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5)

15)默认规则

“伪娘”带着一批人气势汹汹的杀过来,正是是来找笑翔兴师问罪的。她or他站在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矮胖日本人后身,小声说,“あにき、こいつだ。”(哥,就是他。)

笑翔心里冷笑了一下,心想这个伪娘长得像个娘们儿,做起事儿更像个娘们儿,连当面跟他对峙的勇气都没有,竟然回去找了一批人来替自己出头。笑翔突然想到刚才拉客时候的情景,大概猜出来伪娘找上自己的原因了。

果然,络腮胡开始发难,“さき、うちと被ったでしょう?” (刚才,跟我们重了吧?)

“かぶる”也是发纸行业的专业术语,可以翻译成“撞车”,意思是两个不同店里的发纸人,同时叫了同一批客人。发纸(呼び込み)这个行业里,有一条彼此之间相互遵守的默认规则(日语叫“暗黙のルール”)。为了避免同行业之间不必要不正当的竞争,当一个店的发纸人同一伙客人进行交涉的时候,其他店的人不得参与进来。如果前面的店与客人之间已经形成交易了,那么其他的店就更不能再上去抢生意了。当然,如果客人拒绝了第一家店,也就是交涉谈崩了,发纸的人自然会跟客人分开,这时候其他的店才有机可乘,上前继续拉这批客人。

其实,故意去跟别的店撞车,是在这行业里比较让人忌讳的事儿,比如一家店本来跟客人谈好了,40分钟2500块,你冲上去说,“等一下,客人,我们店40个小时2000块,店里姑娘都18,9,女孩儿长得水灵的脸蛋可以捏出水来。要不要来我们这儿看看啊?” 那别人家就没法做生意了,不扁你才怪。

一般来说,日本这个社会里,大多数的日本人,都是比较讲究秩序,遵守制度的。大家都会遵守秩序,很少有故意撞车的事儿出现。而且干发纸时间长了,周围谁是发纸的,谁是客人也都清楚地很,连不小心发生的撞车的概率都很小。

偶尔发生的撞车,往往出现在目标客人比较多,分成了好几组的圈子的情况下。别的店发纸的在跟领头的那组交涉,你没注意到,跑去别的组那里去招呼客人,很容易被人误会是在背地挖墙角。如果是无意的,这边一个眼色,就足够通知那边,这组客人我正在拉着呢,别靠过来。如果两个发纸的都是熟人,过后解释一下,道个歉,也就完事儿了。

今天这件事儿发生在笑翔这个新人身上,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首先,笑翔在跟那伙中年客人交涉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到伪娘已经先入为主了。谁先谁后,就好像足球比赛里边裁吹半个身位的越位球,其实也很难判断。

其次,笑翔在看到伪娘跟年轻人那一组交涉后,不断没有退出,反而继续跟进,在伪娘那边看来,就有点故意挑衅的意味。

再次,伪娘很可能把这次没抢到客人归罪于笑翔的介入,而笑翔过后也没有跟伪娘道歉的意思。

最后,笑翔是新面孔,应该是比较容易涅的软柿子。居酒屋那边要借教育教育这个“破坏秩序的人”的机会,树立一下威信。

可是笑翔也不是什么善茬,更不是什么软柿子,觉得自己在道理上也不理亏。于是不卑不亢的说,“かぶったなぁ。でも、たぶん、こっちから先に入ったよ。”(好像是叫重了,但可能是我这边先叫的的客人。)意思是即使撞车了,也是你们撞上来的。

“ちげぇよ。こっちは先に入ったんだよ”(瞎说,这边先进入的。)伪娘仗着人多势众,提高声音叫道。

“とにかく、謝れ!” (不管怎么说,先道歉。)络腮胡也不问情况,开始对笑翔施压。

笑翔也不做声,瞅瞅周围这几个货,除了络腮胡大概30岁左右以外。其他的人都是些20出头的小朋友而已。在日本这么多年,他极少看到日本人有主动动手打架的,况且自己身高183,身材匀称,站在这些小朋友面前,自有一种威慑气势。

后面的小朋友们,看见笑翔不做声,一齐喊起来,“謝れ、謝れ。”

笑翔完全可以道歉,一走了之。但今天低了一次头,以后在这片就不好混了。日本人的“いじめ文化”(欺负文化)深入社会各个阶层,他们就喜欢痛打落水狗。想到这里,只能硬着头皮僵持下去。正想着怎么了结这件事儿呢, 沙酱旁边那个中国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张口就骂了一句:

“おまえら、うるせぇんだ。”(喃们这帮彪额,拜嘈嘈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