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8)

18) 纷争

“ホンマに来たやんか?” (您真的来了啊。) 笑翔高兴的说道。眼前这个人,正是昨天那个寻找出租车站的关西大叔。笑翔按住电梯门,一边示意大叔进来,一边跟旁边的大桥简单的说了句,“ありがとう、こちらで引き取ります。” (多谢,这边交给我好了。)

“おい、昨日のお兄さんやなぁ、ずっと探したやけど、どこに行ったか?” (呀,是昨天的那个小哥呀,刚才一直在找你,去哪里了?)大叔笑道,然后跟身后两个同样穿着工作服的同事介绍道,“昨夜、この町で会ったお兄さん、タクシーを拾ってくれて、ホンマに助かった。”(这就是昨天在这边遇到的小哥,帮我叫到了出租车,帮了大忙。)

笑翔把大叔和另外两个让进电梯,直接按下来关门键。电梯外的大桥表情复杂,貌似有话要说的样子。

“先、取り込み中でした。すみません。でも場所をよくわかって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ね。” (刚才比较忙。但您可真能找到这儿啊。)笑翔很意外,老实说,大叔昨天虽然说会再来,但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而且来的这么快。

“このカードを、マッサージのお姉ちゃんに見せて、香蘭の場所を聞いたら、この建物を案内してくれたんや。”(这个卡片给按摩店的小姑娘看了一下,问了问香兰的地点,她就给我指了这个大楼。) 大叔晃了晃手里的割引卡,接着说道,“後、よくわからんやけど、もう一人のお兄さんが後ろから追いつけてきて、“場所を案内します”っつってね。”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另一个小哥就从后面追上来了,说给我们带路。)

“なるほどね。”(原来如此啊) 按摩店的小姑娘,指的一定是沙酱。刚才在楼下她叫自己的时候,一定是刚碰到这三个问香兰在哪里的客人,想让自己把这几个客人带上去。不过当时自己正跟前面两个客人交涉,就没注意到沙酱这边的情况,差点把重要客人放跑了。

不过这个大桥也真热心啊,沙酱都指完路了,他还跟了上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莫非他有什么图谋不成?

电梯上了7楼,店长正好在走廊里打电话,见电梯门开了,连忙说跟电话里说了句,“うん。分かった。”(恩,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然后,冲着电梯这边说道,“いらっしゃいませ。3名様ですね。”(欢迎,是3名客人吗?)

客人还没走出电梯呢,他就知道有3个客人了?难道是千叶在楼下用对讲机通报了? 不对啊,千叶他怎么知道的?

给3个客人送到店里后,笑翔又折回楼下,心想,这下终于开张了,而且一下就是3个客人。还得感谢沙酱和大桥两个人啊,看来人在海外,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同胞啊。

这时候大桥正好朝笑翔走过来。笑翔笑脸相迎,正准备道谢,那边大桥先发话了,“内个谁,跟你说个事儿,你可能刚来不知道。”

看着大桥那严肃的表情,笑翔有不好的预感。

“我虽然给炮店发纸,但也兼职做你们店的拉客。刚才给店长打电话了,那3个客人算我的提成。” 大桥说道。原来刚才给店长通报的是他啊。

笑翔想,“估计他也只跟店长说,是他把客人带到了楼下,碰到我后,就顺便让我带上来了。听了这样的片面之词,把人头算在大桥身上也不奇怪。但这客人毕竟是自己争取过来的,必须要据理力争一下。”

“啊? 可是客人是我昨天拉到的。他昨天说太晚了,没来。今天先拿着割引卡,找上门来的。不信你可以问沙酱啊。”

大桥没想到还有这个事儿,眼睛转了转,仍然不肯放弃,“问谁也没有用。店长都说给我了。你就不西犟吧。”

“你跟店长说了,这个客人是怎么来的了吗?” 笑翔反问道,口气有些僵硬。

“你介个小子,怎么不识趣?新来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大桥有点恼了。“刚才你差点被JB扁了,谁帮你的,你这么快就忘了?”

“两码事儿。刚才的事儿,谢你。现在这个事儿,我还是要跟店长说,如果店长把提成给你,我没有意见。但如果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笑翔也稍微强硬了一些。

“Cao, 你介个biang彪儿装个JB啊?是不是早揍啊?”  大桥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周围的日本人拉客的都向这边看过来,有几个好事儿的还围了上来。

笑翔已经火了,但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发作。刚来到这里,不知道水多深,能忍一定要忍。

沙酱一路小跑过来,说,“你们干嘛呢?让日本人看中国人笑话吗?为了那么1000多块钱的提成你们至于吗?”

笑翔冷笑道,“中国人好内斗,全世界都有名的。钱不在乎多少,关键是把道理说明白。不过我今天真的不想吵架。” 说完环视了一眼人群,找千叶。这家伙爱看热闹,果不其然在躲在人群后面的往这边看呢。

“千葉さん、店長を呼んできてもいいですか?” (千叶桑,能把店长叫下来吗?)

千叶有点不情愿的拿起对讲机,喊道,“店長、店長。。。”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