很有说道的。

里间面积比较大,四周墙壁都有电视,最里面靠近厕所的墙壁上的电视最大。四周的沙发都是红色的,很喜庆,目测能容纳30个人同时作乐。

环境还算不错,至少装修什么的不比日本的那些kyabakura差。就是不知道女孩儿的质量如何。笑翔暗自琢磨着。

坐电梯下楼,狭小的空间只有店长和他两个人,且被店长魁梧的身材占了大半。笑翔为了摆脱尴尬,主动问到,“このへんの呼び込みって、エリア制限はありますか?” (这一带的发纸,有什么区域限制吗?)

区域限制,笑翔以前在新宿打工的时候听过这个词。各个利益集团(黑社会)是分地盘的,发纸的不能过界。一旦过界,小则发生口角,严重会发生黑社会之间的冲突。而且各个帮派也比较复杂,除了日本人的黑社会,还有中国东北残留孤儿后代帮,在日韩国朝鲜人帮等等。

店长有点意外,可能感到笑翔知道的还挺多的,用正眼看了笑翔一眼,道,“立川、そんな面倒くさいのものはないよ。どこに行ってもOK。よく知ってるね。以前、働いたことあるの?どこかで。” (立川可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东西。去哪里都行。知道不少啊,以前,在哪里做过吗?)

“新宿です。2週間程、短かったですけど。” (在新宿,只做过两周,很短。)其实笑翔的留学时代,在新宿做过的并不是发纸,而是鸭店(ホストクラブ)的男公关。他算是打了个马虎眼,不算撒谎。你不是问我在哪里做过吗? 我就说做过。可没说做过什么。

店长恩了一声,目光突然显得有些忧郁。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脖子,笑翔瞥到了一块半尺长的刀疤。

电梯到3楼的时候,门开了一下。电梯口站着一个身材超级性感的高挑美女,模特一样的感觉。她看到电梯已经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占据,就礼貌的摆了一下手,示意我们关门。然后用温柔的声音对旁边的客人说,“たいへん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が、もう暫くお待ち下さい。” (十分抱歉,请在稍等一下。)高挑美女低头道歉的时候,胸光毕现。

电梯重新关上,店长说,“ジロジロ見るなよ!本物じゃねぇし。” (别看来看去的,也不是真的。)

笑翔暗道,“不是真的?店长怎么知道的?莫非吃过后辩的真假?”

后来才知道,店长虽然没吃过,却也真知道是假的。这个平成大楼里,还真藏着很多有意思的事儿。

电梯下到一楼,店长揪起衣领,嘟囔了几句,“ちば、ちば、新人がきたよ。”(千叶,千叶,新人来了。)原来店长的衣领上夹着一个对讲机。千叶和店长平时就是用这个对讲机彼此联系的。

电梯们打开,一个穿着大衣的小个子男人站在门口,鞠了一个60°的躬,说“おおーす!”
(おおーす就是お疲れ様です的简称。辛苦了的意思。)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