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1)

11) 寻找出租车的大叔

笑翔看了看表,已经接近深夜一点多了。从立川通往各个方向的电车陆续到了终电时间,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平成大楼楼下的以及街口的发纸人,也变得无所事事,三无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聊着天。

过了深夜,气温越来越低,且潮气也越来越重。很多发纸的日本人,需要温度舍弃风度,不知不觉的都脱了时尚短风衣,换上了稍显臃肿的长身羽绒服。

承笑翔穿着单衣已经在外边连续站了4个多小时,没喝过一口水,没去过一趟厕所。之前路上行人多的时候,他还能看靠不停的移动招呼客人来取暖。现在行人稀少,他只能靠原地不断的踮脚来让身体保持散发热量。

他又累又饿,又困又冷,拿出千叶买的那罐已经冻的冰凉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走到平成大楼侧身的便利店门口扔空咖啡罐。来到便利点门口,刚把空罐扔到垃圾桶里,突然从身后被拍了一下肩膀。笑翔转身一看是一满嘴酒气的大叔,大叔道:“お兄さん、タクシー乗り場を探しているやけど、どのへんにあるか教えてくれへんか?” (小哥,我在找出租车乘车站,能告诉我在哪里吗?)。

日本东京的大的车站附近都有一个专门的打车的出租车站,想打车必须在那里排队。如果你在车站附近任意的地方招手打车,即使是空车,出租车司机也不会停下来拉你。因为大家都在车站排队等着打车,你在任意地点拦车,会被默认为是插队行为。

听到大叔关西的口音,笑翔感到很亲切,因为他当年在日本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以关西的兵库县的加古川市,他在那里读了语言学校后才来东京上的学。他于是也用关西话回道,“自分もよくわからへんやけど、たぶん突き当りを右側の歩道になるやなぁ~。連れて行きましょうか?” (自己也不是很知道,可能在前面右侧的街上。带你过去找找吧?)

笑翔发纸的时候,见到街口有一个出租车经常停靠的地方,但不确信是不是停车点,也没有把话说死。反正现在也比较闲,就带大叔找找也无妨。

“どうも。お兄ちゃんも関西人やろう?”(那就多谢了。小哥也是关西人吧?)大叔也没有多客气。

“いいえ。昔、加古川に1年程いましたから。そこで関西弁も少し喋れ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て。”(不是。以前在加古川那嘎达带过1年左右,在那里多少学会了点关西话。)

笑翔和大叔边走边聊,不知道这个关西人本来比较热情,还是大叔有点儿喝多后,话也多了起来。原来大叔是做注文住宅盖房子的,刚来东京出差,做一个小项目。晚上跟朋友喝酒喝到这个点儿,这才打算打车回宾馆休息。

转过街口,果然看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空出租车。

“お兄ちゃんも早く帰ったほうがええよ。” (小哥也快点回家吧。)

“僕、未だ仕事中です。キャッチをやっていますんで。” (我还有工作,在做发纸拉客。)

“そんなんや!何お店?” (原来如此啊,什么店啊。)

“pubっす。よろしければ、是非遊びに来てください。”(Pub。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过来玩啊。)笑翔一边说,一边拿出店里的割引卡双手递了上去。

“シャンラン?よし、分かった。今日はいっぱい飲んだから、限界になったちゅうわけやん、また来る。すまん。” (香兰?好的,我知道了。今天喝多了,已经不行了。我还会来的,不好意思。)

正好这时,出租车自动门打开了,大叔把割引卡揣进兜里,冲笑翔笑了笑,上了车。

笑翔回到平成大楼楼下,看见千叶在哪里叼着烟闲晃着,就跟他说了刚才关西大叔的事儿。

”またくるって、信じていいっすね。“ (他还会来,能信吗?)笑翔自言自语道。

“アホか!?来るはずがねぇよ。ごまかすに決まってるでしょう。だいたいくるといったお客さんが、ほとんど来ないよ。今までの経験から見るとね。ついうか、あの人、酔っ払ったし、信用できるわけねぇだろう。” (傻吗?肯定不会来的。那都是忽悠你的。一般说来的客人,基本都不回来的。这是我的经验得出的结论。还有,那人不是喝醉了吗?更不能信了。)千叶真的是很闲,张开他那张漏风的嘴,叽里咕噜的一顿说教。

过了一会儿,大概一点半左右,店里的客人基本上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千叶又把车开到楼下,分批送小姐们回家,住在附近的先送,相对比较远的后送。

两点的时候,笑翔终于熬到了工作结束。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7楼。店长和中村在外间,里间只剩下两个应该住的比较远的小姐还留在店里陪一个老头唱歌。

店长貌似低着头在查账,看到笑翔进屋,也不说话,从兜里掏出5000日元,放在桌子上。然后给千叶打了电话,笑翔听着,意思说今晚送小姐的任务千叶一个人都能搞定,不需要笑翔开车送姑娘们回家了。

店长挂了电话,把桌子上的钞票往前推了推,道,“今日、ゼロだね。” 5000日元,是发纸工作的底薪。今天笑翔没有叫进来一个客人,提成为0。

笑翔说了声,嗨伊。本想解释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本来想说,“发出去了一些割引卡,有些客人拿到卡以后说有时间会来光顾香兰。” 但想到千叶说的话,还有店长冷漠的表情,他想还是不要解释为好。

笑翔把钱揣在兜里,正要转身离去。从里间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笑着用中文说,“第一天估计你还不适应周围的环境。以后会好的。”

笑翔听她说话,第一反应是这个声音在在哪里听过,所以答应的迟疑了一些。中年女人格格的笑道,“我就是あゆみ呀,这家店的妈妈桑。我们通过电话的呀。”

“噢——” 笑翔这才反应过来,大窘,连说道,“你好,真不好意思,没听出来。” 笑翔快速的瞥了一眼妈妈桑 —— 这是一个稍微有点丰满的女人,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精致的化妆让她看起来只有30多岁的样子,但脖子上的皱纹出卖了她的真实年龄 —— 她至少有40岁了。

“天冷,明天来多穿点儿。” 妈妈桑说道。

笑翔瞬间就被感动了。但随后冷静下来,心想:“有素养的水商女有着一种能够迅速建立亲和力的本领,果然是名不虚传。自己可千万不能被迷惑住了。”

2点半左右笑翔才回到家。收拾完后上床时已经三点多了。考虑到自己7点就要起床上班,他给了自己一些快点入睡的压力。也许超过了平时一贯的睡眠时间打乱了生物钟,也许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了他太大的压力的缘故,他竟然翻来覆去的迟迟无法入睡。

他起身打开台灯,拿出纸笔,想了一下,草草的画了一幅平成大楼的地形图,开始总结一天的经验教训。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