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19)

19 )  分一半

店长从楼上下来后,把两个人拉到一边。大桥想说什么,却被店长止住了,让笑翔先说。

笑翔就把昨天碰到关西大叔,发给他割引卡的事儿简单的跟店长陈述了一下。店长听完,马上说,“そしたら、承くんのお客だろう。但し、、、” (这样说来,那应该是笑翔的客人了。只不过。。。)

大桥一听这话,马上急了,说,“割引券だって、どれでも持ってこられる可能性があるでしょう?千葉さんも店長も配っているし。あいつ配ったものとは限らない。”(那个割引卡谁都有吧?千叶和店长都在发这个东西,也不一定是介小子发的。)

店长白了他一眼,接着说,“ただし、大橋くんが客を連れてこないと、客が別の店に連れて行かれるかもしれねぇから、半分を割ってあげたらどう?” (只不过,如果大桥不把客人带过来,客人有可能被别的店叫走。所以,分给他一半怎么样?)

店长说的也是事实,虽然大叔拿着割引卡来找香兰,但如果没有人带他入店,没等到楼下很有可能被别的发纸人忽悠走。

另外,如果这次的提成,不给大桥分一半,很可能两个人就此结下梁子了。刚来这里工作,即便没有交到朋友,也不至于为了那么点儿钱多树一个敌人。

所以,笑翔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一个客人2500日元的初期料金,20%的提成,就是500元,三个人1500元,分一半也就是750日元而已。

大桥看样子心有不甘,但店长都做了判断,定了调子,他也不好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店长又对大桥说道,“おまえ、割引券を持ってて店を探しているお客だったら、直接下の承か千葉にわたせ。上に連れて来なくてもいい。わかるか?”(你以后遇到拿着割引卡找我们店的客人,直接交给下面的承和千叶。不用送到上面来了。知道吗?)

大桥想了想,明白了店长话里的潜台词后,又点了点头。

店长在这点儿的处理还是很精明的。如果完全不认识的客人,大桥你招过来算你本事儿,当然算提成。如果是千叶或者笑翔已经做过公关的客人,即使被你幸运的碰上了,顶多算捡别人的便宜,这时候你还想要提成就说不过去了,应该把他交给千叶或者笑翔,这样也算公平。

这一回合下来,笑翔提成被分走了一半,表面上失了一点小利,。但却换来了店长在作业分工上的一个定位,极大的减少了今后自己和大桥之间冲突的可能性。所以在整体来看,这次纷争的结果还是对笑翔有利一些。

再有,周围的日本人也看到,这个新来的发纸的还挺冲,第二天就敢惹事儿,真不是个软柿子。

笑翔只是有点儿不明白,刺头大桥为什么这么听店长的话。按理说,打着按摩店名义的炮店属于性风俗店,跟他们这个做水商的Pub本来关系不大,顶多在一个楼里算邻居而已。可是看大桥的样子,唯唯诺诺的向对待自己的老板一样。

笑翔想起大桥说漏嘴的那句话,也许按摩店和Pub真的同属于一个幕后老板。按摩店和Pub的共同点有一个,那就是里面的女孩儿都是以中国人为主,难道说真正的幕后老板也是中国人吗? 敢在立川街头开这样的店,这个老板一定是很有来头的,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店长回店里之前,笑翔留了个心眼儿。追上去小声问到,“店長、大橋はうちのキャッチをできますよね。だったら、逆に僕はマッサージのキャッチもやってもいいっすよね。”(店长,大桥可以给我们店的叫客人,那我也可以叫按摩店的客人吗?)

笑翔说出来以后,马上就后悔了。这边刚进店里第二天,刚刚抓到3个客人,就开始想三想四,不误正业了。

店长的脸果然铁青,仿佛没听见一样沉默着。 笑翔感觉不好,赶忙解释道:“もちろん、うちの呼び込みがメインです。しかし、時々、店に客がいっぱい入ってきて、入れられない時もあ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外でウロウロするより、マッサージの呼び込みもやって、店全体の利益に貢献できるかと思いまして。。。”

(当然,我们店的揽客是主业。因为,我们店有时候也会满员,外边的客人没法叫到店里。与其在店外无所事事,还不如给按摩店叫叫客人,给店里整体贡献点儿利益。)

店长听了解释,脸色稍微好点了,反而有点儿疑惑的说道:“おまえはもう知ってたか?系列のこと。” (你已经知道了?关联店的事儿?)

“はい、大橋から聞きました。”(是的,从大桥那里听说的。)

“そうか。”(是这样啊。) 店长沉默了一会儿,“分かった。マッサージの店長に話をしとく。” (知道了,等我跟楼上的店长说说。)

店长进电梯之前,想起来什么,缓缓的说道:“ただ、マッサージはやばい。万が一。。。”(只不过,按摩店有点不妙。万一。) 说道这里,店长停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店长故意没说下文。让你承笑翔自己去琢磨吧。

笑翔想了想,他也知道给性风俗店发纸是有风险的,但又不知道这里面水到底多深。他决定先跟沙酱那里探探虚实。

为了感谢沙酱刚才给自己招呼客人,他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罐热咖啡,走上前去。

“刚才帮我叫客人,十分感谢。我请你喝咖啡。”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了。” 沙酱结果咖啡说道。

“今天生意不错吧?”

“一般吧。就抓到2个客人而已。” 沙酱打开咖啡,又拿出一根烟。

笑翔也点了一根烟,顺手低头给沙酱点了火。由于身高差的比较大,笑翔在点烟的时候不得不弯腰,显得有点低三下四的。

“你们店里都是中国女孩儿吗?” 笑翔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道。

“日本女孩儿也有。比中国人贵,而且都贼磕碜。” 沙酱,调皮的冒出一句东北话,但随即反应过来,跟了一句,“问这个干嘛?”

“我也想‘为国报仇’一把啊。” 笑翔故意开玩笑道。很多人在日本的华人,尤其是刚来日本的华人,把跟日本女人XX说成是为国报仇。

沙酱扑哧一声笑了,说道:“我才不信的呢。你身边才不会不缺女人呢。而且,你日语说的这么好,女朋友是日本人吧。”

沙酱的话很犀利,笑翔一瞬间想起了他的日语启蒙老师——前女友赤井智子,还有那个不算是女友却给了他无限的爱的日本女人——凉子。

笑翔没有时间回忆过去。他意识到眼前这个犀利的小姑娘是冰雪聪明,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于是开门见山的说:

“店长同意我可以兼职做你们店的发纸。”

每日更新,请加微信infukuoka 发送 n 查询最新更新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