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7)

17)快进嘴的肥肉

笑翔所在的D区域,明显比第一天几个打游击的那几个不固定地点要好一些。虽然跑前跑后干了两个多小时仍毫无斩获,但很多客人都对香兰这家PUB表现出了兴趣。问价的人多了,也就给了笑翔希望。他相信,如果运气好点儿,或者自己交涉能力在提高一点儿的话,一定抓到客人的。

所谓交涉能力,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忽悠。笑翔本来是个实在人,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瞎说实话是拉不到客人的,只有忽悠才能拉到客人,才能赚到钱。况且,你如果不去忽悠客人,客人就会被别的拉客的忽悠走。

笑翔看到从后街走来两个客人,穿着工作服,步伐缓慢,谈笑风生。这么晚在大街上晃悠还不着急回家的客人,十有八九是出来玩的,于是笑翔一路小跑抢在其他的发纸人之前跟两个人接触。

“飲み屋のご利用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您在找喝酒的店吗?) 笑翔装出假笑,殷勤的指着割引卡问道。

“何の店?キャバクラ?” (什么店?是KyabaKura吗?) 体型较胖的客人问道。

“はい。うちは一応パブですけど、キャバクラと似たようなもので、可愛い女の子いっぱいしますよ。キャバクラと違って、カラオケ無料なんです。” (是的。我们店虽然是Pub,但跟KybaKura差不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儿。跟KyabaKura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店的卡拉OK是免费的。)

笑翔在说“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儿”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那些30多岁的大姐们,脸上搽的粉比鞋底都厚还照样能看到皱纹,化完妆后体重都会净增2公斤。任何智力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把他们跟“可爱”两个字联系在一起。但他必须这么说“可爱”,说了可爱就可以给客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可爱”几乎是日本男人找女孩儿唯一标准。

“いくら?”(多少钱啊?) 胖客人接着发问道。

“1時間2500円。立川で一番安いパブです。” (1个小时2500。在立川这里是最便宜的了。) 笑翔接着忽悠,他知道香兰的价格比较低,但说立川第一便宜,那纯属扯淡。店里的中村说,南口那边一家中国福建人的Pub,开了20多年,当初20多岁的大姑娘小媳妇开店元老,都做成了50多岁的大妈,那边的价格据说更是低的离谱,1个小时2000块都做。

“確かに安いですね。”(确实比较便宜啊)胖客人肯定的说道。然后用眼神征求着另一个同伴的意见。

“女の子の質は?年はだいたいいくつですか?”(女孩的质量怎么样啊?都多大年龄?) 另外一个瘦一点的客人问道。眼神犀利,问的话也犀利。估计是被别的店忽悠过好几次的老手了。

“三~、殆ど20代後半ですね。”(3~、大部分都是20年代后半的) 笑翔还是太老实了,忽悠的功夫不到家,不小心说漏了嘴,差点瞎说实话,告诉客人店里的小姐都是30岁以上的。但客人还是察觉到了。

“今の反応が怪しいね。お兄さん。嘘ついたでしょうか?” 瘦客人笑道,犀利的眼神仿佛一下就把心虚的笑翔给看穿了。

笑翔有点尴尬,但当然不会轻易放弃,正在考虑怎么挽回,突然这时候,马路对面的沙酱冲着笑翔招手喊道,“香兰,香兰。”

笑翔也不知道她那边有什么事儿找自己,但眼前的这两个客人是个已经到手了,但还没进嘴的肥肉,周边的土拨鼠那伙人都在盯着呢,自己只要一放手,那帮人就会接踵而至,就再也吃不到了。

笑翔跟沙酱招了招手,喊道:“ちょっと待ってて、今取り込み中。” (稍等一下,现在正忙着。)

随后定了定神,跟眼前的两个客人说,“じゃあ、店に行ってみたらどうですか?お客さんの自分の目で確かめて頂きますか?”(这样吧,去店里看看好吧?客人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确认一下。)

让客人上去看看,至少还有机会,如果就这样把客人放走,之前的口舌就白费了。

“本当?可愛くなければ、帰るよ。” 瘦客人依旧犀利,毫不客气的说道。

笑翔把客人带到店里,两个人瞥了几个姑娘一眼,虽然有点儿犹豫,但私下商量了一下,还是走了。

电梯里,胖客人拍拍笑翔的肩膀说,安慰道:“ごめんね。”(对不起啦)

第二个犀利的客人笑着说,“お兄さん、20代の女の子なんかいないじゃないっすか?” (小哥,哪里有什么20岁的女孩儿啊。)

笑翔只能尴尬的笑笑。

电梯门打开,大桥站在电梯门口要上楼,他身后跟着一个客人。笑翔和客人对视了一下,彼此异口同声的“啊”了一下。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