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4)

14) 讨厌外国人

从楼上居酒屋里下来的小团体,大约有10个人左右,刚一出来就分成了两个圈子。3,4个女人和2,3个年轻男人聚成一个小圈子,剩下的年长的大叔们又聚了一个小圈子。笑翔犹豫了一下,决定从大叔们那个圈子下手。

“どうも。この後のご予定は?2次会のご予定はございますか?”(您好。请问之后的有什么预定吗?有二次会的预定吗?)笑翔摆出一副自己都讨厌的贱次次的笑脸,拉高声音问道。

“あるけど、あっちの若者に任してる。”(有是有,不过已经交给那边的年轻人负责了。)一个中年男人微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那个年轻人的圈子。 笑翔瞥了一眼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几个年轻人已经和一个居酒屋的发纸人交涉上了。

“そうですか。うちも飲み屋ですけど。只今の時間帯で安くしておりますので、いかがでしょうか?1時間2500円、飲み放題、歌い放題ですよ。” (原来是这样啊。我们店也是饮酒屋,现在的时间段,打折。1个小时2500日元。随便喝酒,随便唱歌。)

“どんな店?女の子がいる店なの?”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发话道,可能从价格上看出,笑翔所说的“飲み屋”不是普通的“居酒屋”,一定有女孩儿陪酒的那种。

笑翔心中暗喜,拍地摊的就怕自己的商品无人问津,只要有人问价,就有了交易成功的希望。“はい、女の子がいます。うちはパブなんです。”(是的,有女孩儿。我们店是Pub。)笑翔一边说,一边拿出割引卡。介绍店的时候,故意把Pub前面的China省去了。

“香蘭?何?女の子は中国人なの?”(香兰?什么?女孩儿都是中国人吗?)另一个喝的满脸通红的看着割引卡的字说道。不得不说,香兰这个店名起得太中国化了,虽然借用的是日本人山口淑子“李香兰”的艺名,但一看名字还是让人联想到中国女人。

笑翔立刻感觉气氛不好。虽然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称呼,极少用带有侮辱性质的“支那人”,但直接说“中国人”往往没有什么好的意思,比较中性的表达是“中国の人”,而礼貌的表达是“中国の方”。

“外人なんか嫌だよ。あいう店に行くなら、純粋な日本人の店に行きたいっすね。ごめんね、お兄さん。” (讨厌外国人啊。如果去那种店的话,还是想去日本人的店啊。对不起啊,小哥。)最开始回话的那个中年男人看来地位最高,做了总结性陈述 ——  直接把笑翔拒了。

“女の子の日本語は、全然問題ないっすよ。可愛い女の子がいっぱいしますし。”(女孩儿的日语完全没有问题。很多女孩儿都很可爱的。) 笑翔还在做最后的游说,虽然他觉得店里的女孩儿岁数偏大,没几个可爱的,但还是昧着良心忽悠。

“言葉の問題じゃないよ。お兄さん、分からないの?” (不是语言的问题啊。小哥你难道不懂吗?)

笑翔看到为首的那个中年人脸上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只好作罢。其实他感觉到,其他几个人还是有一定兴趣的,但既然是集体活动,里面有一个人不中意,那活动自然就组织不起来了。

就跟中国也有愤青一样,在任何国家,都有一小撮排外的人,日本也不例外,甚至由于岛国文化的影响,排外的人的情绪可能会更强烈一些。讨厌外国人,不是因为他们不会当地的语言,而是文化的隔阂和先入为主的观念造成的。越是社会底层的人,越是教育程度低的人,排外的比例也就相对比较大,情绪也会相对比较强烈一些。

立川这边,相对于都内,无论人的平均年收还是综合素质都会比都内差一些。穷人多,排外情绪也就相对强烈些。

笑翔做了多年的风俗店相关工作,对排外的日本人也算见怪不怪,所以也没有感到愤慨,只是因为没有拿到这一单生意而有点遗憾。不过转念一想,之前在周围别的地点拉客,少有客人问津的,现在至少有客人肯关注你,说明地点选的正确,算是有一点点小进步了。

笑翔后退了两步,退出中年人的圈子,静观旁边那组年轻人和居酒屋之间的交涉。居酒屋那个发纸的男孩儿,白白净净的,留着一撮小黄毛,紧身皮衣(挂链子那种),下身紧身裤,尖头大皮靴 。说话也细声细气的 —— 给人一种伪娘的感觉。

交涉看来不顺利,年轻人之间也有分歧,女孩子们貌似想去卡拉OK唱歌,男孩子们想去喝酒(估计想把女孩儿灌醉,借机占便宜)。但最终,女孩儿的意见被得到尊重,2个圈子人合到一起,直奔后街卡拉OK店而去。

“伪娘”叹了一口气,临走的时候怨恨的瞅了笑翔一眼。搞得笑翔莫名其妙的,“死人妖,你丫拉不到客人,跟我有毛关系。”

笑翔重整旗鼓,前后溜达着,接着寻找合适的目标。抽空他瞅了瞅平成大楼那边,正好千叶也看他这边呢,举起了2跟手指,意思是他现在状态是 “+2”。【+】(プラス)、【-】(マイナス)也是他们的术语或者叫暗号。表示的是店里小姐和客人之间的数量关系,+2的意思是小姐现在比客人多两人,对于店里来说,是不好的状态,但对于外边拉客的人来说,则是利好消息。如果到了—2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发纸的可以歇了。因为即使拉到客人,也进不去店, 咧嘴吹灯 —— 白费劲。

瞥了一眼沙酱那边,两个人还是悠闲的聊着,喝着咖啡,抽着烟。笑翔想,可能现在还不到炮店的营业高峰时间吧。

这时候,“伪娘”回来了,昂着下巴,屁股一扭一扭的。笑翔定睛一看,靠,伪娘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大围裙的,手里拿菜单的发纸人。

“咦?难不成他们是来找我的?”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