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29)

29) 代驾

笑翔把6个客人送到店里后,被店长指示另加一个小时的班。从7楼下来,他没有回到熟悉的D区域,而是站在平成大楼的楼下。一来,因为店里客人已经满了,他无需着急找新客人。二来,千叶去送客人了,他失去了了解楼上情况的情报源,但只要在楼下呆着,一旦有自家店的客人从电梯里出来,他无需店长的通知就能在第一时间计算出店里客人和女孩儿的比例,掌握店里的最新情况。

他抽了一支烟,喝了一罐咖啡,又跟周围的几家风俗店的发纸的扯了一会皮。其他的日本人的酒吧也都歌舞升平,人满为患,可怜这些揽客的只能站在外面无所事事的挨冻,唯一的乐趣就是凑在一起吹牛了。

来了几个星期,笑翔跟这些同行业拉客的也算混了个脸熟,至少每个人属于哪家店,每家店里干什么的都摸得门门清。

平成大楼其实也不大,9层楼里每层楼都只能容得下一家店。

一楼:房屋中介,平成大楼是属于这家公司的物件。也就是说大楼里的各家风俗店都是租他家的房子。中介只营业到晚上7点,到了晚上店关门了以后,店门口全被楼上各个店的看板霸占了。

二楼:连锁拉面店。大楼的侧面有一个楼梯直通2楼,客人无需坐电梯就可以到店里。每天营业到早上5点,无论什么时候都客人络绎不绝。日本人喜欢吃拉面,喝酒前吃一碗垫垫肚子,喝酒后在吃一碗养养胃; 打泡前吃一碗积攒体力,打泡后再吃一碗恢复体力 —— 拉面就好像是日本男人的春药一样,是Happy前后的必需品。所以凡是日本的红灯区里,拉面店必然生意兴隆,数量甚至比性-用品店还要多。

三楼:人-妖陪酒店。笑翔第一天来店里的时候,电梯路过3楼时闪现的那个身材超级棒的“美女”后来经过非官方证实,原来是个“带把的”。据说店里还有一个是做了手术的,户籍上的性别也改成女人了,但却不如那个“带把的”的更像女人 ——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呀。

四楼:KybaKura(キャバクラ)日本人的陪酒店。这个跟笑翔的ChinaPub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价格贵点,女孩儿年轻点,而且几乎都是纯日本妹。

五楼: 按摩店 —— 其实就是泡店。里面的“按摩师”主要以中国失足女性为主。也有日本妹,但价格要比中国妹高3成。

六楼: 本来是做Girls Bar的店。后来黄了,里面的屋子暂时被五楼按摩店征用做泡房。

七楼: 中国人Pub香兰。

八楼:据说是2012年新开的店,出会い喫茶店。其实就打擦边球的风俗店,客人进店里交入会费,在一个屋子里透过窗户选女孩儿。客人的屋子里是“窗户”,女孩儿那边看是“镜子”。有的女孩儿穿着水手服,蹲在地上故意露出内裤,来吸引“镜子”后面的客人。客人选好女孩儿后,在店里跟女孩儿“聊聊天”——其实就是谈价钱。价钱谈好了,就可以带出去“约会”了。大概50%的女孩儿同意把约会地点设在Love Hotel里。剩下的比较矜持的只能吃吃饭唱唱歌。立川这边的行情是去宾馆1万5,吃饭唱歌5千 —— 当然时间在1个小时以内。

九楼:摸胸店(日语俗称:おっぱいパブ)。跟4楼的kyaba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女孩儿陪男客人喝酒,除了飲み放題(随便喝)以外,还可以揉み放題(随便揉)。因为多了摸胸的这项服务,价钱也贵一些,一个小时6千左右。

言归正传,话说笑翔跟同行们聊着天,但眼睛也不闲着。刚才从4楼下来的3个客人,一直跟开出租的司机还有拉客的争论着什么。3个客人里面有一个中年大叔,笑翔是认识的,之前他也钓过他,但这个家伙一张嘴就讨厌中国人,讨厌外国人的(第14节有多他的描述),笑翔以后见到他也没再搭理过他。但今天一看中年大叔就是出于从属地位,跟出租车司机争论的是一个爆炸头的大胡子,气势相当的强硬。

爆炸头领着两个朋友在4楼喝了酒,于是不能开自己的车回家了。然后就委托了4楼发纸的小哥找一家代驾公司把他的车和人一起送回去。

4楼的发纸的小哥,不知道是找不到合适的代驾公司还是领会错了客人的意图,居然叫了一家出租车公司。可是出租车公司是不提供代驾服务。爆炸头就想让他们公司再派一台车,把第二台出租车先停楼下。两个司机一个开他的车,一个开出租车跟在后面,等他到家了,两个司机坐后面的出租车一起回来。价钱什么的都好商量,1万,2万都行。。。

日本人各行各业都有点墨守成规,虽然都是钉钉子,但修鞋的不肯钉马掌,显得很死板。出租车公司坚持代驾这事儿不是他们的作业范围,不肯开爆炸头的车。不肯开车你就走吧,司机却不折不扣的要求打电话订车的人支付订车的费用。打电话的小哥自然不想付钱,而爆炸头就说你把我的车送回去,我付双倍都没问题。

笑翔心思敏捷,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刚想跟爆炸头做一个交易。整理好思路,正打算跟爆炸头搭腔,背后传来店长的声音:“承、電話出ないね。今、2名様チェック、+2になるよ。”(小承,怎么不接电话啊。现在两个客人要结账了,马上要空出2个女孩儿。)

笑翔反映过来,下意识看了眼电话,发现竟然没电了。然后回店长说,“すみません。電源が切れちゃった。+2の件、了解しました。”(不好意思,电话没电了。正2这事儿,我明白了。)

店长本以为笑翔接到指示后会回到D区域,却发现他站着没动,稍微用不满的语气跟了一句,“じゃあ、頑張ってね。”(那你要加油啊。)

这时候笑翔才领会了店长的意图,原来他是担心自己出工不出力呢。只好凑到店长耳边耳语了一番解释,把自己想跟眼前这三个客人做交易的想法告诉了他。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